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哲学诗词 - 诗词歌赋

  • 分享

    彦一狐:生死叠

    嗯C 2011-09-17 14:22
    首先,我得声明
    我不知道我的父亲是谁
    我在母亲的子宫里摸索了很久聽
    无法找到父亲的踪迹聽
    我身上流动的只有母亲的经血聽
    没有父亲的精液聽
    因此,我打小就只会喊
    啊!母亲聽

    在一个血色的黄昏
    我抚摸着母亲柔软的产道聽
    一出生就滑落在遍地经血里聽
    一身血腥的粘液聽
    熟稔了空手道的秘密聽
    一边高呼万岁聽
    一边使劲地抽打自己

    很多年了聽
    我不叫她母亲聽
    我不叫她母亲只叫她女人聽
    很多年了。我不再叫她女人
    我不叫她女人只叫她:唉~
    唉,唉,唉,唉,唉,唉,唉,唉,唉聽
    我一边玩着手里那条扭动自由的蛇聽
    一边这样叫她聽聽

    在夜里
    我常常听到那个老女人的嚎啕
    我甚至无法辨认聽聽
    这是痛苦的悲鸣
    还是和男人的苟合达到了高潮聽聽
    门外,彩旗飘飘聽
    我像许多患有孤独症的男人一样聽
    坐在角落里看着她一次次被自己的孩子强暴聽聽

    很多年来聽
    我的舌头一直点不着火聽
    为此,我只能喝粥,吃草,肯树皮聽
    甚至吃掉同伴的尸体聽
    门外有许多条狼聽
    一直盯着这间老房子聽
    我只好一次次对外宣布聽
    这是一块墓地聽
    2011.9.16
你还不是该群组正式成员,不能参与讨论。 现在就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