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杂文

4已有 57 次阅读2011-08-20 08:40
时间走过去的时候,我心灵听见轻微的足音,我把这个很拙笨地移到纸上。

天天上班忙碌,总也脱离不了喧噪的杂音杂事,杂七杂八,总是有做不完的事永远实现

不完的计划且在一 —排成參插不齐的横队,等待检阅调整,这样的队形总是很正常需

要慢慢地调理解决,然而目标终存在。但时间总是毫不留情拒绝你的请求而会因此放慢

脚步给你这样的机会,我们总在寻找机会百思不解乃至突破,从否定——肯定——否

定——这样的过程去毫不犹豫完成这样的一种使命。

难得有这样一个安静余下的空闲,突然四周鸦雀无声,透过窗外蓝天碧云,连这样的空

气也会一尘不染,我将贪娈自由地用我一双带满尘灰的脚,闲遐在这圣神的领域里。如

果你从那里经过,你就会听到有熟悉的脚步声,那脚步声在我峡谷里穿梭,而那眼泪就

挂在熟悉的梦里,那里有神圣的生命,那里有我灵魂遥远的思念,那是苍茫宇宙的一扇

窗户,是最初和最后永恒的启示,那窗户之外才是真正的博大精深。对他的凝望中我们

才能找到属于自己的星座。他是我们想象的唯一至高无上的法则,天地岁月依旧,万物

生灵却在凋零,心灵上已长出老茧,眼眸深处的圣洁已成为遥远的回忆。你好吗?古老

记忆中那棵泽蔽千秋的菩提树。请再给我一点点绿荫,我将在你最后的绿荫里长跪不

起,用我已然浑浊的泪水浇灌你的胡须。它将和我呼吸形影不离。它又像一泓涓涓细流

的小溪,悄然无声的流逝,它是那样的平静,甚是没有一丝波纹或漩流。而此时,我想

起了无人释读的咒语,因因而果果,愿所有的人都为之顶礼并因之超脱无近的轮回。

英国的科学家约翰、艾克理教授在他的获奖论文中说,神经的细胞彼此之间有无形的物

质沟通这就是灵魂的构造。。。这个非物质的东西是胚胎时期或极年幼时进入肉体的,

这个非物质的思想与识力的'我',它控制着大脑,就好比人脑只会电脑。他使大脑内的

脑神经细胞发动工作,这种非物质的“识我'在肉体大脑死亡之后,任然存在并仍能有

生命活动形态,可以永生不灭。如此逐步搜求;生命随意失去,但表现于其中的生命

原理,并未消失。它就是永恒不灭的意志,人类一切形上的,不灭的、永恒的东西,皆

存在于意志之中。同时,普路塔可为我们保存的恩匹多克里斯的优美诗句,也很明显地

说出了这样的现象:“认为存在的东西由生至灭、以至归于零的人,是个欠缺深沉思虑

的愚者。一个贤者,绝不会在我们短暂的生存期间——此称之为生命——为善善恶恶所

烦恼。更不会以为我们在生前和死后皆属乌有”。

然而脑子却突然一片空白,只听到钟表的滴答声,有规律有节奏从来不会受任何干扰而

停留一分钟,也不会受任何阻力而阻止它的飞速,而此时它和我心脏跳动的节拍相吻

合,而我永远战胜不了它,它真正的生存只是“现在”,“现在”不受阻碍地向“过

去”疾驶而去,一步步走向死亡,但是,“现在”往往一转眼即成过去,“未来”又茫

然不可知,但若就身体方面来看,人生的路途崎岖而坎坷,充满荊棘和颠簸;肉体生命

的死亡经常受到阻窒,受到暂缓,使我们的精神苦闷也不断地往后延伸。一次接一次的

呼吸不断地侵入,预防了死亡。如此,我们无时无刻都在和死亡战斗着。当然最后必是

死亡获胜。这一条路径所以呈现的那样迂回,是因为:死亡在未吞噬它的胜利品之前—

—就是我们从开始诞生到归于死亡之前,每一时刻都受它蓄意的摆布。但我们仍非常热

心,非常慎重地希望尽可能延长自己的生命,那就像吹肥皂泡,我们尽可能把它吹大,

但终归会破灭。最终它将把所有疲倦的生命带向梦中的草原,完成的也好、继续的也

好、停留的也好、。它唯一不能抓住的就是灵魂的对抗,唯有的就是每一天都是一次短

暂的生命;万物苏醒、获得一次新生;每一个清晨都是一次初始,尔后万物都要静止安

息,随时如同一次暂时的死亡。

所谓人生,就是欲望和它的成就之间的不断流转。就愿望的性质而言,它是痛苦的;成

就则会令人生膩。目标不外是幻影,当你拥有它时,它即失去魅力,愿望和需求必须再

重新以更新的姿态出现。没有这些轮替,则人便会产生空虚、厌倦、乏味无聊。这种挣

扎,也和跟贫穷搏斗同样痛苦。——愿望和满足若能相继产生,其间的间隔又不长不短

的话,这是苦恼时最少,也就是所谓幸福的生活。反之,如果我们能够完全摆脱它们,

而立于漠不关心的旁观地位,这就是通常所称“人生最美好的部分”“最纯粹的悦”,

如纯粹认识、美的享受、对于艺术真正喜悦等皆属之。但这些都需具备特殊的才能才

行,所以只惠予极少数人,而且拥有的时刻极为短暂。因此他们的智慧特别卓越,对于

苦恼的感受自然远较一般人敏锐,个性上亦与常人截然相异,所以他们必然难逃孤独的

命运。

连普利紐斯都说:“任何人内心都有·得救第一·的念头,所以自然赋予人类最大的财

富,无过于取得适当时机而死。”

莎士比亚也让老享利四丗说:

嗷!

人们苦能读出命运的天书,

若能看见时间的回转,看到命运的嘲笑,

看到“虚幻无常”华为形形色色的美酒、倾满一杯杯

不同的杯子。

现在处身非常幸福的青年,

若回头眺望,

他曾摆脱多少危险和苦难,

他也许将寂坐迎接死亡。

最后,我再举拜伦的诗为证:

试数数看你一生中所有的欢喜,

再数数你没有烦恼的日子究竟有多少?

纵使你现在拥有些什么,

但最善之策是不要存在。


分享 举报

刚表态过的朋友 (2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5 个评论)

  • 哲学与诗歌 2011-08-20 14:47
    念是真念身无念,佛是心佛心向佛。知了了知了真知,慈念善缘菩提树。-----{菩提树}自创
  • 白雪 2011-08-21 16:37
    哲学与诗歌: 念是真念身无念,佛是心佛心向佛。知了了知了真知,慈念善缘菩提树。-----{菩提树}自创
    谢谢金笔留言,佛性在苏醒
  • 前后无人 2011-08-25 14:08
    人的精神无论游走何方,双脚却始终踏着真实的土地,人所需求的一切,只可能与自己的生命历程同期而存,即便如此,更多的还是会和你的希求擦肩而过 ,自然的过程是永恒的,生命的过程是短暂的,生活就像自己在织网,你把网眼织得太大了,看到的和得到的就都是空洞,你把网眼织得太小了,面前就只会是现实的墙,喜不喜欢都要接受。如果还不认为自己是神,就不妨还是认真的做常人,常人做到非常的时候,非常的感受和享受才会恩顾你,你也就不再会关注神、佛为何物了。絮语闲言耳边风吹一下哈。
  • 白雪 2011-08-26 21:33
    我明白了,谢谢!话短理深。
  • 大侠仙子 2011-09-03 07:32
    这里都是智者,学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