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雁过有声之2010版

1已有 40 次阅读2011-08-13 12:16
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 ——秋风无迹2010年留言及回复碎片整理

  我想,推进公民意识的觉醒才是首当其冲应该有的举措,革|命的结果只不过是换些独裁者而已。而且民众的思想不进步,社会不可能进步。思想的进步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而不是一场革|命能解决的。真正为民族着想的人掌不了权,掌得了权的人一般只对自己的利益感兴趣。


  我现在看到民|主跟 看到共|产的感觉一样。民|主只是一种幻想,社会永远都是弱肉强食。所谓民|主,也许只是想改变强弱的比例,不至于失衡,崩溃。 要求民|主的根本原因是社会不能平衡了(人的心理不平衡的总和) 。

  现在很多人对民|主的热情就像对当年共产的热情一样,但是结果怎么样呢? 民|主只是一种形式,我觉得我们所追求的,其实只是能够过得更好一点点。安居,乐业,再高一点无非有思想自由,有精神空间。


聽 个人以为,中国政府如果这么容易或者愿意被一群学者专家所影响,那么中国早就改变了。当局态度的改变,在我看来,只可能有三个原因:一是政治路线需求,在宣传上需要做某些方面的改变;二、是民众的觉醒的压力(这当然也包括知识份子们的力量,但仅靠这些知识份子,是远远不够的);三、当局确实意识到自己应该走一些更高明的路线了。

 中国的改变要么经历个上百年,要么借助外来力量。 否则是难以有彻底的改变的,但是寄望于美国的想法是天真又可爱的。别人都是靠不住的 ,台湾兴许能寄予一点点希望。


聽聽 天底下不为五斗米折腰的人多了。难道就他陶渊明知道不为五斗米折腰?谁喜欢看人脸色吃饭呢 ?所谓不折腰,只是人的本能而已。我只能说他有点儿才气,但要说他归隐终南山就多高尚伟大,我还真没一点没看出来。
还有人跟我讲邦有道则怎么邦无道,则怎么地,觉得陶就是高尚伟大。我简直觉得可笑,邦有道,要你这些才子士子干嘛,涂脂抹粉,歌颂太平?正是无道,才需要人来匡扶天下,以求有道。
邦无道,都去做陶渊明,那指望谁来让它有道?能独善其身的前提是 ,这个社会环境还能让你“独善”,我就不信横枪乱棒撞到一个人身上的时候,他还能独善。一些些人还能“独善”,是因为还有一些人没有仅限于“独善”。


聽聽聽 弱势群体永远都是作恶者的替罪羊,替死鬼,尤其在我们这块土地上。


聽聽 原以为,无论怎样黑暗,怎样混乱,怎样蛮横,怎样专制,但还是乐观的以为,为了糊弄更多人,他们还是会有所顾及,人们还是可以用法律这个矛,攻子之盾的,虽然一直也知道,法律,只是统治者来更好维护他们利益的工具。甚至在在邓YU娇案件处理的结果出来以后,还抱着一丝的希望,但是从邓案到李刚案再到钱 云、会案,真的,我才知道我们所处的这个社会已经完全的溃烂。。。

聽 有些事,也许不只是共鸣就可以的。如果只是一味情绪发泄,而不了解根源。就好像一个人只是哀号苦痛,却不知道为什么苦痛一样。不能解决问题。
虽然,有时候哀号仿佛能缓解苦痛。但他们所做的在启迪民智上的效果还是很大的,这一点不可否认。

聽聽 坏事做尽,还喜欢装魔做样去拜佛。中国去拜佛的人大多都是这类人。佛在心里,而不是在仪式里。

"金岳霖为林徽因终身未娶。 他一辈子都站在离林徽因不远的地方,默默关注她的尘世沧桑,苦苦相随她的生命悲喜。 "

秋风无迹: 说实话,我还真不能理解世人给林徽因那么高的评价。她固然是有些才,但还不至于被吹捧成那样。 同样的事情发生在不同的人身上,评价竟迥然不同了。若是换着其它女子这样同时爱着几个男人,怕是会冠以荡妇的罪名了吧。
聽仿佛那个时代真除了她就没有才女了一样。我想她的成名不无与她的家世有关,加上这几个男人的炒作,用现代的话就应该是炒作。人都是贱东西,对得不到东西就格外觉得好。

藉叶舒: 深刻,强烈赞同。不管外貌还是诗才,林不足以与她的名气匹配


以前也有朋友有类似的想法。他说,只要世界上还有国家的分别,那么人类的战争永远不会停息,当然原话不是这样的。
但是你想过没有。无论怎么样,人的本性是不会变的。
那些本性有好的一面,也有不好的一面。但是要达到你说全人类的大同,我觉得几乎是不可能的。如果真的实现,那么除非全世界的人类都信仰佛教。佛是什么,非人。
也就是退去人的一些属性。你觉得这个实现的可能性有么?
当全世界人都信佛,四大皆空的时候,人类也就灭绝了。
那么你说的人类大同的意义又何在?
这只是我的一些想法,我没有系统地看你的文章,希望没有误解了你的意思。如果有误解的地方,还请多多包涵和指教。


《“狼来了”之最新版》之后留言回复:
秋风无迹: 作为既得利益团体的代言人,我想如果我和您在这方面能有共同语言,那反倒是奇怪的。 别人不信任你,只有靠自己重新树立形象,赢得信任。别人如何能让你有信誉?一个人整天撒谎,我就是天天说这个人诚实,也没有用。还有,我做了什么,我可以告诉你:我现在做的就是在帮这个可怜的孩子。想提醒他不要再撒谎了,否则有天也会被狼吃掉。像你自以为读书万卷,行路万里,连这点都理解不了,还在这里口口声声的指责我,我对你深表同情。
聽还有,聪明的父母在孩子有错误的时候,总会及时耐心指正,而不是继续替他掩饰错误,生怕人发现。事实上,优秀的孩子,他的父母从来不会天天人前炫耀自己的孩子多么优秀。只有信心不足人的,才会天天夸耀自己的孩子多好多好,甚至无限度的夸大其词。好心人提醒一下,反倒被当成敌人。而某些溜须拍马,顺毛扑腾的人,被当成朋友。好吧,既然如此。看来,我们还是应该“但将冷眼观螃蟹”了

我想对你说的是:别整天以为自己读了几天本书就可以动不动就教训人。不要拿你的思维来度量别人。你坦荡,你坦诚,你有种,你怎么不把你有的信息公布于全世界?你干嘛搞空间还加密的?不要拿你那无耻的逻辑来框量我。更不要把我对你的尊重当作你可以在我前面飞扬跋扈的资本。

聽什么叫无耻,我可以告诉你:强盗去烧杀抢掠的时候,告诉主人,不要叫,也不要喊,要淡定,淡定,你就是应该被我们抢杀的。你觉得你们这个群体符合么?

聽我看你像是生活在深宫大院的人,外面失火,你还在自己的安乐窝里笙歌曼舞。别人告诉你外面失火了,赶紧准备准备,你还骂别人神经病,继续沉浸在自己的美好世界里。那你就继续吧。本人不再打扰。

有感于一些人对温总理的言行表达感激之情之后一些人的讽刺之语:
秋风无迹:我相信这些人都是表达自己的想法,而不是像您想象的拍马屁。
每个人的所认识的东西东西,观点就不同。我现在不认同他们这种看法,但是我以前就是这样认为的。每个人的认识都有一个阶段。请不要拿你的思维来度量别人。我想不出他们对温总理拍马屁的任何理由。拍马屁者一般都是有所有求,我不知道你所说的这些人是想要求什么。何况就算是马屁,你以为总理能听到么?每个人的赤诚之心的表达方式不同,为什么一定要以自己的方式去衡量度量别人呢?就算你批评社会,批评政府,我还是相信你是热爱这个国家和民族的,你只是对某些人,某些不满意而已。 个人陋见,仅供参考。若有冒犯,还请海涵。

你说的这些,不仅你知道,很多人都知道,但是还是有人不知道。我们不能因为别人不知道,而说了那样的话,就认定别人是在拍马屁。就像你没看到一个人坏的时候,你觉得他不错,甚至去称赞他,那么你的出发点是要拍马屁么?你敢说你一出生下来就觉得温总理是位影帝?你觉得全中国人每天都在研究一些人的真面目吗。我认识的人还有在说“打日本,我捐款”的,你能说他们是出于什么目的呢?


秋风无迹:聽 他们平时好像也是聪明的人,但是为什么有这些想法呢?在你看来,这又是很可笑的吧,因为本来是国家自己的问题,但是我们很多老百姓把愤泄到别人身上。他们为什么会这样?因为他们平是不关心历史,更不关心政治,只是凭已有的常识和宣传,去做判断,去感受。他们没有什么目的。就像上面说温家宝很感人的事,他们根本就是在表达自己的真实感受,虽然在你看来很可笑,在我看来也很可悲,但我能因此就说,他们说这些话就是为了拍马屁吗

如果要说拍马屁,怕也只有中央的那些官员才够得上格,普通老百姓还真拍不着。我实在不明白为什么总是有人把跟自己的认识不在同一个水平上的人,说成是别有用心。我想你们大概也不是有意的,而是你们的认知水平决定了这种认识。这本身无当然可厚非,每个人都有表达自己感受的权利。我也只是表达自己的感受。


可不可以不在你每句话里都夹杂着一种居高临下气势和冷嘲热讽的语气?诚然,很多人的观点和认识水平还停留在一个相对你来说,比较低的水平。但是我觉得任何人对事物的认识都有一个过程。就像一个小孩子的成长一样,有一个过程。有的人可能在学爬,有的人可能现在蹒跚学步,有的人可能可以稳步走了,而有的人可以跑了。那么可不可以不对自己走得慢的人那么多的嘲笑。 毕竟,他们也想向进步的方向走,是在思考,虽然思考的有错误,但总比那些一天到晚只关心自己的吃喝玩乐的人要强,更比那些直接损害公众利益的人要强。你说呢?

何况并不是每个都有你那么多空闲时间来了解事情的真相,大多数人几乎为生存耗去了所有精力。当然这与他本身的思维习惯也有关系。

秋风无迹:童先生此话差矣。

我们国家法律的意义是什么?是保护权贵作恶能肆无忌惮,保证穷人行使自己的言论自由时属于扰乱社会和谐。我们教育上法律法规的意义是什么?保证权贵后代以非正常方式入席盛筵,保证穷人的后代远离进入教育的平等的禁区。法律是平等的,它不仅严禁穷人睡在桥底下,也严禁富人睡在桥底下。


“阁下还是认为人民没有觉悟,人民不够团结。归结下,还是那句话,官官相护,为何不民民相护呢。”

秋风无迹:老百姓是鸡蛋,自己都护不了,所以大多数时候都只想着保护自己,团结不起来。而且人心险恶,大多数人是真的愿意团结,但只要当中有一个叛变,你的阵营就可能彻底溃散了。


只能拿学历来证明自己的人大都是不够自信的,其实。


房价上涨的根本原因是统治阶级贪得无厌,欲壑难填,无限度的从老百姓手中夺取财富。

“个别人的绝望可以归咎于个体心理障碍、人格缺陷、遭遇奇特甚至运气不好;而若许多人绝望则一定是社会有了毛病。聽聽 社会戾气的产生与传导”  郭于华言。

同理,一个社会的某智商正常的人通过努力不能得生存和发展所需的基本保障,可以说是他个人能力的问题,但是如果是社会上一个巨大的群体都是如此,那就不只是个人的问题了

“那么,这个时代,所有优美的灵魂都生不逢时。”
虽然心里一直明白的。然而听到从别人口里唇齿分明地说出来,心还是禁不住凉了一下。


ZWJH,原本就蛇鼠一窝。
这样的制度,能爬上去的会是什么人?!聽

我的回复: 不爬上去,又有多少资本和力量来为民做事?
水的平方 的回复:那你认为他们是以“为民做事”为出发点咯?
我的回复:我以为没有必要用一个标签来判定一个人。倘若当今**能够不专以一D之利,站在民族和历史的高度,又有何可非之处?难道中国现在换一个政D,真的就可以不以一己之利而专/制了吗?我以为,这是不可能的。中国人具体进步思想的只是很少一部分,而这部分人都是不权力政治斗争当中的强手,所以政权不可能落到这部人当中。而能够夺取权力的,还是一样的有皇帝梦的人。
而且中国的老百姓大都有皇帝梦,而且小农思想严重,只能看到眼前利益。孙中山的失败难道不是明证吗?鲁讯的“血馒头”又是何等惨烈!
中国现在大觉得自己思想有点进步和觉醒的人,都嚷嚷着要民|主,问题是,中国民|主的土壤在哪里?这些嚷嚷的人自己是否自己具有民|主的素质?是自己没有作主的时候要民|主,还是自己作了主以后还可以给别人民|主?光有种子,没有土壤和水份,民|主能存活下来吗?
我以为不必要把每个人都想象成为沽名钓誉,争权夺利的小人。按照你这种推理,那么世界上每一个为民办事的都人可能是出于自身集团利益的维护。
水的平方 的回复:
1、是否标签,应该以长久以来的里里外外的综合表现为标准。看过他们的几十年的前前后后的所作所为,是否冤枉他们自有公论。我不想象,也不做无谓的推理。
2、部分国人怀念朱甚至毛,大多是从某一方面的比较得出的感性认识。称朱镕基为“经济沙皇”,根源就在于他加强中央集权的手腕和决心。而这,却是今日中国经济“成就”和弊病的根源所在。而温,无语而笑。
3、长久的极权专制的确塑造了众多的愚民,然世界潮流,浩浩汤汤,老百姓越来越不好蒙了,了解、接受普世价值的人日益增多,人们对**的诉求也愈来愈迫切。
但如果你要一个进程时间表,抱歉,谁也无法预料变幻莫测的未来。
4、上层开明思想的也有,不争帝位,不贪特权。然时局扑朔迷离之时,谁敢于豁出去表明自己的倾向?**集团会那么容易允许他们叛变嘛?聽 8月15日 13:01
5、关于素质,想起海岛上猴子们学会洗甜薯的故事。行为可以模仿,意识可以传染。更何况人呢?!当然如果你要大家一下子集体成优秀MZ人士,不可能。什么都要有个过程。边走边学吧。

我的回复:
既然你也觉得有,那么上文当中又何以反问为民做事的出发点?
没有谁说要大家一下子集体成优秀公民,但是我们不需要那些伪“民|主”。中国现在要“民|主”人士有多少呢?我看想发动暴/动的暴民倒是不少。这样只不过是走历史循环,根本不会有什么大的进步,中国五千多年的历史,皇帝推翻了不不少,但是没见有什么实质性的进步,骨子里还是奴才相,却非要在口头上赶时髦。如果能够从自己生活当中的一言一行当中尽量不去做奴才事,就是在推动民|主了。请参考《由“装孙子”看中国的民|主》。
水的平方:误会。我只提到ZWJH。而你说的前提似乎是确定了他们的出发点是“为民做事”。。

我有一篇《从“装孙子”看中国的民|主》,所以对于中国现在一味的喊“民|主”口号是非常的不赞同的。

如果说下面不明真相的网名不了解中国的现状,那么杨先生应该了解,然而我的看到的情况很令人担忧。我只能说,杨先生的言论很符合中国大多数有关心社会趋向的网民的心理发展趋势,但并不能符合中国社会进步的发展趋势,民|主不是可以用口号喊出来的,而是从每一个社会人的自身的思想进步当中积淀出来的。现在很多叫喊着民|主的许多人,其实自身都没有“民|主”的素质,之所现在会喊,是因为自己不是主,一旦自己成了主,他马上就不“民|主”了。

在日日夜夜为求口腹之安的日子里,父母哪里还多少有心思和精力来为营造所谓正常的社会环境而分心。鼠目寸光,目光如豆,明哲保身,是中华民族的“传统之德”,保取眼前利益是大多数炎黄子孙的习惯性行为。但是这并不能全怪他们,因为之于一般人来说,怎么采取行动,都是统治者的导向所决定的。如果统治者本身也是这类只有小农见识的人,又怎么指望其子民能高瞻远瞩呢?

我曾经听到一位在中央的人跟我解释为什么我们现在这么贫困,他说,如果老百姓都过得好了,就有精力思考事情了,就有精力造反了。我简直快了无语了:我说你觉得老百姓都那么喜欢没事找事儿?日子都过得好了,谁还不随记日子过得更好一些,还会去造反?这个人是早年的北大才子,曾做过御用文人,他的思想也是典型的“知识越多越反动”的衣钵传承者。但是我很奇怪他还居然有读万卷书,行万里路,为万民言的想法,实在是让人匪夷所思。


中国的社会问题的根源当然不在某一个政党,更不在某一个体制,根本原因乃是中国文化当中的缺陷。但文化或思想的进步不是一天两天能改变的。文化和制度是相互作用的,但是我始终坚信是文化决定制度,制度只能影响文化。治病于未发是最好的办法,但是目前中国已经病入膏肓,所以很多地方要动大手术了。如果高层领导能够以国家和民族为主,倾心文化,思想,制度改革,那么,也许,我们可以经历最小的动荡,垮过这一关,否则,等到川雍而溃的时候,损失就太严重了。
目前,对于中国人,最严重的一个问题,是群体性的失去了思考的能力。我想您的作品必将在启蒙民众思想,启迪民智上为这个民族作出巨大贡献。


“最低工资制度,确实在危机和衰退期间减缩了这一弹性,使得厂商只能通过裁员而非降薪来减低 成本度过难关。 ”

我以为这不是最低工资制度在起主要作用,而是生存的最低成本和利益比较。
如果降到一个人不能生存的地方,那么这份工作的意义在哪里?这是其一,其二,如果一天不分昼夜的干活,所得收入还不如种地所得微薄收入,那么,为什么要坚持选择这种两不相益的工作?
逼良为娼,逼儿为盗。然后再抓娼,治盗。曰此为不和谐因素。


老匡:认同许对大众心理的剖析,但对于目前的政治社会现状而言,一般普通人如何不只是凑热闹,而要真正身体力行地更进一步的不怕付出代价的在实践中追求个体自由和权利呢?对韩寒而言,或许他目前的思想深度还不够,但他已经在尽力做,我看好他……
我的回复:看到韩寒对自己目前所处状态的评价,比较中肯。 许并没有否定他,只是讲一些事实,相反,许是比较欣赏韩寒的。但是我看到很多韩寒的粉丝看到这篇文章,就开始疯狂诋毁许。我恐这并是韩寒本人希望看到的。
老匡 的回复:
其实我人体许的大部分观点,我的疑问是,许看到了大众的问题,但是我对于这个问题如何解决呢? 也就上我上面提到的那个问题。
我的回复:
我以为,一般民众,若有此宏志与热情,则需量力而行。不一定非要抛头颅,洒热血。这个意思其实跟我在《主动爱国与被动爱国》里讲的意思差不多。很多事情不一定非要搞得惊天动地。从我们身边的小事做起,从自己的一言一行做起,在自己举手之劳就可以帮到别人的时候,不吝啬自己的手臂。多做“拔一毛而利天下”的事情,足矣。其实你每天传播先进思想给那些未知的人,这不是就是在推动进步吗? 历史是由千千万万个微小的民众组成的。没有这些民众,就没有历史,更无谓壮士英雄。
老匡 的回复:
恩,明白你的观点。我其实也是这么想的。总觉得能为社会贡献点微薄的力量总比每天无所事事强。
但是说心里话,有时候我对这个社会和国家也很悲观,甚至在怀疑类似我这样的行为的效果和意义。 我的回复:
呵呵。尽人事,知天命 可矣。至于悲观,我何尝没有?我在《后记(二)》中就早已不只是悲观,而是绝望了。然而,现在,我好像还不能劝服自己就此罢手。所以我也不想太勉强自己,必竟自己又不是在做什么悖逆天理的事。


我觉得不能说痛恨日本就算是愤青什么的,就算是把历史全部忘记,日本的先进科技有值得我们学习的地方,但是他们对中国的野心是不可以忽略的,有兴趣的话可以看看《三井帝国在行动》,日本现在对中国的命脉经济的控制,为什么还不能引起当局的注意 。删除我的回复: 5月16日 18:53
不能因为关注内部矛盾,就完全否定外部矛盾。无论对内部的一些人多么仇恨,也不能把原本是敌人的人当作好人,忘记历史必然会重蹈覆辙。所谓友好,并不是单方面的,不是一些有权力卖国的卖国贼无限出卖国家利益而获得的所谓的友好。

不过还是那句话,民|主是棵大树,想要在这个树下乘凉,得先有种子,其次更要有合适的土壤,如果土壤已经酸化,就首先要改善土壤,而不能仅仅想着到处撒种子。民|主能够在一定程度上改善现状,但是民|主毕竟不是万能的。且民|主永远只是相对的。只是两者之间找到一个最佳平衡点而已。


你的社会很安定,不是所有的人社会都很安定,你的世界很安定,不等于所有人的世界都很安定。不知当你的房子被强拆,你的土地被强征的时候,你是如何安定的。



我知道无论这块土地无论变得多么肮脏,庸俗,却总有一些人依然坚守着纯洁,善良,正义与责任。
我想每个善良与正义的人,都不是孤独的,因为,我们还有很多人,一起,同行。


网友:我想和你探讨下韩寒的观点:
第一,最近我觉得韩寒的思想并不是原来我想象中的那么简单,从他最新的博客杂文:《诸恶与众善》《散文一篇》中可窥一斑。
第二,韩寒也一直在启迪民众并为中国的文艺复兴做自己觉得力所能及的事,从他最新的杂志打算命名《文艺复兴》而被否决的事就可以看到。
第三,韩寒还年轻,他的思想和境界还在不断的成长当中,所以我是很看好他的。
第四,在中国的政治现实下,直白的表达出自己的批判和批评本身就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情,需要高超的技巧和智慧。
所以对中国的文化弊端需要改进,我想韩寒是早已看到并一直想尽自己的力量的,但是现有的政治现实下只能迂回而进。聽

我的回复:我想改进文化弊端与政治现实并无冲突,所以你的这个命题是不成立的。文化改变是潜移默化,悄无声息的,并不会直接和立即触及到哪一个阶层和团体的利益,更不会碰到一些人的硬伤。这也是社会进步最彻底也是最稳妥的一种方式。
他有这个想法,是很好的。不过我觉得他的大多数粉丝并没有这个想法。
你看好他,与现在是否是影响全球的人物似乎并无什么直接联系。你看好他,相信他的潜力,看好他前景,这当然是可以的。
老匡 的回复:
我不认同你认为文化改造和政治现实是没冲突的。文艺复兴需要自由的土壤,必然会百家争鸣,并必然会开启民智,这正是某些利益集团害怕并不想看到的……
我的回复:
你所说的这一点,我很早就考虑到了,并且在《后记二
http://user.qzone.qq.com/370552645/blog/1258372044》当中已经说很明白,所以曾经也一度绝望。因为我非常清除,要打开那个锁链仅仅靠几句文字是不可能的,必然要暴/力冲突。而这个冲突的结果是不过是历史和悲剧重演,孙中山不是个例子吗?结果怎么样,我们依然活在天朝当中。
当然你可能会说,现在时代不一样了,媒体网络扩大了,然而你要知道无论时代怎么变化,人的本性是没有变的,中国人的小农意识还是没有变的。如果真的想改变中国,还是首先要改变他们的思想和意识,虽然这条路很漫长。而且改进文化和思想无论对于小老百姓还是统/治者,都是最温和最安全的方式。防民之口,甚于防川,这个道理他们不会不懂。一些人非常清楚自己现在处在什么样的境地里,所以他们早知道自己的命运,很多手段,只不是过加速他们腐朽的命运,虽然在短期看来,是能够稳固他们的TONG治。

一个人没有在对方的位置,就不知道别人心理的酸楚与无奈。一个人要为社会做事,那么前提是他必须先生存下来,要不然用什么去做贡献呢?要知道,在这样一个时代,良知的生存是多么的艰难。


有公众的遗忘的原因,但是媒体在此件事上是不是也应负有责任呢?
老百姓的目光除了由自己的兴趣,爱好决定外,也常常受媒体所取定的焦点所影响。聽

如果公众没有获得某一方面信息的渠道,而这件事恰恰又不是跟自己十分、直接的相关,估计这种关注都难以持续下去。
对于大多人来说,如果没有直接威胁到眼前所能看到利益或者自己还能够忍耐的情况下,是不会去做更多的改变的。因为对于大多数人来说,生活是那么的艰难,眼前的问题尚不能应对,更不要说去考虑长远的了。


恶性循环.
因为被奴化惯了,不敢轻易反抗。
终于下决心反抗了,却都是以失败而告终,
聪明的我们只好继续更加奴性,
只有这样才能苟延残喘.聽


或许,让大多数人都为了口腹之安而奔命无暇顾及和考虑除了吃饭之外任何的事,对某些人来说当然是最好的状况了:
是啊,让你吃饱了饭,就有心思去考虑精神需求了,就有力量反抗压迫了。现在让你天天为口里的食物劳心费神,扇你一巴掌,踹你一脚,再严重一点发生一些XX的一些事情,你当然只能忍着了,因为你连饭都还没吃饱呢,如果还想赖活着,就好好去找食物,受点蹂躏算什么呀。聽聽


最可怕的是:这些现象,从开始的惊怒发展到习以为常。
就好像刚刚把我们丢在垃圾堆里,我们很不习惯,很挣扎,很痛苦,到后来垃圾堆越来越大,越来越乱,越来越臭,我们却还是只能或者却可以忍着了。
我们这个伟大的民族好像就是一个善于这么忍耐的民族。

作为“公民”,我还真没有看到这些现象,就去揭发,检举的意识,或者说不完全是意识问题,是习惯和能力问题。
因为作为一个人,我首先需要精力去维持自己最基本的生存,如果连这些都成问题,我当然也没那么多心情再去花大把精力去关心这些问题。

聽所谓上进心,这个东西,常常以褒义词的面孔出现在我们面前,其实,它的实质,从某种程度上说,难道不是贪婪吗?只是用在不同的事情上,或者因为程度不同,人们赋于它的性质不同而已。然而社会的进步从某种程度上来说,确实也离不开这种贪欲,就好比这个社会人的思想和境界不可能达到某一种高度,只有靠私这样、一种特性去推进一样。不能不说,对于社会的进程来说,自私与贪婪这两种本性确实在发挥着根本性的作用。社会是个由个体组成的,如果个体本身没有保存保护自身的属性,也就不可能有这个社会。倘若没有这样的本性,恐社会也是难以进步的。人不为己,天诛地灭,正是讲述这样一个哲学道理吧。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2 个评论)

  • 嗯C 2011-08-13 12:59
    可以收集到你的杂思录里了。
  • qiufeng1022 2011-08-13 13:11
    嗯C: 可以收集到你的杂思录里了。
    还是另放的比较好,有点长,还有09版的呢,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