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再读米兰·昆德拉

3已有 138 次阅读2010-08-20 14:02标签:聽 存在灵与肉轻与重米兰·昆德拉
聽聽 米兰·昆德拉是一位喜欢借小说阐释哲理的作家。在他的《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中,关于“轻与重”,关于“灵与肉”,关于生命中的“偶然与必然”,实在是尘世中让人颇感迷惑的命题,虽然人们早已习惯了对它们给予漠视。书中昆德拉用他哲人的深邃,小说家的细腻,把这些人生的坚果一个个敲开了让人看见。昆德拉认为小说的存在理由是要永恒地照亮“生活世界”,保护我们不至于坠入“对存在的遗忘”(《小说的艺术》)。在这里,所谓对“存在的遗忘”,其实就是对生活于其中的现实世界视而不见的逃避,而要照亮“生活世界”,则是指小说应该义不容辞地肩负起批判现实社会,质疑其合法性的使命,对当下生存现实的人文关怀以及对存在的探询。于是在昆德拉的小说中我们读到的不是跌宕起伏的小说故事情节,而是一大段一大段的心理分析,一大堆一大堆永无休止的哲学家似的议论,小说以尼采的永恒轮回说作为引子,提出种种假设和质疑:是不是一切逝去的都可以被原谅?

聽聽 “如果永恒轮回是最沉重的负担,我们的生活在这一背景下,却可在其整个的灿烂轻盈之中得以展现,那么,到底选择什么?是重还是轻?”(《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昆德拉试图通过这些假设和质疑,揭露现实社会的病态和荒诞并展现给世人,引起人们的深思,以照亮美好的“生活世界”。

聽聽 在《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中,我们跟踪这几个并不非凡的主人公,一起去探讨生活,认识他们,也认识我们自己,思考我们很不同却不可避免的类似的生活处境,思考我们生命重重的潜层涵义。附和着托马斯的“非如此不可”曲中动机,和他在种种选择面前的困惑与犹豫;静看特丽萨试图让灵魂从那乏于特质的肉身中挣扎而出,如同一群水手从船底一涌而出,欢快的在甲板上跳跃;和萨宾娜一起从一个背叛到下一次的背叛,远离媚俗的大众,为着追寻精神的自由和生命本质的纯朴与宁静。
聽聽 米兰-昆德拉在这里借托马斯之口,问了一个最本质的问题:生命是否就轻得没有了重量,判断重与轻的标准是什么?由谁来决定我们选择的对与错?如果我们无法反复验证不同的选择会给我们带来怎样的生活境遇,也就是说我们做出的选择,无论艰难或容易,或许根本没有意义?这是一个很难回答的问题。

聽聽 昆德拉以一种不同于传统的小说叙述方式不断地变换叙述角色,这些叙述又在某点上偶合,小说每一步似乎只是前一步的重复,就是在这种反复思考与质疑过程中,思想进一步向广度和深度延伸。这恰恰符合昆德拉对小说的理解:任何时代的所有小说都关注自我之谜,自我从何处始,到何处止?这是小说建立其上的基本问题之一。这一问题会继续探讨下去,问题依然没有答案,带给人们的却是更多的思考和对生命本质的探究和追问。

聽聽 昆德拉在《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中提到小说不是作者的忏悔,而是当世界日益成为陷井、人们变得越发迷茫时对人类生活的探索。这种探索或许无法解决人们面对的种种困惑和迷茫,但至少会引起对存在的追问和人生价值的探寻。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3 个评论)

  • 嗯C 2010-08-20 17:58
    我就喜欢生命的这阵风
  • 草上飞 2010-08-20 20:44
    “灵魂与肉身在此世相互找寻使生命变得沉重,如果它们不再相互找寻,生命就变轻”——刘小枫(<沉重的肉身>)
  • 白雪 2010-08-21 10:19
    对于不朽来说,人是不平等的。必须区别小的不朽和大的不朽。小的不朽是指一个人在认识他的人的心中留下了回忆;大的不朽是指一个人在不认识的人的心中留下了回忆。有些工作可以一下子使人得到大的不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