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禅?(三)

6已有 158 次阅读2010-09-09 22:56
聽聽聽聽 我是一只水虿,一直生活在水的世界里。越靠近水底,食
物越多,于是我和其他水虿一样只是在水底觅食。

有一天,我突然看到了一束光,光的周围还有些模糊的投

影。我很好奇,于是我沿着芦苇向上爬,想找到这束光的源头

以及投影的实体。在我向上爬的路途中,我看到还有和我一样

的虫子,他们和我一样,都在努力往上爬。

(过了很久)应该到了吧,我自言自语道。但在前方不远

处,我突然发现了一只老水虿的尸体。原来追寻源头的路是如

此的漫长与艰难。我感觉自己有点坚持不住了,而我的身体貌

似也产生了一些变化,有什么东西正在撕裂我的躯壳。这是一

个痛苦的过程。我失去了意识。。。。。

我突然感到一阵窒息。为何我会无法呼吸?!我憋足一口

气,全力向芦苇的顶端冲刺。

终于可以顺畅的呼吸了。我回过头,看到了自己的背上长

出了两对翅膀。我试着挥动它们,开始在这个陌生的世界徘

徊。

在空中我看到自己以前生活的地方其实只是一个小水塘。

以前那个无法穷尽的世界原来是如此之狭小。我突然想起家族

中古老的传说,我们水虿一族其实是一种叫蜻蜓的生物。族里

的先知曾经看到过我们的本来模样,而且让所有人都立下誓

约,如果以后有谁变成了蜻蜓,一定要回来告诉大家这个世界

的真相。但是几千年过去了,没有虫子回来。现在我终于知道

当水虿成为蜻蜓的那一刹那,便注定再也不可能回到水中。我

只能对水塘里的同类表示同情,对自己的食言表示无奈。我在

心中默默祈祷,希望自己的同类能够忍受蜕皮的痛苦,抵挡住

水底食物的诱惑,冲破重重艰难险阻,最终也成为一只蜻蜓。

我感到自己终于解脱了,我震动着翅膀,在空中自由飞

翔,全身心的投入到天空的辽阔,自由的美好之中。突然,我

在水塘边的草丛里发现了一只蜻蜓的尸体

。。。。。。。。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20 个评论)

  • kissclaya 2010-09-10 08:20
    讲什么的
  • 任平生 2010-09-10 10:57
    kissclaya: 讲什么的
    这。。。。。。你看些有关佛学的东西就知道了,我三句两句也说不清啊
  • kissclaya 2010-09-10 13:57
    任平生: 这。。。。。。你看些有关佛学的东西就知道了,我三句两句也说不清啊
    “发现了一只蜻蜓的尸体"
    想说明什么
  • 任平生 2010-09-10 20:35
    kissclaya: “发现了一只蜻蜓的尸体"
    想说明什么
    额。。。。。。。这个简单来说,人就是水虿,佛就是蜻蜓,这样说行吧
  • kissclaya 2010-09-10 20:47
    任平生: 额。。。。。。。这个简单来说,人就是水虿,佛就是蜻蜓,这样说行吧
  • 草上飞 2010-09-10 23:31
    蛇蜕皮后外貌不变,毛毛虫和水虿变了,但如果最后都是向死去轮回,我真不懂两者有啥差别
  • tea 2010-09-11 09:09
    同草上飞。正所谓出生入死。这就是佛家所谓的每个人都有3000个轮回吧。
  • 任平生 2010-09-11 09:54
    tea: 同草上飞。正所谓出生入死。这就是佛家所谓的每个人都有3000个轮回吧。
    诸法无我,那么是什么在轮回?要是有我,那又怎么轮回?
  • 任平生 2010-09-11 09:55
    草上飞: 蛇蜕皮后外貌不变,毛毛虫和水虿变了,但如果最后都是向死去轮回,我真不懂两者有啥差别
    前者是爬行动物,后两者是昆虫~~~~~
  • tea 2010-09-11 10:13
    任平生: 诸法无我,那么是什么在轮回?要是有我,那又怎么轮回?
    万法归一,一生万物,是“一”在轮回,若“我”见“一”,“我”既能轮回。
  • 草上飞 2010-09-11 12:53
    任平生: 前者是爬行动物,后两者是昆虫~~~~~
    哈哈,虽有爬行与昆虫的差别,但看上去都软绵绵滴,蠕动蠕动蠕动,像是耍太极的
    物种上的差别,生命从开始时就注定了今后的那副摸样~~~咦,要是我可以以每种物种的生活方式来过一遍,会是啥感觉呢?与一直都是一个“人”应该不一样吧。。。也许会更宽容一点捏
    呃,但不见得孙爷爷很宽容,也许是因为出发点不同吧。哈哈,也许可以讨论一下变形(包括变形的目的,方式,过程,结果,态度)对体验生命的意义,但似乎没啥意义,所有的这些讨论都只是想象的结果。。。。又在自问自答啦
  • 任平生 2010-09-11 18:07
    tea: 万法归一,一生万物,是“一”在轮回,若“我”见“一”,“我”既能轮回。
    不是说诸法无我,那是什么在见“一”。又说诸行无常,那“我”见“一”还是不见?!疯了。。。。。
  • 任平生 2010-09-11 18:10
    草上飞: 哈哈,虽有爬行与昆虫的差别,但看上去都软绵绵滴,蠕动蠕动蠕动,像是耍太极的
    物种上的差别,生命从开始时就注定了今后的那副摸样~~~咦,要是我可以以
    哈哈,其实我想到的是禅门公案或者佛教典故老是说人被点化,怎么从来没听说过一头猪或者一条狗被点化的,不是说普度众生吗~~~禅宗说不立文字难道就是怕他们看不懂,所以只能以心传心。。。。要是真有那个佛门高僧能纵身飞上云端,口吐莲花,那别说是我,就是司马南都拜倒在地,皈依我佛了
  • 大侠仙子 2010-09-11 22:12
  • 任平生 2010-09-11 23:40
    大侠仙子:
  • 草上飞 2010-09-12 12:51
    任平生: 哈哈,其实我想到的是禅门公案或者佛教典故老是说人被点化,怎么从来没听说过一头猪或者一条狗被点化的,不是说普度众生吗~~~禅宗说不立文字难道就是怕他们看不
    话说,难道因为动物植物们道行悟性比较高?
    我真期待李一们东山再起,冲上云端的那一刻呀,如似观音,光芒万丈扯远了。。。
  • 任平生 2010-09-12 21:21
    草上飞: 话说,难道因为动物植物们道行悟性比较高?
    我真期待李一们东山再起,冲上云端的那一刻呀,如似观音,光芒万丈扯远了。。。
    世上本没有观音,某人翻译错误,也就有了。。。。。。
  • 中西之子 2010-09-13 18:42
    所有这都是我们在追求善的不断上升中的感觉。
    柏拉图的“洞喻”的另一个版本,只是不同的是,“洞喻”中的那个看到善的太阳的人又回到洞中,虽然结果一切是徒劳。
  • 白雪 2010-09-19 17:12
    是“道”
  • 任平生 2010-09-19 19:03
    白雪: 是“道”
    你可以看一下我回复中西之子的日志,你们想法差不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