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The Relevance of Death of Life. 死亡與人的靈魂

1已有 119 次阅读2011-01-04 01:03

The Relevance of Death of Life:

死亡與人的靈魂

關于死亡的駁論

誕生的相反就是死亡。對于 生命的死亡 這個問題, 從人類誕生以來就存在了。古希臘時期,多個古典哲學鼻祖,及後來的無數科學家哲學家都對死亡問題進行過深刻的研究。由于死亡這個問題太廣太深,本文只嘗試圍繞幾個與死亡有關的小議題進行探討。

有幾個問題非常常見的問題:

1.“生命死亡後是否還存在?”

2.“是否有來生?”

3.“生命死亡後是否有靈魂?

……

爲了方便討論,上述問題中的“生命”特指人(人類),或“我”。 仔細思考上面幾個問題,仿佛有種偷換概念的感覺,好像講得都是同一個中心內容。如果把“死亡”理解爲生命的結束,那麽“是否有來生”就等同于“生命結束之後是否還有生命”,這是個簡單的駁論命題;如果把“死亡”理解爲人的身體的死亡(生理上的死亡),那麽“生命死亡後是否還存在”就等同于“人(我)的身體死亡後,人(我)是否還存在”,那麽,同樣是個駁論問題。

而下一個問題“生命死亡後是否有靈魂?”,或者更多的問題,簡單邏輯推論已經不够。再次回到所有問題的本源,到底“人(生命)是什麽”? 下面引用二元論和唯物的一元論來理解人的構成和人的死亡:
聽二元論(Dualism):

  1. 人是有身體和靈魂兩部分。人的本質是靈魂,它與肉體緊密聯繫著。
  2. 身體和靈魂是完全不同的兩種東西: 身體是物質的,靈魂是非物質
  3. 靈魂指揮身體,身體反作用與靈魂
  4. 死亡就是指身體的死亡,邏輯概念上與靈魂無關(靈魂可離開肉體?)

唯物的一元論(Materialism Monism):

  1. 人只有身體
  2. 人只是一個物理對象,一個物質的存在
  3. 與人有關的一切(包括靈魂、思想等)皆由大腦的神經元産生的。
  4. 死亡就是指身體的死亡,與人有關的一切包括靈魂、思想等)都會結束。

由于唯物一元論和二元論本身就存在對立的分歧,所以通過引用這兩個理論來理解生命的死亡,又再次把問題演變爲一個分歧的駁論:靈魂是否存在?


兩種理論的代表人物

通過對西方古典和西方近代哲學的學習,關于對立的唯物一元論和二元論, 古希臘年代有兩個非常著名的代表人物: Democritus和 Plato。

Democritus 的著作中,有幾個經典名句:“死亡是自然之身的解體”——“靈魂是有形體和有死的”……

Democritus從唯物主義(Materialism)的立場,强調人和人類身體的自然屬性,堅持用原子說解釋自然、社會、人類思維、甚至靈魂。對于死亡,他認爲人的自然之身,是由原子構成的,而原子的解體即人的死亡則是必然的。他基于自己的這個理論,再深入地思考靈魂的本質。Democritus的角度看,靈魂其實也是個由原子構成的有形體性的物質,既然是物質,因此,不存在靈魂不滅,靈魂是可解體(死亡)的。

而Plato,亦有與靈魂和死亡相關的名句:“死亡是靈魂從身體的 開釋”。Plato對死亡的理解是唯心主義派的,他在《Phaedo》中提及到,靈魂和身體的合體,靈魂是可以擺脫肉體的束縛的。Plato認爲:靈魂是具有理性和非理性兩部分的,理性部分是指人的靈魂的純潔部分和永恒,非理性部分這是指人的激情和欲望。當人死去時,由于靈魂的非理性部分隨著身體的終結而消失,然而靈魂剩下的是理性的永恒的部分。


引用宗教對死亡,靈魂的看法

《聖經.舊約》中死亡是一個很可怕的字眼,認爲死亡後不可能復活。而在《聖經.新約》裏,死亡已經不再可怖了,死亡後的復活成爲不容置疑的心跳,也成了死亡思考的一個關鍵焦點。特別是耶穌基督的復活在《新約》中占有極其重要的地位。它提出了一個新的生命概念,認爲由于耶穌(包括奉耶穌之名而來的聖靈)進入基督徒的生存,導致了人的生存開始脫離肉體的控制. 身體是一種中性存在,既可以順服肉體(以及人的心思意念)而走向死亡,也可以順服聖靈而起死回生. 基督教將靈魂分作“靈”和“魂”表述:“魂”是血肉的,所有生物都有的;“靈”(即生命力)則是來自上天的,只有人類才擁有。從基督教的立場來說,“永生”這個詞亦得到重新的解釋,幷不是指不死,而是“死後復活”,只要衆人能够“得救”,那麽上帝的恩惠可以令信仰者可以“死後復活”。

伊斯蘭教靈魂觀所根據的是《可蘭經》。靈魂的意義與“呼吸”、“風”相關聯。靈魂是在身體受造後,才受造的;但靈魂是永恒的。在人死亡時,靈魂會與身體分開;在復活之時,靈魂和身體將會重新複合。

在中國原始 宗教 中,天上是神的世界,那裏是人可望而不可及的地方,神無生無死,是永恒的。地上是人的世界,有生必有死,地下是鬼的世界,黑沉沉、陰森森,令人恐怖。神、人、鬼各居其所人生的痛苦在于人的肉體,肉體最大的痛苦是死亡。肉體可滅,而靈魂可以轉生或轉型。人一生要與自己的肉體做鬥爭,只有戰勝自己肉體的人才能享受到來世的快樂

引用醫學和科學界對死亡、靈魂的看法

靈魂是由蛋白質、DNA、RNA等生命大分子構成的生物體所産生的各種層次的一切生命現象,它依生命大分子、細胞、組織、器官以及生物體本身新陳代謝存在而存在。故這裏的靈魂已不是傳統意義上的既能附著人體又能在人死後脫離人體的鬼魂了。

走在世界科技前沿的尖端科學家們也正在用他們的科學實驗探索靈魂的奧秘。1963年獲 諾貝爾 醫學獎的英國科學家約翰艾克理教授在他的獲獎論文中說:“ 神經細胞 彼此之間有無形的溝通物質,這就是靈魂的構成。人體內蘊藏著一個非物質的思想與識力的‘我’,它控制著 大腦 ,就好比人腦指揮電腦,它使大腦內的腦神經細胞發動工作,這種非物質的‘識我’,在肉體大腦死亡之後,仍然存在幷仍能有生命活動形態,可以永生不滅”。

全世界很有名的數學家約翰馮紐曼 博士 ,曾經發明精密的數學定理,爲新興的“量子學”奠下基礎。他也提出了驚人的新理論:“人體可能具有一種非物質的‘識我’控制肉體的大腦和遙控物質。”

1963年諾貝爾物理發明獎得主尤金威格納博士,這位本世紀最偉大的物理學家之一,大力支持馮紐曼博士的量子學說內涵的哲學部份:“人類具有一個非物質的意識力能够影響物質的變化!”

對于死亡、靈魂的一般直觀感覺認識

死後靈魂就會烟消雲散,當一個人受到驚嚇,可能是魂魄離開身體,若不好好處理的話,人就會步向死亡。有些死者死後的“猙獰”面目表示死者死的時候很痛苦。有些死者死後的“慈安”面目的神態,表示死者死的時候沒痛苦。人們可以判斷死亡瞬間,靈魂感受是不同的,當然,靈魂離開肉體後,是沒有人知道靈魂如何的感受。但是,我們同樣不知道靈魂來到肉體時候的感受,我們只知道嬰兒出世時候一般都是呱呱大哭,可能與死亡一樣是痛苦的。

由上述生死現象分析,靈魂可以被看成生命産生在娘胎就到來了,但是,大腦絕對沒成熟,沒思維,沒思想,但是,靈魂是有知覺了。那麽,靈魂知覺受大腦物理而被動産生的論點,也受懷疑。當人死亡後,大腦物理停頓靈魂就會烟消雲散的觀點,也受懷疑。

我個人對死亡、靈魂的看法

聽我是一個唯物主義者, 基于上文提到的兩個分歧的駁論理論,我個人是比較偏向唯物一元論的。我認爲靈魂是一個基于大腦的神經元而存在的,思考死亡與靈魂,應該把靈魂架構在邏輯層面。這樣架構之後,靈魂則是一種變量,是可改變的。

聽精子和卵子的結合而誕生的生命,本來就帶著很多來自父母的遺傳基因,而這些基因往往可以主導這個生命個體未來的發展,甚至包括靈魂的成長發展。我們往往可以看得到,小孩子的性格總會有部分與其父親或母親很相似,如果靈魂是主導人類行爲的關鍵,那麽這些天生的遺傳基因亦是主導靈魂發展的關鍵。

人出生之後,大腦的神經元時刻接受著外界的信息,而大腦則本能地基于這些信息進行邏輯分析,以主導身體的行爲。人的大腦就像一個計算科學中的超級邏輯運算器。舉個簡單的例子:“微笑”的表現對于身體,僅是一個肌肉扭曲的行爲。而主導這個行爲的是我們的大腦,大腦中的複雜神經元通過接收外界的信息,或者本身記憶中的某些“快樂”的片段,經過複雜的邏輯運算之後,向身體發出一個“愉快”的行爲指令,讓身體表現出“微笑”的表情。這整一過程,我認爲是靈魂的表現。美國女作家Diane Ackerman在她的《A Natural History of Love》中記錄了一個案例:有一個品行優良的好好先生,因爲得了腦部腫瘤而做了一個腦部手術。雖然手術很成功,但手術之後這位好好先生的性格從此發生了質的變化,先是爲了一妓女而拋弃了他的家庭,還終日無所事事不務正業。而他本人好像根本不當一回事。這令他的親人都非常費解。我大膽作一個假設,在未來,如果到生物科技足够發達的某一天,可以通過某種手段直接對大腦細胞進行修改,則可以直接改變人的性格及思想,即改變靈魂。

如上訴所說,靈魂的立足點爲大腦,生命的死亡即大腦的死亡,如果靈魂真的能獨立,那麽靈魂的立足點又在何處?

但我暫時亦不敢過于否定,二元論甚至多元論中對靈魂獨立的理論。因爲確實存在很多科學尚未能完全解釋的例子,說明人類的某些行爲確實超越了肉體。例如雙胞胎的心靈感應、第六感覺、預兆的夢等等。我個人猜想,這可能亦是大腦的一種潜能,令靈魂超越肉體。

結束語

死亡本身一個不可論證和超越的哲學問題,倒不如使它對活人更有生存意義。所以,靈魂這個概念無論是虛構的邏輯體也好,某種物質存在也好,這個概念對于我們生命中是非常重要的,靈魂可以作爲我們面對死亡,思考死亡問題的一個切入點。對靈魂的理解,可有助人們活的規矩,能擺脫死亡的恐懼而活得快樂,面對死亡的人們也會得而安心。


Reference
段德智:《西方死亡哲学》

《死亡回忆——濒死体验访谈录》

Plato:《Phaedo

Democritus:Atom

The enigma of death

Near death experienceSchick, Theodore & Lewis Vaughn - How to Think About Weird Things, Critical Thinking for a New Age, 4th Ed (2004)

A dialogue on identity and immortality (summary)

Diane Ackerman:《A Natural History of Love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2 个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