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西方哲学 - 德国古典哲学

  • 分享

    善恶彼岸的道德哲学:结语

    嗯C 2011-09-24 11:08

    结束语

    我们可以对尼采的道德哲学进行一下简略的概括,这种概括可以使我们抓到“纲”和“目”。

    1、尼采认为,道德如同其他认识形式一样,只是我们立足于自己的生命本能对世界和人生作出的一种透视,一种解释,其目的是为人的生存形成一种“外观世界”作为意义支撑。它具有“谎言”性质。但它是人所必需的。

    2、基督教道德却把这种只具有解释性质的道德价值当作了实在的东西,并进而将它绝对化、彼岸化,以此否定此岸世界的生命本身。基督教道德是将“上帝”作为最高价值支撑的反自然的善恶道德。

    3、基督教道德实际上是生命本能衰弱的产物,是怨恨本能的产物,是否定生命,否定强力的“奴隶道德”、“侏儒道德”、“群畜道德”。

    4、“上帝死了”,因此以“上帝”为价值基础和标准的基督教道德价值应该“重估”,“积极的虚无主义”所进行的就是这种重估。

    5、生命价值是比道德价值更本原、更根本的价值,生命是道德价值的基础,道德只是为生命寻求意义。

    6、生命的本质是强力意志,因此,以生命为基础的道德价值实际上是以强力意志为基础,是以强力意志为最高价值标准。道德价值的目的就是让生命强大。

    7、让生命强大就是让自我强大,因为自我是生命存在的具体形式。所以道德价值的理想是每个个体生命“成为你自己”。当然,这包括自我肯定和自我超越两个层次,生命力强大和创造精神增强两个方面。

    8、当一个人能自觉面对人生的悲剧性,承认道德价值只是基于生命价值的“谎言”,他也就在“成为自己”意义上成为了“超人”,获得了生命的自由。

    对于这样一种道德哲学,我们是不能简单地用“唯心主义”、“唯意志主义”、“个人主义”等帽子来进行评价的。

    雅斯贝尔斯认为,尼采“带给西方以颤栗,而此项颤栗的最后意义现在还未估定出来”[1]。斯宾格勒则称:“在尼采首先写出‘重估一切价值’这句话以后,我们生活其中的这个世界的精神运动才最后找到了自己的公式”[2]。加谬则说:“由于有了尼采,虚无主义似乎变得有预见性。……他自称是欧洲第一位彻底的虚无主义者,但这并不是出自对虚无主义的偏爱,而是现状决定的。因为他太伟大了,他不能拒绝时代给他的遗产。”[3]美国哲学史家杜兰特则明确地说:“他预言‘未来’要把‘过去’划分成‘尼采纪元前’和‘尼采纪元后’两个时期,他确成功了……令欧洲哲学的空气更明净更新鲜的是,因为尼采曾动了笔。”[4]艾里克逊则说:“尼采可以说是后现代性之父”[5]。

    尼采的影响是深远的。因此,我们对于尼采道德哲学的评价应该更具有历史的眼光和哲学的智慧。

    首先,尼采的道德哲学是一种生命意义哲学。尼采整个道德哲学的出发点和目的,便是为生命赋予意义,他是站在生命立场上否定旧的道德价值,而又站在生命立场上呼唤新的道德价值的。这样一种以生命的意义为道德哲学的核心剥离了道德价值对生命价值的“遮蔽”,生命价值获得了“澄明”和“敞亮”,确定了生命价值的一阶地位。这一思路对现代哲学,尤其是存在主义哲学以极大的启发。海德格尔的以生存状态为基础的“原始伦理学”,萨特对人的生存意义的行动阐释等无不有尼采的影响,而且存在主义大师们如海德格尔、加谬、雅斯贝尔斯等都自觉地研究尼采,吸取其思想精华。

    其次,尼采的道德哲学是一种生存实践哲学。由于生命的现实表现就是生存,生命的意义只有在生存的实践中才能获得,因此,生命意义哲学便直接内含着生存实践哲学。尼采正是要人在自己的生存实践中为自己的生命赋予意义。有研究者指出,尼采是现代“生存实践哲学的创始人”[6],虽有绝对之嫌疑,但无疑看到了尼采哲学之本质特征。尼采的这一哲学化身对二十世界哲学影响很大。对生存实践,对生活世界的关注,几乎越来越成为各哲学流派的共识。

    最后,尼采的道德哲学是一种“治疗型”的“教化哲学”。尼采把哲学家称为“文化医生”[7]。强调哲学家要站在善恶之彼岸对文化的病症作出诊断和医治。他本人正是这样做的。他站在生命的立场上发现欧洲的文化之病在于基督教道德,因为它否定生命,危害生命,并进而主张用基于生命的“善恶彼岸的道德”来进行医治。[8]尼采的这一思路影响到二十世纪许多哲学家,其中尤以罗蒂的“教化哲学”与尼采的“治疗哲学”接近。“教化哲学”是一种元哲学意义上的“治疗哲学”,其实质就在于,要人们在生活世界中通过“对话”获得生存的智慧,用尼采的语言便是,“赋予生命以意义”[9]。

    当然,尼采道德哲学中也有需要我们辩正的地方。如他的价值中心主义,道德价值的相对主义倾向,以及对道德价值缺乏社会历史的思考,都是其不足之处。但是,毕竟暇不掩玉。我们可以认真研究,批判地吸收其“合理内核”为我们的道德建设所用。何况,尼采强调每个人以坚强的生命力对待人生,这对于我们的国民性来说无疑极有刺激和“拿来”的意义。

    有形的尼采死了,无形的尼采仍然活着。他时而作为幽灵缠着人们的手足,时而作为惊雷响在思想的天空。不管我们是否喜欢他,我们都不能不正视他。

    [1]考夫曼《存在主义》商务1987第167页

    [2]《西方的没落》商务1963第6页

    [3]尼采和虚无主义.载《文艺理论译从》第三辑.中国文联出版社.1985年

    [4]《西方哲学史话》书目文献出版社1989第25页

    [5]美国《今日哲学》1990年夏季号

    [6]王晓华文“尼采:生存实践哲学的创始人”。《争鸣与探索》1991.4

    [7]《哲学与真理》第89页

    [8]关于“治疗哲学”,参阅包利民:“西方哲学中的治疗型智慧”。《中国社会科学》1997.2

    [9]参阅《哲学与自然之镜》第八章“无镜的哲学”

    后记

    书就要付梓了,就像母亲即将分娩,不免有一分喜悦一分辛酸一分感激一分期待,也有一些话好象不得不说似的。

    对尼采的兴趣,还是在我大学毕业不久。当时正直我国第三次“尼采热”。像大多数刚走出校门的年青人一样,怀着满腔热忱,作为教师,总想把自己知道的或不知道的、知道得多的或知道得少的全部“传授”给自己的学生。于是,凭自己对尼采的一点点阅读和热情,我利用作为“班主任”的这一点点“特权”,在自己的班上成立了一个一些好事者以为是“喝酒委员会”的“酒神学社”,并在我任班主任期间组织“社员”编辑印刷了五期(仅此五期)“酒神学刊”。这就是我对尼采的最早“研究”。那是1987、1988年的时候,其时,我刚从四川大学哲学系分配到宜宾师专一年多。现在想来,这些举动多少有些可笑。因为“研究”最多只能算是一种热情、一种兴趣,甚至只是一种近乎“本能”的生命激情。但是,正是这一生命激情,在相当意义上影响甚至是决定了我这以后的一切,包括学术兴趣、生活历程以及自己的生命人格。

    1989年以后,因为特殊原因,我开始从现代西方哲学转向西方哲学史,开始认真研读西方哲学史尤其是古希腊哲学,并在这种研读中感受到了另一种生命激情,并写成了《西方精神的觉醒——希腊启蒙运动研究》一书(该书由四川人民出版社2001年出版)。

    1995年,我终于有机会“阴错阳差”回到母校四川大学哲学系攻读硕士研究生。这给了我重新认真阅读和研究尼采的机会。本书就是在我的硕士论文基础上写成的。

    本书内容的主题得于一次午睡的朦胧中。那一段时间,脑袋里每天装着的就是不断增加的有关尼采的材料,不断翻阅的就是自己所作的近两千张相关主题卡片,不断思考的就是以什么主题来表达自己对尼采的理解。一天中午,我和往常一样躺到床上,不一会,就迷迷糊糊似睡非睡了。在一种非常自由放松的状态下,三个词在我的脑中突然涌现:生命、强力、个体。瞬间惊醒,根本不敢再入睡,马上起床,继续运思。于是,关于尼采道德哲学的三原则浮现出来了:关于道德价值基础的生命原则、关于道德价值标准的强力原则、关于道德价值目标的个体原则。本书就是以此三原则对尼采道德哲学的“破”和“立”两方面的梳理,以及围绕这“破”和“立”的背景展开。

    一位我尊敬的老师在读了我作为毕业论文答辩的部分书稿后曾对我说:“看得出来,你是带着激情在写一个很有激情的哲学家。”的确,从1987年时的对尼采的近乎本能的生命激情,到1997年的对尼采的近乎灵感的生命激情,这中间不仅仅是十年的自然时光的流逝,也不仅仅是书本知识的增长,更根本的,是自己生命人格的提升和生命激情的增长。用尼采的话说,就是那支撑生命本身的强力意志,使得生命可以超越于现实本身,跳舞于荆棘之中。尼采说,什么是善?使人生命强大的东西就是善。什么是恶?使人生命衰弱的东西就是恶。什么是幸福?克服阻力的感受就是幸福!在读尼采和写尼采的过程中,我体会到了善,我感受到了幸福!

    在此,我无意标榜自己可以独享本书的思想。虽然有些俗套,但我还是必须感谢很多在各个方面支持了我的人们。

    首先要感谢的当然是本书的主人公。没有尼采,就不可能有这样一本关于尼采的书。他不仅给我以书写的内容,而且给我以书写的激情和生活的激情。2000年是尼采自然生命死亡的第100年,权以此书表达作者对尼采的敬意和纪念。

    我要感谢我的老师,是他们给我以知识和力量。我的导师欧阳荣庆先生,在我读大学时就教我们“现代西方哲学”。他对西方哲学的理解、对我本人的悉心指导以及宽容的学术态度,都大大激励着我,使我有可能在读书期间完成这份研究。四川大学的徐开来教授、李福海教授、余平副教授、成先聪教授等,四川师大的骆天银教授,中国社会科学院的贾泽林研究员,复旦大学的黄颂杰教授,以及中学时代的班主任王友莲老师、任本君老师,对我的学术研究和人生道路都产生了十分深刻的影响,在此我要道一声真诚的谢意。作为一个在四川大学哲学系读了七年书的学生,哲学系的全体老师和工作人员都对我的成长付出了心血,在此,我也要向哲学系所有的老师道一声真诚的谢意。

    我还要感谢我的师兄弟们。赵建伟师兄、李知恕师兄、曾春林师兄、高小强师兄,各位师兄几年来从不同方面给了我极大的关心和支持,对他们的关心和支持,我表示真诚的感谢。同龄师兄弟曾纪茂、刘辛、熊林、余祖国、刘玉能、郭立冬等,无私的讨论和充分的交流,给了我很多灵感和欢乐,我将永远难以忘记。

    我还要感谢我的朋友。他们在相当意义是给了我真正的生命激情,使我感受到了生命的欢乐和创造的激情与乐趣。

    当然,我还要感谢我的家人。他们为我的生活和学习付出了很大的代价。尤其是我的父亲,作为一个在生活中以强力意志支撑自己的老人,他给了我生活的最大动力。但就在我写作本书时,他却悄然地离开了我。在此,我要特别地感激我的父亲,并以此书表达我对他的真诚感激和永远纪念。

    最后,我还要感谢四川省教育厅科研处和宜宾师专学校和教务处的领导,他们在本研究处于关键时期,推荐和批准该课题为四川省教委重点人文社科项目,给了我巨大支持和鼓励。

    如今,我的生命激情已经由西方转移到了东方,从尼采转移到了唐君毅。目前,我正负责于2000年6月成立的宜宾师专唐君毅研究室的常务工作,并承担一项2000年四川省教委人文社科重点项目“唐君毅思想的形成及其时代意义”。我希望支撑我进行尼采研究的那股生命激情能继续带我进入唐君毅的生命世界,以不辜负我用心阅读的哲学家和自然赋予我的独一无二的生命样式以及我自己从生命中获得的和对生命本身的爱!
你还不是该群组正式成员,不能参与讨论。 现在就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