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关于现象学的几本参考书及其他

已有 36 次阅读2011-06-12 16:20标签:聽 胡塞尔现象学哲学索科拉夫斯基

由胡塞尔所开创的现代现象学毫无疑问是当代西方哲学最重要的思潮运动之一,存在主义、哲学解释学等都可被囊括其中,即使是上世纪后期的几位法国激进哲学家如列维纳斯、德里达等人也都起家于现象学,或对之有精湛研究。虽然似乎没有人愿意跟从胡塞尔从中期开始转向的“先验现象学”之路,且现象学之所以有如此广泛的影响也大半不是出于胡塞尔本人,而是因为海德格尔,但我们仍有理由说,对胡塞尔现象学缺乏一定的把握和研究,是不可能真正理解其后的广义上的现象学运动的。叶秀山先生在《“现象学”和“人文科学”》一文中说过,要从胡塞尔的发展来看海德格尔的思想,才能看出海氏思想中积极的东西来。邓晓芒老师也几次说到,不理解胡塞尔的话,我们对海格尔始终不可能有很好的把握。我们看到,缺乏胡塞尔现象学的学术背景,海德格尔总是被解读成一位东方大哲,譬如老庄,这是我国学界上世纪八十年代的基本路数。我觉得,这固然与海氏哲学与东方思想有暗送秋波之处有关,但更多的只怕是因为我们把海氏从西方哲学的整体发展的背景中孤立了出来,尤其是无视他与其师胡塞尔的联系。

海德格尔很不好读,而且是出了名的难读。但是因为那点暗送的秋波,我们还可以拿来有模有样地与老庄比较一番。相比之下,胡塞尔显然更棘手,因为他是出于我们极不熟悉的西方哲学中的理性主义传统。这有点像我们当年对康德和黑格尔的接受,虽说黑格尔是古典哲学中理性主义集大成者,但因为我们坚信自己的文化传统中也有着光辉的辩证法思想,所以总觉得黑格尔比康德好读。除了这个思想层面本身的原因,胡塞尔的难以亲近还有文本上的缘故。康德、黑格尔、海德格尔当然也难读,但他们总还可以说有自己的“代表作”,比如康德的《纯粹理性批判》、黑格尔的《精神现象学》、海德格尔的《存在与时间》等等。胡塞尔不同,胡塞尔一生不从事大规模的理论建构,而致力于问题的不断探索。随着问题的不断深入,按照一般的分期,即使不算前现象学时期,他的思想也可分为早期的“本质现象学”、中期的“先验现象学”和晚期的“生活世界现象学”。正是出于这样的原因,我们很难说读哪一本著作可以对胡塞尔的思想有大体的把握。

这样的话,一本好的对胡塞尔思想的导论著作就是非常重要的了。我读过很多本国内学者的相关著作,比如倪梁康先生的《现象学及其效应—胡塞尔与当代德国哲学》、《意识的向度—以胡塞尔为轴心的现象学问题研究》,洪汉鼎先生的《重新回到现象学的原点—现象学十四讲》等。这几本著作就学术性而言,当然没有问题,不过总体上不易为外行所理解。其中洪汉鼎先生的那本因为保留了课堂风格,可读性又相对高一些。说到通俗性,丹麦学者扎哈维的《胡塞尔现象学》一书倒是很好,且影响也大,但又嫌不能兼顾学术深度。国内魏敦友的《回返理性之源》、高秉江的《胡塞尔与西方主体主义哲学》分别从胡塞尔对实体主义思维方式的超越和对主体主义哲学的继承发扬的角度来研究,张廷国的《重建经验世界》则着眼于胡塞尔晚期的学说,包括“生活世界”、“逻辑谱系学”等。这三位都是邓晓芒老师的学生,他们或是对胡塞尔哲学有自己独特的着眼点,或是侧重一个时期,不能算是“全面”、“客观”的导论。同样,凤凰文库所收录的陈志远的《胡塞尔直观概念的起源》也是偏于一隅。前两本书对于西方哲学史上实体主义思维方式(又叫“对象性”思维方式)和主体主义哲学有完善的梳理,很值得一读。魏敦友老师提出的黑格尔“实体即主体”这一命题的逻辑必然性,令人耳目一新。至于高秉江老师认为胡塞尔寻求“前谓述明见性-经验明见性”失败,则是可以进一步探讨的观点。前两个月有一本《胡塞尔思想概论》刚出版,是几位著名的瑞士学者所著,其中伯奈特还是现任的卢汶大学胡塞尔文库主任。从目录上看,这本书涵盖了胡塞尔一生的思想,包括前现象学时期对逻辑、数学的心理主义研究,不过因为我还没有看过,不能有什么发言权。八十年代的时候,尚杰先生曾出过一本《语言·心灵与意义分析》,虽然我因为买不到这本书而没读过,但相信以尚杰先生的功力,肯定是本有分量的作品。

在这里,我想重点推荐一本《现象学导论》,作者是美国天主教大学的罗伯特·索科拉夫斯基教授。由高秉江、张建华二人翻译,于2009年10月出版。首先想说的就是两位老师的翻译很到位,一些主要译名基本与国内通行译法保持一致,在语句上也读不出强行翻译所导致的磕磕碰碰。其次,作者可谓真正做到了深入浅出。索科拉夫斯基教授在行文中很注意名词概念的定义或解释,且时有例子伴随,便于理解。我个人觉得全书最出彩的地方是第十四章中对现代国家即主权国家的探讨,作者将主权国家体制与共和体制进行对比,从而揭示前者的极权主义本质。将如此不食人间烟火的胡塞尔现象学与政治哲学联系起来考虑,强调“先验主体”是理论领域和实践领域中的负责真理及其证实的执行者,从而捍卫人的理性存在者身份,是在国内的胡塞尔研究中极少听闻的。以前在读复旦大学孙小玲研究胡塞尔与列维纳斯的《从绝对自我到绝对他者》一书,读到她提出胡塞尔哲学的“负责”实质时,还觉得很新鲜。现在再回过去想,只不过是国内研究视野闭塞而已。我觉得,如何回应后现代主义破坏性的挑战,如何面对那个本源性的“混沌(chaos)”,如何维护人的理性自由,胡塞尔的思路仍是不可忽视的。尽管在现今的国际学术语境中,再谈什么“先验主体”,显得非常滞后。当然,本书也不可能尽善尽美,作者在第四章中将“现象学态度”等同于“先验的态度”,这是有点问题的。虽然这本书主体上是介绍胡塞尔哲学的,但既曰《现象学导论》,可见其内容也不是仅局限在胡塞尔一人,作者也确实在书中偶有涉及海德格尔、梅洛-庞蒂的学说。既如此,我认为这个不加限定的直接等同就是不合法的,因为除了胡塞尔本人,别的现象学大家无一认可“先验现象学”,他们当然也不会认同什么“先验的态度”。其次,我觉得第九章介绍胡塞尔时间学说的内容有些晦涩,虽然只要读得仔细点,意思还是清楚的。这一部分内容,洪汉鼎先生的《重新回到现象学的原点》中的相关章节更容易明白。这里也顺便说一句,张志伟老师有个学生的博士论文就是专门研究胡塞尔的时间学说,已经出版了。不过,感觉上有堆砌原文、材料之嫌,没有什么新意。另外,索科拉夫斯基教授还通过对“部分与整体结构”、“多样性中的同一性结构”、“在场与缺席结构”的反复强调,而对之后法国哲学的“他者”维度、德里达对现象学作为“在场形而上学”的批评作出了一定回应。当然,内容上不可能很具体展开,这不是一本导论的任务。

我想,要是以前早一点读到这本《现象学导论》,我在现象学上可以少走很多弯路。至于看到网上有人评论这本书是美国化的现象学、结合着实用主义等老美哲学的印迹,纯属信口雌黄的无稽之谈,不值一驳。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0 个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