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幼儿园精神的日志

幼儿园精神的主页 TA的所有日志 查看日志

尼采,卢梭思想与环境

1已有 61 次阅读2011-02-07 08:48
如果启蒙运动是一次人类自身对于自身的解救的话,那么解救人的这种对象便是人自身由于情感而导致的愚昧,这种愚昧植根于人内心的情感,由于自身的欲望勾勒起的被奴役,心甘情愿被人束缚,这些对于人发展不利的因素都是人自身情感的产物,要消除这些绑架人的异物,便需要用人自身的智慧树立起理性的力量来对抗情感引起的愚昧,所以如果要启蒙。理性必须是关键因素。

然而这不是启蒙的终极目的,如果一切的启蒙背离了人的情感,便是消除了人作为人的可能,人由于情感的原因导致了愚昧,但并不能代表人的愚昧都是由于情感照成的,毋宁说,人的情感是人作为人天生由来的东西,是人存在的基石,虽然这种天生由来的东西解冻了人自身的生存空间,然而人要把自身从狭隘的空间生存解救出来不能以消除人的本性情感温暖为终极目标。这也充分说明了,理性不是无所不能的,聽

卢梭与尼采的思想便是在这种情况下产生的,在别人看来,他们总是给人留下非理性哲学的代表人物。然而在我看来,卢梭与卢梭的思想是一种理性与非理性的辩证结合哲学,一种始终未抛弃人的终极价值关怀的思想。如果理性一旦抛弃了人的终极价值关怀这一目的,便同样是非理性的。

卢梭于1712年生于日内瓦,离我们现在已经差不到300年,也许明年的这个时候,学术上就要搞几次卢梭诞辰三百周年的活动了,然而这个思想怪杰生前却是个孤独的人,如果再多活几年,他和尼采一样。可能也会发疯。卢梭小时候一出生便失去母亲,但并没有如尼采一般带来心灵上强烈的震撼,没有如尼采一般性格变得孤僻,卢梭小时候恰巧给他的感觉是一种人世间的温暖,温柔的姑姑,懂得照顾他的舅舅们给了他从小就感触的人世间的温暖,也为他坚定的认为人性本善这个理论打下了理论基础。不同于卢梭的是,尼采小时候虽然也失去了亲人(他父亲与他弟弟),但却使得这个天性敏感的孩子过早地领略了人生的阴暗面,铸成了他忧郁内倾的性格。后来他自己回忆说:“在我早年的生涯里,我已经见过许多悲痛和苦难,所以全然不像孩子那样天真烂漫、无忧无虑……从童年起,我就寻求孤独,喜欢躲在无人打扰的地方。这往往是在大自然的自由殿堂里,我在那里找到了真实的快乐。”这就促成了尼采后期对于人性的阴暗面的批判与揭示

一个过于敏感的人总是试图守护自己的心灵不被受伤,而承受心灵受伤之痛的最大敌人便是物质对于心灵的腐蚀,所以敏感的人往往都是注重心灵而抛弃物体享受的人,这种物体享受的东西便是科技带来的,科技带来了物质生活的富裕,但同时这种物质的富裕却极有可能抛弃人与人之间常有的温暖,敏感者往往歌颂情感的高贵。

正是这种感受力引起了他们的非理性思想,我们没有理由怀疑一个人的心灵赤裸裸的被风吹着而不试图保护起来,我们也无法想象一个没有感受寒冷的人需要穿一件棉衣,他们的敏感的灵魂才架构起了他们的思想,然而他们的敏感来源于心灵的强烈感受力,这种心灵的感受力必定要用心灵去弥补,出于这种基础,也架构了他们的思想是情感式的,是非理性的,是文艺式的,是诗人式的。

一个人要成为一个伟人,绝不是自发性行为,而是不得不为之的行为,在此意义上,一个影响世界的人绝非仅仅是一个高智商的人,一个高智商并不可能成就一种非凡的事业,因为智商这种东西本身只是一种存在物,而不是动力物,一件发动机如果没有人去发动它他依然没有用,一个人没有天生成为伟人的可能,只有不得不成为的无奈,这种无奈感本身就是一种动力,是促成不得不为之的动力,是一种自我的保护。在此意义上,真正的伟大人物都是心灵强大的伟大存在者,他们是一种逻辑上的联系,是本身就存在一种必然性,心灵的高贵是人力,而智商的强大是发动机,两者一接触,便开启了通往智慧的大门。正是源于此,卢梭与尼采的伟大觉非一次偶然的巧合,而是在一定程度上必然的结果,高贵的心灵促使他们寻求真正的人性需求,敏感的心灵又促使他们对人性需求的高端挑剔,然而这种人性的需要的长时间往返的挑剔刺激了他们的心灵抵制了人性的惰性,这种交替循环的过程,成就了他们的卓越。

聽一个人品质的高贵尽管是一种本身就存在的东西,但是他并不是空穴来风,尽管很多人认为一个人的性格出生就已经注定了,但是这不等于说他天生就会意识到存在,我们会发现如果世界上所有的事情都是正确的,我们并不能说这个世界上的某件事情是正确的,没有所谓的错误也就没有正确,聽聽所以心灵的高贵他要满足这样一种东西,即高贵者能够意识到高贵的存在,同时对高贵有一种追求,同时他也意思到卑贱的存在,对卑贱有一种抛弃感,正是意识到高贵的存在,而向高贵者靠拢的这种条件便是对高贵这种心灵感知不断的体验才会感觉到我必须成为一个那样的人,美好的想象就促使了对于高贵者存在的真正意识,想象把让他们自身带上了羽翼的翅膀,想象让高贵变得丰满,同时这种丰满让他们向高贵者靠近。聽聽卢梭和尼采疯狂的想象力达到了前所未有的程度,这也同时能够印证出他们思想的深度。

在具体思想中,卢梭认为人性本善,这种本善绝非空穴来风,在上文中指出卢梭正是从早年乡间生活中体现到了这深刻的人性温暖的,体验到了大自然的美好,一个敏感的人体验到了这种高贵的享受之后就再也不愿让自己的心灵屈服于魔鬼的脚下了。一个人的思想终究离不开他们的环境。卢梭的敏感始终透露出体验生活之中的渴求之情,这种对人性温暖的渴求之情扣住了卢梭的人生的整个基调,使得其后来的诸多思想始终始终没有离开人性本善以及对大自然的热爱,尽管后来的人生道路上一而再再而三的受伤,这本就是源于卢梭这种乡间生活失去的一种怅然惆怅之情。而生活经历不同于卢梭的尼采,小时候就失去了父亲,这让其从小就变得孤僻,这种孤僻的早期性格让他与人世间的温暖隔阂,失去了早期温暖的体验,这便是尼采和卢梭的最大区别,尼采的批判架构在自我的心理之上,他并不信任任何人,一种极端的自恋以及狂妄性格就此产生,他从此不需要赞美别人,而他的理论也以极端狂妄和自恋著称。而卢梭的批判架构在人世间的温暖以及对美好自然的流失,这就使得他的理论总是维持这种生活的需求的追求在转。聽聽聽聽聽

卢梭反理性思想的主要论述便是对过去由于科技带来的文艺艺术的全盘否定,这在别人看来是无法忍受的,当时理性派杰出的思想家伏尔泰在信中回复他说,你,卢梭想要我们回到四只脚爬行的时代。而尼采反对理性而产生的理论武器便是揭示人类科技带来前所未有的心灵荒漠。卢梭反的是材料因(即社会环境)。而尼采反的是主体因(即人性),这当然和他们的生活经历也有关系,卢梭相信人性本善所以他并不反主体因,他只是反使得人性善变成人性不善的环境,而尼采反的是人性,这和他早期孤僻的性格和夹杂着人性敏感因素引起的原因不无关系。由于各自的生活经历不一样。卢梭反的材料因(环境)最终要涉及到政治,因为环境正是政治引起的,而尼采反的人性要主体因到人性,这就决定了他要架构的是人性的超越。

卢梭思想诞生了斯大林,尼采思想诞生希特勒。今天打着人性本善旗号的政治制度是社会主义制度,这种漠视对人性的控制妄图以经济平衡的方式赢取的政治是反历史的,是一种前所未有的倒退,想当年如果马克思们在研究卢梭思想的时候能够充分想到一个人的环境影响着他的理论的时候,我想也就不会把由于一个人环境的影响而带来的政治理论强加于一个国家。而希特勒们打着尼采激进思想旗帜的,从而论证说明德意志人民是全世界一等民族的时候,尼采想也不会想到,曾经痛恨人性低贱,从而渴求“超人”的理论今天会被独裁者如此别有用心的利用

政府是什么,我们可能无法回答这个问题,但是我们知道他的对立面是无政府,要使得无政府可行的话,那么就得满足这样一个条件,就是相信人性本善。然而政府的产生,正是源于对无政府的否定,对于人性本善的否定,这就足够表明了这么一个看似简单的道理,即任何政治都不要妄图痴想对权力不进行约束,不要妄图痴想人性本善这个东西,清官是个伪命题。

今天无论卢梭们被人怎么骂,但是我总觉得他的功是大于过的,因为就一个思想家而言,他提出的天赋人权,自由的理念渗透于每个一个法国人心中,法国军队把这种天赋人权的思想带到了整个欧洲,从而加速了专制制度的溃败,在此点意义上,这正是卢梭的伟大之处,让天赋人权深入人心,产生了这个基础之后,尽管建立保障这种观念的这种制度中间历经曲折,但是来得快的折磨。总比长时间忍受专制政府对于人民的欺压的意义来得大。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 嗯C 2011-02-09 13:25
    总比长时间忍受专制政府对于人民的欺压的意义来得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