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鉴心录

1已有 41 次阅读2011-07-26 10:10

【原文】

一念收敛,则万善来同;一念放恣,则百邪乘衅。

【译文】

收敛一个欲念,就会带来众多善行;放纵一个欲念,各种邪恶就会趁虚而入。

【原文】

人子之事亲也,事心为上,事身次之,最下事身而不恤其心,又其下事之以文而不恤其身。

【译文】

作为子女侍奉父母,重要的是关怀父母的心意,其次是照料父母的身体。

最不好的是虽然照料父母的身体但并不体谅其心意,更坏的是只讲空话而没有照料父母的行为。

【原文】

人心喜则志意畅达,饮食多进而不伤,血气冲和而不郁,自然无病而体充身健,安得不寿?

故孝子之于亲也,终日干干,惟恐有一毫不快事到父母心头。自家既不惹起,外触又极防闲,无论贫富、贵贱、常变、顺逆,只是以悦亲为主。盖“悦”之一字,乃事亲第一传心口诀也。

即不幸而亲有过,亦须在悦字上用工夫,几谏积诚,耐烦留意,委曲方略,自有回天妙用。

若直诤以甚其过,暴弃以增其怒,不悦莫大焉,故曰不顺乎天不可以为子。

【译文】

人心里高兴,情绪就畅快,食欲也因此增加而又不至于伤身,血气能通和而不会抑郁,身体健康而不会生病,怎么会不长寿呢?

所以孝子对于双亲要时刻加以注意,怕有丝毫不快之事烦扰父母。自己不触犯双亲,又预防外界影响,无论贫富、贵贱及变动之时、逆顺之境,都应令双亲欢喜为第一。使父母欢喜,是侍奉他们的第一秘诀。

即使父母有些过失,也应该在“悦”字上下功夫,在令他们欢喜的前提下想办法。诚挚劝谏,不厌其烦,认真留意,委婉策略,自有奇妙的效果。

倘若直言其过而增加过失,脾气暴躁而使其恼怒,就会使之受到极大的伤害。

因此可以说,不顺从双亲,就算不上是好子女。

【原文】

大其心,容天下之物;虚其心,受天下之善;平其心,论天下之事;潜其心,观天下之理;定其心,应天下之变。

【译文】

放宽心胸,容纳天下事物;谦虚谨慎,接受天下仁善;平心静气,分析天下事情;潜心钻研,纵观天下事理;坚定信念,应付天下变化。

【原文】

己无才而不让能,甚则害之;己为恶而恶人之为善,甚则诬之;己贫贱而恶人之富贵,甚则倾之。

此三妒者,人之大戮也。

【译文】

自己没有才能又不肯让贤,甚至对人进行迫害;自己做恶却怨恨他人行善,甚至对人进行诬陷;自己贫贱而眼红别人富贵,甚至对人进行倾诈。

这三种妒忌,是人的极大耻辱。

【原文】

攻我之过者,未必皆无过之人也。苛求无过之人攻我,则终身不得闻过矣。

我当感其攻我之益而已,彼有过无过何暇计哉!

【译文】

指责自己过失的人,未必都是没有过失的人。如果苛刻地要求没有过失的人才能指责自己,那么恐怕一生也不会听到对自己的指责了。

应当感到别人指责自己是对自己有益的,哪有时间计较对方有没有过错呢!

【原文】

责善要看其人何如,其人可责以善,又当自尽长善救失之道。

无指摘其所忌,无尽数其所失,无对人,无峭直,无长言,无累言,犯此六戒,虽忠告,非善道矣。

其不见听,我亦且有过焉,何以责人?

【译文】

劝人为善也要看那个人的情况如何,如果那个人可以相劝,则以善言相劝,相劝时也要注意采取适当的方法。

不要揭人短处,不要尽数过失,不要发生口角,不要过于直率,不要讲得太深,不要啰嗦唠叨。如果违反上述六条,即使是肺腑之言,也不是劝人为善的方法。

对方不接受你的劝告,说明自己也有过错,这样又怎能责劝别人呢?

【原文】

处毁誉要有识有量。今之学者,尽有向上底,见世所誉而趋之,见世所毁而避之,只是识不定;闻誉我而喜,闻毁我而怒,只是量不广。真善恶在我,毁誉于我无分毫相干。

【译文】

对待诋毁和赞誉,应有自己的见识和度量。

今天的学者,有的是向上的,见到世上的荣誉就趋附,见到世上的诋毁就躲避,这是因为没有坚定的见识;听到他人赞誉就高兴,听到他人诋毁就愤怒,这是因为度量太小。

其实真正的仁善与邪恶全在自己,他人的诋毁赞誉与自己毫不相干。

【原文】

责人要含蓄,忌太尽;要委婉,忌太直;要疑似,忌太真。

今子弟受父兄之责也,尚有所不堪,而况他人乎?

孔子曰:“忠告而善道之,不可则止。”此语不止全交,亦可养气。

【译文】

指责他人应该含蓄,切忌把人说得一无是处;应该委婉,不应过于直截了当;应该含糊,不应过于认真。

现在即便是父子兄弟之间的指责,还有不堪忍受的,更何况他人呢?

孔子说:“忠告应该善于说出,不可以时应该立刻停止。”

按照这句话去做,不仅可以保全朋友的交情,也可以培养自己的气质。

【原文】

你说底是我便从,我不是从你,我自是从,何私之有?你说底不是我便不从,不是不从你,我自不从不是,何嫌之有?

【译文】

你说的正确我便听从,我不是听从你,而是听从真理,这其中又有什么私念呢?

你说的不对,我就不会听从,我不是不听从你,而是不听从不对的道理,这其中又有什么可指责的呢?

【原文】

卑幼有过,慎其所以责让之者。

对众不责,愧悔不责,暮夜不责,正饮食不责,正欢庆不责,正悲忧不责,疾病不责。

【译文】

卑幼的人有过失,在责备的时候应该慎重:

众人面前不责备,惭愧后悔不责备,夜晚不责备,吃饭不责备,正在欢庆时不责备,正在忧伤时不责备,正在患病时不责备。

【原文】

人之情,有言然而意未必然,有事然而意未必然者,非勉强于事势,则束缚于体面。

善体人者要在识其难言之情,而不使其为言与事所苦。

此圣人之所以感人心,而人乐为之死也。

【译文】

人的情感,有的表面上是这样,而其本意并非是这样;有的事实已经如此,而其意愿并非如此。其中的原因不是被时势所勉强,就是被体面所束缚。

善于体谅他人者应该想到他人难言之情,从而不被他人的表面言谈和已有事实所困扰。

这就是圣人所以能感动人心,而他人乐于为其牺牲缘故。

【原文】

人事者,事由人生也;清心省事,岂不在人!

【译文】

所谓人事,就是说事情由人而生的。那么清心省事,不是也在于人么?

【原文】

目中有花,则视万物皆妄见也;耳中有声,则听万物皆妄闻也。心中有物,则处万物皆妄意也。

是故此心贵虚。

【译文】

眼中有了尘物,看到的一切就会是虚幻的;耳有自鸣的毛病,听到的就会不真实。心中有了某种念头,感到的都会受其影响。

基于这个缘故,心境最可贵的是虚无。

【原文】

奋始怠终,修业之贼也;缓前急后,应事之贼也;躁心浮气,畜德之贼也;疾言厉色,处众之贼也。

【译文】

有始无终,是修业的大敌;前缓后急,是做事的大敌;心浮气躁,是养性的大敌;疾言厉色,是处世的大敌。

【原文】

居官有五要:休错问一件事,休屈打一个人,休妄费一分财,休轻劳一夫力,休苟取一文钱。

【译文】

做官有五个要求:不要错问一件事,不要屈打一个人,不要浪费一分财,不要轻使一民力,不要贪图一文钱。

【原文】

进言有四难:审人、审己、审事、审时,一有未审,事必不济。

【译文】

提出建议有四大困难:审度他人、审度自己、审度事理、审度时机。一有审度不周之处,事情就一定不会成功。

【原文】

善处世者,要得人自然之情。得人自然之情,则何所不得?失人自然之情,则何所不失?

不惟帝王为然,虽二人同行,亦离此道不得。

【译文】

善于处世的人,应该顺应人的自然感情。得到人的自然感情,又有什么不能得到呢?失去人的自然感情,又有什么不会失去呢?

不仅帝王这样,就是两个人同行,也不能违背这个道理。

【原文】

事有知其当变而不得不因者,善救之而已矣。

人有知其当退而不得不用者,善驭之而已矣。

【译文】

明知有的事应该改变但不得不因循,这就要靠善于补救。

明知有的人应该黜退但不得不延用,这就要靠善于驾驭。

【原文】

每日点检,要见这念头自德性上发出,自气质上发出,自习识上发出,自物欲上发出。如此省察,久久自识得本来面目,初学最要知此。

【译文】

每天都要检点自己,看看各种念头是从德性、气质、习识或是物欲上发生出来的。这样反省,时间久了,就能认清自己的本来面目。

刚开始修身的人,更要加以注意。

【原文】

吾常望人甚厚,自治甚疏,只在口吻上做工夫,如何要得长进。

【译文】

我们常常对别人的要求很高,而对自己的要求很低,只在口头上说来说去,这样怎会有所长进呢?

【原文】

世之治乱,国之存亡,民之死生,只是个我也作用。

只无我了,便是天清地宁、民安物阜世界。

【译文】

天下的治与乱,国家的存与亡,百姓的生与死,都在于“我心”的问题。

只要没有自我之心,整个世界就会天清地宁、民安物丰。

【原文】

仁厚、刻薄,是修养关;行止、语默,是祸福关;勤惰、俭奢,是成败关;饮食、男女,是死生关。

【译文】

仁厚与刻薄,是修养的关键;行与止、言谈与沉默,是祸福的关键;勤劳与懒惰、简朴与奢侈,是成败的关键;饮食、男女,是生死的关键。

【原文】

作本色人,说根心话,干近情事。

【译文】

作本色人,说真心话,做合乎情理的事。

【原文】

士大夫殃及子孙者有十:

一曰优免太侈;二曰侵夺太多;三曰请托灭公;四曰恃势凌人;五曰困累乡党;六曰结权贵损国病人;七曰盗上剥下,以实私橐;八曰簧鼓邪说,扰乱国是;九曰树党报复,阴中善人;十曰引用邪昵,虐民病国。

【译文】

做官的人会在以下十个方面给子孙带来祸害:

1、骄奢淫佚;2、强取豪夺;3、以公循私;4、恃势凌人;5、困累乡党;6、巴结权贵,损害国家、危害民众;7、欺上瞒下,损公肥私;8、用异端邪说扰乱国事;9、结党营私,任人唯亲;10、重用邪昵之人,欺压百姓,危害国家。

【原文】

人生天地间,要做有益于世底人,纵没这心肠、这本事,也休作有损于世底人。

【译文】

人生在世,就要做个有益于社会的人;纵然没有这种志向和本事,也不要做有损于社会的人。

【原文】

过宽杀人,过美杀身,是以君子不纵民情以全之也,不盈己欲以生之也。

【译文】

过于宽容他人,等于杀害他人;过于美饰自己,等于杀害自身。

所以君子不放纵民情以为保全,不放纵自己的欲望,以为养生。

【原文】

处人,处己,处事,都要有余,无余便无救性,这里甚难言。

【译文】

对人,对己,对事,都要留有余地,没有余地就无法补救,这其中的道理难以用语言来表达。

【原文】

饭休不嚼就咽,路休不看就走,人休不择就交,话休不想就说,事休不思就做。

【译文】

饭不要不嚼就咽,路不要不看就走,人不要不加选择就交往,话不要不想就说,事不要不思虑就做。

【原文】

圣人掀天揭地事业只管做,只是不费力;除害去恶只管做,只是不动气;蹈险投艰只管做,只是不动心。

【译文】

对于惊天动地的事,圣人只管去做,只是不费力;对于除害去恶的事,圣人只管去做,只是不动气;对于赴汤蹈火的事,圣人只管去做,只是不动心。

【原文】

养定者,上交则恭而不追,下交则泰而不忽,处亲则爱而不狎,处疏则真而不厌。

【译文】

有良好的修养的人,与上司交往时恭敬而不窘迫,与下属交往时泰然而不疏忽,与亲友相处时恩爱而不狎亵,与常人相处时真切而不厌烦。

【原文】

任有七难:

繁任,要提纲挈领,宜综核之才;重任,要审谋独断,宜镇静之才;急任,要观变会通,宜明敏之才:密任,要藏机相可,宜周慎之才;独任,要担当执持,宜刚毅之才;兼任,要任贤取善,宜博大之才;疑任,要内明外朗,宜驾驭之才。

【译文】

任用人才有七难:

繁多的任务,要提纲挈领,宜用有综合能力的人才;重要的任务,要审谋独断,宜用性格沉稳的人才;急迫的任务,要观变会通,宜用明智敏捷的人才;秘密的任务,要保守机密,宜用周密慎重的人才;单独的任务,要独当一面,宜用刚毅英勇之才;多项的任务,要任贤善听,宜用心胸博大的人才;疑难的任务,要光明磊落,宜用容易驾驭的人才。

【原文】

凡为外所胜者,皆内不足也;为邪所夺者,皆正不足也。

【译文】

  凡是受外界影响而改变本心的人,都是因为内心修养不够;凡是被邪恶所战胜的人,都是因为自己正气不足。

【 围炉夜话 】

【原文】

教子弟于幼时,便当有正大光明气象;检身心于平日,不可无忧勤惕厉工夫。

【译文】

教导子弟要从幼时开始,培养他们凡事应有正直、宽大、无所隐藏的气概。

在日常生活中,要时时反省自己的思想行为,不能没有自我督促和自我砥砺的修养。

【原文】

与朋友交游,须将他好处留心学来,方能受益。

对圣贤言语,必要我平时照样行去,才算读书。

【译文】

和朋友交往共游,必须仔细观察他的优点和长处,用心地学习,才能领受到朋友的益处。

对于古圣先贤所留下的言论,一定要在平常生活中依循作到,才算是真正体味到了书中的教诲。

【原文】

处事要代人作想,读书须切己用功。

【译文】

处理事情的时候,要多替别人着想,看看是否会因自己的方便而使别人不方便。

读书却必须自己切实地用功,因为学问是自己的,别人不能代替。

【原文】

一信字是立身之本,所以人不可无也;一恕字是接物之要,所以终身可行也。

【译文】

一个信字,是吾人立身处世的根本。一个人如果失去信用,任何人都不会接受他,所以人不可没有信用。

一个恕字,是与别人交往的重要品德。因为恕即是推己及人,因此不会做出对不起别人的事,于己于人皆为有益,所以值得终生奉行。

【原文】

一言足以召大祸,故古人守口如瓶,唯恐其覆坠也。

一行足以玷终身,故古人饰躬若壁,唯恐有瑕疵也。

【译文】

一句话就可以招来大祸,所以古人言谈十分谨慎,以免招来杀身毁家之灾。

一件错事足以使一生清白受到污辱,所以古人守身如玉,唯恐作错事而使自己终身抱憾。

【原文】

颜子之不校,孟子之自反,是贤人处横逆之方。

子贡之无谄,子思之坐弦,是贤人守贫穷之法。

【译文】

遇到有人冒犯,颜渊不与人计较,孟子则自我反省,这是君子遭横逆时的自处之道。

贫贱时,子贡不去阿谀富者,子思则依然弹琴自娱,这是君子处贫穷中的自守之法。

【原文】

常思某人境界不及我,某人命运不及我,则可以自足矣。

常思某人德业胜于我,某人学问胜于我,则可以自渐矣。

【译文】

常想到有些人的环境不如自己,有些人的命运也不如自己,就应该知足。

常想到某人的品德比自己高尚,某人的学问也比自己渊博,就应该惭愧。

【原文】

富贵易生祸端,必忠厚谦恭,才无大患;衣禄原有定数,必节俭简省,乃可久延。

【译文】

富贵容易招来祸患,一定要诚恳宽厚地待人,谦逊恭敬地自处,才不致发生灾难。

人一生福禄都有定数,一定要节用俭省,才能长久延续。

【原文】

饱暖人所共羡,然使享一生饱暖,而气昏志惰,岂足有为?

饥寒人所不甘,然必带几分饥寒,则神紧骨坚,乃能任事。

【译文】

人人都羡慕吃得饱、穿得暖的生活;可是,就算一生都享尽饱暖,而精神却昏昧怠惰,又能有什么作为呢?

忍受饥寒是人们所不乐意的;可是,饥寒却能策励志气、抖擞精神、强健骨气,如此才能担当重任。

【原文】

愁烦中具潇洒襟怀,满饱皆春风和气;暗昧处见光明世界,此心即白日青天。

【译文】

在愁闷烦恼中,要有豁达而无拘无束的胸怀,心情才能如徐徐春风般一团和气。

在昏暗环境里,要保有光明的心境,内心才能象青天白日般明亮无染。

【原文】

但责已,不责人,此远怨之道也;但信已,不信人,此取败之由也。

【译文】

只责备自己,不责备别人,是远离怨恨的最好方法。

只相信自己,不相信别人,是做事失败的主要原因。

【原文】

常存仁孝心,则天下凡不可为者,皆不忍为,所以孝居百行之先。

一起邪淫念,则生平极不欲为者,皆不难为,所以淫是万恶之首。

【译文】

怀中常抱着仁孝之心,那么天下任何不正当的行为,都不会忍心去做;所以,孝是一切行为中应该最先做到的。

一个人心中一旦起了邪曲的淫恶之念,那么平常很不愿做的事,也不难做出来;所以,淫是一切罪恶行径的开始。

【原文】

凡遇事物突来,必熟思审处,恐贻后悔;不幸家庭寡起,须忍让曲全,勿失旧欢。

【译文】

遇到突发的事情,一定要仔细地思考,慎重地处理,以免事后反悔。

家中不幸起了瑕隙,必须尽量忍让,委曲求全,不使过去的情感遭受破坏。

【原文】

为善之端无尽,只讲一让字,便人人可行。

立身之道何穷,只行一敬字,便事事皆整。

【译文】

行善的方法是无穷尽的,只要能讲一个“让”字,人人都可以做到。

处世的道理何止千万,只要作到一个“敬”字,就能使诸事规范起来。

【原文】

自己所行之是非,尚不能知,安望知人?古人已往之得失,且不必论,但须论已。

【译文】

自己的行为举止是对是错,还不能确实知道,哪还希望知道他人的对错呢?

古人过去所做之事是得是失,暂且不要评论,重要的是先要明白自己的得失。

【 戒子通录 】

【原文】

聽聽聽 古者妇人妊子,寝不侧,坐不边,立不跸,不食邪味。割不正不食,席不正不坐,目不视于邪色,耳不听于淫声。夜则令瞽诵诗,道正事。如此则生子形容端正,才德过人矣。

--《列女传》

【译文】

聽聽聽 古时候妇女怀了身孕,睡觉时就不能侧着身子,座席不靠边,不用一只脚站立,不吃有异味的东西。食物切得不正不吃,席子放得不正不坐,眼睛不看邪僻的色彩,耳朵不听浮靡颓废的声音。夜晚让乐官吟诵诗歌,讲述正人君子的事迹。这样生下的儿子必定相貌端庄,才智和品德都出类拔萃。


【原文】

聽聽聽 太宗尝谓皇属曰:“朕即位十三年矣,外绝游观之乐,内却声色之娱。汝等生于富贵,长自深宫。夫帝子亲王先须克已,每著一衣,则悯蚕妇;每餐一食,则念耕夫。至于听断之间,勿先恣其喜怒。朕每亲临庶政,岂敢惮于焦劳!汝等勿鄙人短,勿恃己长,乃可永久富贵,以保终吉。先贤有言:逆吾者是吾师,顺吾者是吾贼,不可不察也。”

--《戒皇族·国朝太宗类苑》

【译文】

聽聽聽 唐太宗李世民曾经对自己的亲属说:“我在位十三年了,出外时从未享受过游览观赏风光名胜的乐趣,在宫中也不敢沉溺于歌舞女色。你们这些人生于富贵之家,长在深宫大院之内,作为皇亲贵戚,必须严格要求自己,每穿一件衣服,则想到养蚕妇人的辛苦;每吃一顿饭则要想到种田农夫的艰难。至于在听取别人的言语时,一定要冷静思考,做出正确的判断,不能凭着自己的喜怒感情用事。我经常亲自处理各种烦杂的政务,怎么敢因过于辛劳而推辞呢!你们不要讥笑别人的短处,也不要因为自己比别人强就妄自尊大,只有这样才能永久享有富贵,确保一生吉祥顺利。先贤曾说过,敢于触犯我的人是我的老师,一味顺从我的人是我的仇敌。这句话不可不仔细体会啊?”


【原文】

聽聽聽人之有子,多于婴孺之时,爱忘其丑,恣其所求,恣其所为。无故叫号,不知禁止,而以罪保母。陵轹同辈,不知戒约,而以咎他人。或言其不然,则曰小未可责,日渐月渍,养成其恶,此父母曲爱之过也。及其年齿渐长,爱心渐疏,微有疵失,遂成憎怒。摭其小疵,以为大恶,如遇亲故。妆饰巧辞,历历陈数,断然以大不孝之名加之,而其子实无他罪。此父母忘憎之过也。爱憎之私,多先于母氏,其父若不知此理,则徇其母氏之说,牢不可解。为父者须详察此,子幼必待以严,子壮无薄其爱。

【译文】

聽聽聽世人有了儿子,大多在其幼小时百般疼爱,看不到其任何缺点,尽可能满足其欲求,对其言行听之任之。孩子无理取闹,家长不去禁止,反而怪罪保姆。孩子欺侮其他孩子,家长不去制止,反而指责他人的不是。有人指出孩子的错误,做家长的借口孩子太小,不忍心责罚,任其日积月累,逐渐养成不良的品行,这完全是父母溺爱的结果。等到孩子长大成人,父母的爱心便渐渐淡薄,孩子稍微犯了一点过失,父母便大发雷霆,抓住小孩的小错,当做不可饶恕的大错,遇到亲戚朋友,就添盐加醋,一桩桩地数个没完,还把大逆不道的罪名强加在孩子头上,实际上孩子并没有什么大不了的过错。这就是父母轻率发怒的害处。爱怜和憎恶不当,多数是先由母亲引起,做父亲的没有弄清事实真相,就听信做母亲的所说,深信不疑。所以做父亲的应当注意这一点,在孩子年幼时要严格要求,在孩子成年后不要使爱心淡薄。


【原文】

聽聽聽夫言行可覆,信之至也;推美引恶,德之至也;扬名显亲,孝之至也;兄弟怡怡,宗族欣欣,悌之至也;临财莫过乎让。此五者立身之本。

——王祥

【译文】

聽聽聽说话做事经得起考核查对,这就是诚信的最高境界;把美好的名声让给别人,自己甘愿背上恶名,这是德行的最高境界;通过自己成名来使父母感到荣耀,这是孝敬的最高境界;兄弟之间心情愉快,家族之间和睦相处,这是友爱的最高境界;面对财富能够时时谦让。这五个方面,是立身处世的根本。


【原文】

聽聽聽夫人有善,鲜不自伐,有能寡不自矜。伐则掩人,矜则凌人。掩人者人亦掩之,凌人者人亦凌之。故三郤为戮于晋,王叔负罪于周,不唯矜善、自伐、好争之咎乎?故君子不自称,非以让人,恶其盖人也。夫能屈以为伸,让以为得,弱以为强,鲜不遂矣。

——王昶

【译文】

聽聽聽人们有了优点,很少有不自夸的,有了才能很少有不自傲的。自夸必然会掩盖别人的优点,自傲必然会看不起别人。掩盖别人的人,别人也会来掩盖他;看不起别人的人,别人也会看不起他。所以春秋时晋国的“三郤”都被厉公所杀,西周时的管叔和蔡叔因叛乱而被诛,不正是由于居功自傲、争强好胜的缘故吗?所以君子不愿意表现自己,并不是谦让别人,而是嫌这样做会妨碍别人。假如真的能做到以暂时的屈从作为伸张,以推让作为获取,以示弱表现刚强,那么就很少有办不成的事。


【原文】

聽聽聽昔伏波将军援戒其兄子言:“闻人之恶,当如闻父母之名,耳可得而闻,口不可得而言也。”斯戒至矣。人或毁己,当退而求之于身,若己有可毁之行,则彼言当矣;若己无可毁之行,则彼言妄矣。当则无怨于彼,妄则无害于身,又何反报焉?且闻人毁己而忿者,恶丑声之加也,人报者滋甚,不如默而自修己也。谚曰:救寒莫如重裘,止谤莫如自修。斯言信矣。若与是非之士、凶险之人近犹不可,况与对校乎?其害深矣。

——王昶

【译文】

聽聽聽当初汉代伏波将军马援告诫他哥哥的儿子说:“听到别人的过失,应当像听到自己父母的大名一样,耳朵可以听,口头上却不能说。”这话真是至理名言。听到别人诽谤自己,应当心平气和地从自己身上找原因,如果自己确有值得被人指责的行为,那就说明别人的话是对的;如果自己没有可被人诋毁的行为,那就说明别人的话是没有根据的。别人说的对,当然没有必要去记恨别人,别人凭空捏造,也不会对我造成什么损害,何必去计较呢?况且听到别人诽谤自己就生气,必然对别人口出恶言,而别人也必然用更难听的言语进行反击,与其这样,还不如保持沉默,加强自身的修养。谚语说:“预防寒冷最好用厚重的皮衣,阻止别人的诽谤,最好是自己苦修。”这话一点也不假。那些挑唆是非、居心险恶的人,与之接近都不行,更不用说与之对质了,只能招来更严重的伤害。


【原文】

聽聽聽欲求子孝,必先慈;将责弟悌,务为友。虽孝不待慈而慈固植孝,悌非期友而友能立悌。夫和之不备或应以不和,犹信不足焉必有不信。倘知恩意相生,情理相出,可使家有参、柴,人皆由、损。

——颜延之

【译文】

聽聽聽想要儿子孝顺,父母必须慈爱;想要弟弟恭敬,哥哥必须友善。尽管孝顺不一定非得以慈爱为前提,而慈爱却确实能够培植孝心;恭敬不一定非得以友善为前提,而友善却确实能够树立恭敬之心。自己不和善,别人自然会以不和善来回应;就好比自己缺乏诚信,别人也会以不讲信义来回应一样。假如明白了恩惠和情义相辅相成、情感和义理相互依存的道理,就可以使家家都出现像曾参、高柴这样的大孝子,人人都成为像子路、闵损这样的大贤人。

 

【原文】

聽聽聽 人生至乐无如读书,至要无如教子。父子之间不可溺于小慈。自小律之以威,绳之以礼,则长无不肖之悔。教子有五:导其性,广其志,养其才,鼓其气,攻其病,废一不可。养子弟如养芝兰,既积学以培植之,又积善以滋润之。人家子弟惟可使觌德,不可使见利。富者之教子须是重道,贫者之教子须是守节。子弟之贤不肖系诸人,其贫富贵贱系之天。世人不忧其在人者而忧其在天者,岂非误耶?

——家颐

【译文】

聽聽聽 人生最大的乐趣莫如读书,最重要的事就是教子。父子之间不能总是沉浸在溺爱、仁慈之中。对孩子,从小就要威严,用礼义的准则来要求他,长大以后就不会因为他不贤无能而后悔。教育孩子要从以下五个方面做起,诱导他的秉性,拓展他的志向,培养他的才能,鼓舞他的勇气,克服他的毛病。这五点,缺一不可。培养子弟就好像养植芝兰一样,既要积累学识来培植他,又要用善良美好的情感来滋润它。对于家中子弟,只能使他随时看到美好的道德,不能让他过多看到世俗的功利而受到诱惑。对于富贵人家的子弟,必须要求他重视道义,对于贫穷人家的子弟,教育他应该恪守节操。子弟的贤能与否是由人的教育决定的,贫富与贵贱是天生的。现在人们不去担心那些由人决定的事情,却操心那些天生的事情,这难道不是错误的吗?


【原文】

聽聽聽凡人欲养身,先宜自息欲火,凡人欲保家,先宜自绝妄求。精神财昂,惜得一分,自有一分受用。视人犹已,亦宜为其珍惜,切不可尽人之力,尽人之情,令其不堪,到不堪处,出尔反尔,反损已之精力矣。有走不尽的路,有读不尽的书,有做不尽的事,总须量精力为之,不可强所不能,自疲其精力。余少壮时多有不知循理事,多有不知惜身事,至今一思一悔恨,汝后人当自检自养,毋效我所为,至老而又自悔也。

【译文】

聽聽聽 人们要想保养自身,就应当先抑制内心的欲望之火;人们要想保全家庭,就应当先丢弃非分的追求。精力和财富,节省一分,就会多留一分供日后享受。对待别人的精力和财富,也要像对待自己的一样,也应当替他珍惜节省,千万不要竭尽别人的力量,伤尽别人的感情,令别人无法忍受,到实在无法忍受的时候,别人就会反抗,这样一来就会损耗你自己的精力。世上有走不完的路,有读不完的书,有做不完的事,必须根据自己的精力适当去做,不能够勉强去做力不能及的事,使自己筋疲力尽。我年轻力壮时不明白这个道理,经常做出不顾惜自家身体的事,至今想起来就十分后悔。你们这些后生应当自我反省,自我保养,不要效仿我的做法,以免到了老年又追悔莫及。


【原文】

聽聽聽余令新兴,无他善壮,唯赈济一节,自谓可逭前过,乃人揭我云:百姓不粘一粒,尽入私囊。余亦不敢辨,但书衙舍云:勤恤在我,知不知有天知;品骘由人,得不得皆自得。今虽不敢谓天知,然亦较常自得矣。汝辈后或有出仕者,但求无愧于此心,勿因毁誉自为加损也。

【译文】

聽聽聽我在新兴做县令时,没有别的政绩,只有在赈济灾民方面,自认为可以抵偿先前的过失,可是别人弹劾我说,百姓没有见到一粒米,赈济粮全部被私吞了。我也不做申辩,只在官衙内写上这样一幅对联:勤政恤民在于我,别人知不知无所谓,只要上天知道;品评毁誉由他人,名声好不好无所谓,只要心安理得。现在虽然不敢说上天已知道我的为人,可是我自己起码做到了心安理得。你们这些后生中如果有人以后做了官,也要做到问心无愧,不要因为别人的褒贬而改变初衷。


【原文】

聽聽聽盘根错节,可以验我之才;波流风靡,可以验我之操;艰难险阻,可以验我之思;震撼折冲,可以验我之力;含垢忍辱,可以验我之量。

【译文】

聽聽聽遇到错综复杂、繁难无绪的事情,可以考验我的才能;遇到众人都趋之若鹜,风行一时的事情,可以考验我的操守;遇到艰难险阻,可以考验我的思维能力;遇到打击和挫折,可以考验我的毅力;遇到毁谤和侮辱,可以考验我的度量。


【原文】

聽聽聽决不可存苟且心,决不可做偷薄事,决不可学轻狂态,决不可做惫懒人。当至忙促时,要越加检点;当至急迫时,要越加饬守;当至快意时,要越加谨慎。

【译文】

聽聽聽为人处事决不能抱着侥幸心理,决不能做投机取巧的事情,决不能仿效轻浮狂妄的神态,决不能做一个懒惰颓废的人。在最忙碌的时候,特别要注意检点自己的言行;在事情最紧急迫切的时候,特别要注意一丝不苟,从容不迫;在最春风得意的时候,特别要注意谨慎行事,以免乐极生悲。

 

【 省心录 】

 

【原文】

聽聽聽 礼义廉耻,可以律己,不可以绳人。律己则寡过,绳人则寡合,寡合则非涉世之道。故君子责己,小人责人。

【今译】

聽聽聽 礼义廉耻,可以用来要求自己,不可用来要求别人。要求自己则能少犯过失,要求别人则难以与人和睦相处,难以与他人相处就不合乎处世之道。所以君子只严格要求自己,小人则对别人求全责备。

【原文】

聽聽聽 为善易,避为善之名难;不犯人易,犯而不校难。涉世应物,有以横逆加我者,譬犹行草莽中,荆棘之在衣,徐行缓解而已,所谓荆棘者,亦何心哉!如是则方寸不劳,而怨可释。

【今译】

聽聽聽 做善事容易,做了善事而逃避好名声就难了;不触犯他人容易,触犯了他人心里不计较就难了。为人处世,遇到有人对我蛮横无理,就要像走在灌木草丛中一样,荆棘挂住了衣服,只能缓慢前行小心地拨开荆棘就是了,荆棘也不是存心阻人啊!这样一来便能做到心中不劳累,而化解仇怨。

【原文】

聽聽聽 责人者不全交,自恕者不改过。自满者败,自矜者愚,自贼者害。多言获利,不如默而无害。

【今译】

聽聽聽 喜欢责备别人的人难以维持与别人的交情,经常原谅自己过失的人永远不可能改正错误。骄傲自满的人必定失败,自我夸耀的人愚蠢可笑,自我戕害的人必然害己害人。多说话而得到好处,不如沉默而不受伤害。

【原文】

聽聽聽 务名者害其身,多财者祸其后。善恶报缓者非天网疏,是欲成君子而灭小人也。祸福者天地所以爱人也,如雷雨雪霜,皆欲生成万物。故君子恐惧而畏,小人侥幸而忽。畏其祸则福生,忽其福则祸至,《传》所谓「祸福无门,惟人所召」也。

【今译】

聽聽聽 追求声名的人必然会危害其自身,广积财富的人必然会给后代带来灾祸。行善作恶迟迟得不到报应,并不是上天疏忽大意,而是上天想成全君子而灭掉小人。灾祸和福祚是上天用来表示慈爱之心的手段,就像雷雨雪霜一样,都是为了培育滋养万物。所以君子担心有灾祸便恭敬戒惧,小人得了便宜便忘了危险。君子害怕祸来反而会招来福祉,小人以疏忽之心看待福祉反而会招来灾祸,这就是《左传》所说的「祸福没有定数,全由各人自召」。

【原文】

聽聽聽 必出世者,方能入世,不则世缘易堕;必入世者,方能出世,不则空趣难持。

【今译】

聽聽聽 必须有出世者的宽广胸怀,才能入世;否则的话,很容易受到尘世的各种利诱纠缠而使自己迅速堕落;必须有入世者的深刻体验,才能出世;否则的话,很容易变得空虚无聊而使自己难以把持人生。

【原文】

聽聽聽 士君子尽心利济,使海内少他不得,则天亦少他不得,即此便是立命。

【今译】

聽聽聽 靠正道谋生的人都尽心尽力去做些有益于他人和世界的事,这使得世人都离不开他,老天爷自然也离不得他。如此做法才是一个人安身立命的最好途径。

【原文】

聽聽聽 如今休去便休去,若觅了时了无时。

【今译】

聽聽聽 只要现在能够停下来休息,那么就立刻停下来休息;如果要等到一切事情都办妥时再停下来,那么这样的时刻永远也不可能等到。 

【原文】

聽聽聽 事有急之不白者,宽之或自明,毋躁急以速其忿;人有切之不从者,纵之或自化,毋操切以益其顽。

【今译】

聽聽聽 有时候遇到急切之下弄不明白的事情,应当适当宽缓一下,或许自然而然就真相大白了,不要操之过急,那样会使当事人十分恼怒,反而增加了事情的复杂性;有的人急切之下任你怎么劝都不听从,不妨随他的便,不去劝他,他或许自己慢慢就会悔悟,不必要采用强制手段逼迫他听从,那样只能激发他的逆反心理,使他更加冥顽不化。

【原文】

聽聽聽 人胜我无害,彼无蓄怨之心;我胜人非福,恐有不测之祸。

【今译】

聽聽聽 别人胜过我,没有什么害处,因为这样的话,别人不会在他们的内心深处积下对我的怨恨;我胜过别人,不一定是什么好事,因为这样的话,那些心胸狭窄之人,恐怕会给我降下难以预测的灾祸。

【原文】

聽聽聽 士君子贫不能济物者,遇人痴迷处,出一言提醒之;遇人急难处,出一言解救之,亦是无量功德。

【今译】

聽聽聽 善良高尚的人,在贫穷而没有能力去用物质接济别人的情况下,如果遇到别人有迷惑犯傻的地方,能用一句好话来提醒他们;遇到别人有着急和作难的地方,能用一句好话来解救他们,那么他的功业与德行同样是无法计算的。

【原文】

聽聽聽 情尘既尽,心镜遂明,外影何如内照;幻泡一消,性珠自朗,世瑶原是家珍。

【今译】

聽聽聽 只要完全消除对尘世的眷恋之情,那么心灵之镜就会明亮澄彻,所以从外部关注自己的影像,不如从内部进行自我省察,驱除庸俗的念头;只要看破红尘,打消对如梦幻泡影一样的世事的执著之念,那么自身天性就会像明珠一样晶莹剔透,熠熠生辉,要做世间少有的通达超脱之人,最关键的还是要保护好自家内心的那一份纯真。

【原文】

聽聽聽 凡夫迷真而逐妄,智慧化为识神,譬之水涌为波,不离此水;圣人悟妄而归真,识神转为智慧,譬之波平为水,当体无波。

【今译】

聽聽聽 凡夫俗子迷失真性而追求虚妄,将智慧转化为对事物的看法,就好比水中掀起波浪,而这种看法始终受其智慧所支配,就像浪花离不开水体;圣人达士看破虚妄而回归真如,将各种看法升华为智慧,就好比波浪平息后的一潭清水,应当很好体味这种无波之水的博大精深。

聽聽

【原文】

聽聽聽 常有小不快事,是好消息。若事事称心,即有大不称心者在其后,知此理可免怨尤。

【今译】

聽聽聽 人生在世,常常遇到不如意的小事,这是好兆头,可以避免重大的祸事发生。假如每件事都称心如意,那么必然会在以后遇到重大的挫折。明白这个道理,就会心平气和,不再怨天尤人。

【原文】

聽聽聽 勿以人负我而隳为善之心,当其施德,第自行吾心所不忍耳,未尝责报也。纵遇险徒,止付一笑。

【今译】

聽聽聽 不要因为别人辜负我就打消行善济人的念头,想想我当初帮助别人时,只不过是在同情心驱使下做出的举动,并未想着要别人报答。至于说遇上了忘恩负义的人,不必与之计较,付之一笑罢了。

【原文】

聽聽聽 正人之言,明知其为我也,感而未必悦;邪人之言,明知其佞我也,笑而未必怒。于此知从善之难。

【今译】

聽聽聽 正派人的话,明明知道了为了我好,内心感激却未必高兴;奸邪人的话,明明知道是在奉承我,但听着十分顺耳,所以未必生气。由此可知听取忠言是多么艰难。

【原文】

聽聽聽 面有点污,人人匿笑,而已不知,有告之者,无不忙忙拭去。若曰:点污在我,何与若事?必无此人情。至告以过者,何独不然?

【今译】

聽聽聽 脸上有个污点,别人见了都暗自发笑,而自己还不知道,一旦有人直言相告,马上就用手拭去。如果还说:「我脸上有污点,与你有什么关系?」就不合乎人之常情了。可是当别人指出自身的缺点错误时,人们的态度为何就不是这样呢?

【原文】

聽聽聽 事后论人,局外论人,是学者大病。事后论人,每将智人说得极愚;局外论人,每将难事说得极易,二者旨从不忠不恕生出。

【今译】

聽聽聽 事情过后议论别人,身在局外议论局内人,是做学问的人最容易犯的毛病。在事后议论别人,往往将聪明人说得极其愚笨;身在局外议论局内的人,往往将困难的事情说得极其容易,这两种毛病都是由待人不忠诚、不宽容而引起的。

【原文】

聽聽聽 读古人书,与贤人交游,最不可苟为同,又不可苟为异。二者之失,总是胸无定力,学问中便有时势趋附,非谄即矫耳。

【今译】

聽聽聽 读古人的著作,与贤能的人交往,最忌讳轻率地表示附和赞同,也不能够轻率地表示异议。之所以会犯这两种过失,都是由于心中缺乏主见,做学问时就掺杂有趋炎附势的成分,不是曲意逢迎便是虚伪矫饰。

【原文】

聽聽聽 人于横逆来时,愤怒如火,忽一思及自己原有不是,不觉怒情燥火涣然冰消。乃知自反二字真是省事、养气、讨便宜、求快乐最上法门,切莫认作道学家虚笼头语看过。

【今译】

聽聽聽 人们在遇到别人蛮横无理的时候,往往怒火中烧,可是忽然转眼一想自己也有过错,不知不觉怒气就消失得干干净净。由此看来孟子所强调的自我反省,实在是息事宁人、涵养正气、受益获福、求得身心快乐的最好办法,千万不要当作一般道学家的套话来看待。

【原文】

聽聽聽 人作事极不可迂滞,不可反复,不可烦碎;代人作事又极要耐得迂滞,耐得反复,耐得烦碎。

【今译】

聽聽聽 人们在做事时绝不能够拖拉,不能够反复多变,不能够斤斤计较;可是替别人做事时,却特别需要耐得住拖延耽搁,耐得住反复多变,耐得住琐碎烦乱。

【原文】

聽聽聽 己所有者,可以望人,而不敢责人也;己所无者,可以规人,而不敢怒人也。故恕者推己以及人,不执己以量人。

【今译】

聽聽聽 自己所具备的美德,可以希望别人也具有,但是不能强求别人具有;自己所没有的品德,可以规劝他人具有,却不能怪罪别人没有。因此待人宽容的人根据自己的心理来体察别人的感受,决不按照自己的情况来衡量别人。

【原文】

聽聽聽 能知足者,天不能贫;能无求者,天不能贱;能外形骸者,天不能病;能不贪生者,天不能死;能随遇而安者,天不能困;能造就人才者,天不能孤;能以身任天下后世者,天不能绝。         

【今译】

聽聽聽 能经常感到满足的人,上天不能使其沦落贫穷;能够做到不贪求的人,上天不能使其卑贱;能将躯体看作身外之物的人,上天不能使其患病;能够做到不贪恋生命的人,上天不能使其死亡;能够做到随遇而安的人,上天不能使其困顿;能积极奖掖后进、培养人才的人,上天不能使其孤立;能挺身而出,为天下所有人以及子孙后代造福请命的人,上天不会使其陷入绝境。

——摘自《省心录》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