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东方哲学 - 智慧人生

  • 分享

    周国平:戏说欲望

    1嗯C 2011-09-18 21:27

    聽今天的晚宴设计了六个话题,分别请六个人讲,刚才五位朋友讲了前五个话题,按照主办方的安排,现在我来讲最后一个。据我所知,原先拟定的话题里有“婚姻”,可是,婚姻好像是一个尴尬的话题,没人肯认领。这也难怪,因为,如果你赞美婚姻,等于是你在证明自己的平庸,如果你抨击婚姻,又等于是你在控诉自己的配偶,反正怎么说都不对。结果,“婚姻”被“回忆”取代。

    聽这颇具讽刺意味。在现实生活中,回忆正是婚姻的避难所:当我们对婚姻发生动摇时,我们就回忆曾有的爱情,来坚定自己的信心;当我们对婚姻感到绝望时,我们就回忆从前的情人,来安慰——确切地说是加深——自己的痛苦。

    聽但是,这恰恰证明,在人生舞台上,婚姻是一个多么重要的角色,给了我们多么复杂的感受,不该缺席。所以,在向大家介绍一个新角色之前,我首先要恢复它的位置,而让“回忆”靠边站。

    聽那么,人生舞台上的角色有这么五位:爱情,婚姻,幸福,浪漫,生活。现在我想告诉大家的是,我发现,这五位角色其实都是一位真正的主角的面具,是这位真正的主角在借壳表演,它的名字就叫——“欲望”。

    聽什么是爱情?爱情就是欲望罩上了一层温情脉脉的面纱。

    聽什么是婚姻?婚姻就是欲望戴上了一副名叫忠诚的镣铐,立起了一座名叫贞洁的牌坊。

    聽什么是幸福?幸福是欲望在变魔术,给你变出海市蜃楼,让你无比向往,走到跟前一看,什么也没有。

    聽所谓浪漫,不过是欲望在玩情调罢了。

    聽玩情调玩腻了,欲望说:让我们好好过日子吧。这就叫“生活”。

    聽欲望在人生中起这么重大的作用,它是好还是坏呢?

    聽许多哲学家认为欲望是一个坏东西,理由有二。一是说它虚幻。比如,叔本华说:欲望不满足就痛苦,满足就无聊,人生如同钟摆在痛苦和无聊之间摆动。萨特说:人是一堆无用的欲望。二是说它恶,是人间一切坏事的根源,导致犯罪和战争。

    聽可是,生命无非就是欲望,否定了欲望,也就否定了生命。

    聽怎么办?这里我们要请出人生中另外两位重要角色了,一位叫灵魂,另一位叫理性。灵魂是欲望的导师,它引导欲望升华,于是人类有了艺术、道德、宗教。理性是欲望的管家,它对欲望加以管理,于是人类有了法律、经济、政治。

    聽你们看,人类的一切玩意儿,或者是欲望本身创造的,或者是为了对付欲望而创造的。说到底,欲望仍然是人生舞台上的主角。

    聽欲望是一个爱惹事的家伙,可是,如果没有欲望惹事,人生就未免太寂寞了。

    聽所以,最后我要说一句:谢谢“欲望”。

  • 举报 #1
    alsprinter 2011-09-19 01:05
    我觉得,哲学散文要不得。很重要的一点,哲学不是享受,不是时髦的外衣,不是一杯午后清茶。哲学开始于疑惑,进而产生怀疑的精神。纵观哲学史,哲学无不充满了对立,矛盾,冲突。不是那么简单,轻易就可以归一的。
    聽 聽我感觉,欲望是一个模糊的概念,很需要辨析。如果和意志这个概念对比的话,同样作为人的一种内驱力。可以感觉到,“自由”在阐述欲望这个概念的时候缺失了,被模糊,被隐藏了。
    聽 聽文中,萨特说过的话,通常翻译为“人是一堆无用的热情。”和作者引用所表现的意思十万八千里。
    聽 聽 本文总结,总是模糊的颠覆传统对“欲望”的认识,来显摆,真是恶心。
    聽 聽 这样不仅不能去除传统文化中的糟粕,反而通过模糊化,从反面肯定了传统文化的合理性。
    聽 聽聽聽这里,需要真正的反思,需要努力批判自己,常识性的东西就会显现,不要去迷信 权威。
    聽 聽聽 聽我认为,常识中正确的部分需要坚持,比如,不合理的欲望需要节制。对个人生命真正有利的欲望,有些时候,并不那么舒服和快乐,那就需要努力去承担了。
    聽 聽聽 聽总之,哲学认识的对象是生命,不是像散文对于文字般那么舒服和好玩。
  • 举报 #2
    嗯C 2011-09-19 08:50
    alsprinter: 我觉得,哲学散文要不得。很重要的一点,哲学不是享受,不是时髦的外衣,不是一杯午后清茶。哲学开始于疑惑,进而产生怀疑的精神。纵观哲学史,哲学无不充满了对
    假如你觉错了呢?
  • 举报 #3
    alsprinter 2011-09-19 16:33
    确实,我自己说话没有依据。只是看着这样的文章受不了,表达了一些情绪化的观点。
    聽 聽话说回来,很大一部分也是被作者这样的写作手法带入了。
    聽 聽如果按照准确的说法来说的话,我不知道该怎么入手。
    聽 聽比如,作者一开始就排比来陈述欲望,就让我不知怎么说,如果我以分析,定义式的手法反驳作者的话,好像不合拍。像三傻大闹宝莱坞里描述定义一样的感觉。
    聽 聽貌似作者一开始就占有了一个有利的位置。如果我不同意作者的观点,做出什么定义的话,很快作者就会以我的方式证我的伪,那么就论证了作者的论题的合理性。
    聽 聽似乎,欲望这个模糊的概念,只适合戏说的表达方式。
    聽 聽或者,其实我想表达的一种想法是,欲望只能被戏说,但是人生不能被戏说。插科打诨的事物不能成为事物的主题,就像一个菜不能都是味精。
你还不是该群组正式成员,不能参与讨论。 现在就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