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幼儿园精神的日志

幼儿园精神的主页 TA的所有日志 查看日志

大扫除

3已有 108 次阅读2011-06-16 13:09
聽聽聽聽“人是生而自由的,却无往不在枷锁之中”,卢梭富于激情的言论点燃了大革命的圣火,为启动政治革命铺了一场理论性上的合法性,标志着在神的祭坛退出灿烂型光环后人的原罪载体由个人转向了社会,因此人是生而自由这一先验的道德逻辑给了这囚禁自由的专制社会当头一棒。如果说英美经验哲学诞生的政治模式是"变革从而造就自由",那么欧陆先验论政治哲学产生的政治模式便是“自由诞生革命”。

聽聽聽聽从卢梭之后,世界主要政治模式都带有先验政治哲学模式倾向,即人类先天自由。发展到今天,《世界人权宣言》的诞生,标志着先验政治哲学得到了普世的公认,《世界人权宣言》第一条开篇即讲:人人生而自由,在尊严和权利上一律平等。他们赋有理性和良心,并应以兄弟关系的精神相对待。

聽聽聽聽诚然我并不简单的支持人生而自由并且有良心这一论断,但如果在无神论国家,我是一百个相信。在宗教气氛浓厚的中世纪,个人披上了一层罪恶外衣,那时人类普遍相信,他们在此岸所有的罪恶,都是人自身有原罪的结果。但是如果换成是无神论国家,原罪这一说法当然站不住脚跟,个人并没有天生的罪恶,那么只有一个结果,万恶的政治制度囚禁了人类的精神,禁锢了人的思想,窒息了人的物质祈求。那么只有一个目标,为自由而进行社会革命。聽

聽聽聽聽因此,无神论国家的公民,革命吧!善良而爱好自由的中国人民,当万恶的制度把你卖身的的劳动手段割断时,当万恶的制度想把你黑社会现象披上一层绝对狼皮的时,你们应该醒悟了。它们把自己政治不力的客观因素抽干以后,不失时机把留下来的一堆破烂摊子收拾掉而给自己笼罩一层清官明官的形象。

聽聽聽聽这是一个置身于被清算,被幸运的时代,马加爵,药家鑫等人的出现绝非是一次偶然性因素,而是普遍将要产生的结果,而无数个马加爵们,药家鑫们不过是被幸运的不产生而已。我说这话绝非危言耸听,若如有心人去听听大学三尺讲台都是传授学生些什么东西,整个社会伦理规范都在竞争些什么东西变会知道是怎么回事。所谓老鼠过街,人人喊打。马加爵,药家鑫就像一群迷失方向的老鼠不幸走到了街上,而有幸不在马路上行走的老鼠们便猛抽过街老鼠,用以抚慰自己混沌的心灵。在一个非正常的社会里,迷雾蒙蔽了无数只老鼠的眼睛,无数只老鼠像吓破贼胆似的乱窜。显而易见,唯有还以一个清晰可见的世界,老鼠们才不至于被过街而被喊打,还以一个公平正义自由民主的世界,公民才不致于被非正常。

聽聽聽聽在这个唯物主义大行其道的社会里,唯心主义却时时刻刻出来愚弄人。在物质决定意识的社会里,某些人总是想法设法让物质隐瞒,转而大肆宣扬某种吃人理论。注意听啊,是哪些吃人理论在蛊惑人对现实苦难的回避,转而叫人回到阿Q精神胜利法里去。注意到了吗,善良的共和国公民,某些观念像一股漂泊不定无家可归的旋风,一会儿吹回来,一会儿又吹回去:毛时代的批林批孔在不到半个世界里转而刮来了尊孔复古的风,在全面否定文化大革命的邓时代居然又一次兴起了文革全红唱红。

聽聽聽聽 应当说,这些都是拒绝变革的邪理歪理,如果某派政治势力要启动改革,守旧势力就会搬来一大套爱国主义理论,以“这是老祖宗的文化,你不能毁”此等顽固理论拒绝改革,国学就是这样的背景下兴起的,大家就会明白为什么当代国学如此红的原因。当然说到唱红歌,这是打着爱国的口号实行的一次专制巩固,我想结果可想而知,改革开放的西方思想的不断涌入不会把中国人变成“难道爱国比吃饭更重要”式的朝鲜蠢货!

聽聽聽聽还记得民主政治的伟大设计者孟德斯鸠说过的一句话吗!“专制社会的本质是恐惧” ,是的,这是哲人的智慧。应当说,这种恐惧时时刻刻压抑着每个人的脑神经,在专制极权的氛围中,恐惧盖过了良知,恐惧这一非理性体验战胜了理性的思考。不仅是被统治者会产生恐惧,而且统治者时时刻刻活在恐惧之中,吃人之后的快感远远不能弥补以后会被吃的那种恐惧感。恐惧弥漫了整个社会,人心变得浮躁,人际关心变得冷漠,变得利益化,人与人变成了潜在的敌人。勇敢的共和国公民,不乏你们有恐惧啊,统治者也恐惧啊,你们唯有拿起自己超越恐惧的勇气砸下心虚的统治者的根才能化恐惧为和谐!

聽聽聽聽谈了那么先验哲学的文字,该给经验派留下一席之地了,“知识就是力量”吹响了理性的号角,社会变革不仅仅要有强大的情绪体验自由,而且要有足够的理智来保障自由能够长久维持并不被阴险小人篡夺。培根说“读史可以明智”在一定意义上,唯有循着历史的错误足迹而吸取教训,才能使得现存状态的变革免于重蹈覆辙。刚刚过去一个世纪,无疑是恐怖与血腥交织的一个世纪,法西斯主义与共产主义两大恶魔意识形态屠杀了千千万万有血有肉的生命,这是一次非理性冲动对理性的吞噬,是本能的嗜血崇拜对理性的智慧崇拜的吞噬,它的本质是鼓吹暴力,无论是法西斯种族的优等说,还是共产主义的阶级斗争说,它在暴力上的言说倾向是一致的。当然这股暴力并没有历史可循,法国大革命的民主自由革命理想变成了罗伯斯庇尔暴力恐怖统治就是一例。20世纪的人类并没有吸取大革命的经验,依然我行我素的行使暴力模式,结果悲剧如出一辙上演。

聽聽聽聽相反甘地非暴力不合作运动为印度争取民族独立,政治民主赢得了一次胜利的狂欢,为那些专制国家成功转型树立了成功的典范,正如托尔斯泰思想所阐述的“不以暴力还恶”。之所以笔者一再坚持认为暴力革命是恶之花的结果,在于暴力不是理智的行为,而是一种本能的行为。固然暴力革命可以较之于非暴力革命的成功少些偶然性的因素,但当暴力革命成功后,再来一次理性建立的清算,那是扯淡!罗伯斯庇尔如此,斯大林如此,毛泽东亦如此......

分享 举报

刚表态过的朋友 (2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3 个评论)

  • 爱弥儿 2011-06-16 16:15
    为自由而不疲倦的批判。
  • qiufeng1022 2011-08-10 19:58
    吃人之后的快感远远不能弥补以后会被吃的那种恐惧感。恐惧弥漫了整个社会,人心变得浮躁,人际关心变得冷漠,变得利益化,人与人变成了潜在的敌人。
    说得太好了。
  • qiufeng1022 2011-08-10 19:58
    鼓吹革命的人,要么是脑袋简单,要么是别有用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