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解讀《老子》的[自然]

2已有 128 次阅读2010-08-02 09:27标签:聽 老子

解讀《老子》的[自然]

《老子》曰:“有物混成,先天地生……吾不知其名,字之曰道。”“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連“道”也要效法?那麽《老子》中指的自然是什麽?古今引起了五花八門的理解。

瀟灑自得的莊子對《老子》有關自然理解是一種物自然的觀念,解釋事物生成變化的本因,擴展事物之理、性的範疇,主要是自然界或客觀事物,雖然可能涉及人類,但僅僅是涉及人類生物的本能,不包括人的智能及有意識的行爲。莊子對自然的理解發展了自己淡薄道法自然的人生哲學思想觀,當然也容易被在慘烈競爭的世人理解爲消極主義。

王弼則認爲自然幷非一般物理意義之自然,他認爲《老子》所認爲的自然是萬物的本性。王弼的老學理論核心是:以無爲本,[有生于無]。無又歸納到無限的“道”,是無法以經驗感官(目視,耳聽,體搏)來察覺,無作爲萬物的有所由的宗主,這種將[以無爲本],又[以無爲用],轉用于方法來解决具體事物的方式,確實不易爲大衆所理解,也易使學者産生各種的困擾。

用現代的視角,視域研究的劉笑錦老師的文章中陳述的自然是包括[自己如此],[本來如此],[通常如此],[勢當如此]。他認爲的自然與無爲中的“無爲”包括內在性與外力作用的間接性的“有爲”,要在“無”和“有”的正反哲學概念之中獲得價值,他認爲的自然與無爲中的“無爲”是在“實現自然次序的[有而似無]的社會行爲。”那麽“無爲”也承認有競爭,有欲望,也承認生存求發展,“無爲”是否定過分之爲,回復“自然”。

很明顯,不同的人追求不同的人生觀,特別在不同的時期顯示歷史的實在性,《老子》經典的持續不斷意義,後人又力求無時間性地去回應每個時代的要求,便産生了五花八門的解釋,甚至出現嚴重的分歧。

所以,單純去研究這些跨越時空的準確性和差异性,或者謀求某種答案的是與非,而是通過《老子》哲學思想的不同方式的理解和碰撞,悟出自己所需要的哲學思維,有助于在往後的人生和工作上起到作用。比如,人在兒童的時期,非常接近自然的本性,學一點儒家崇尚仁義,道德禮儀是挺應該的。當孩子讀書乃至高考大學,假如學習成爲上大學唯一目標而超負荷去溫習,上學一定很辛苦,用自然無爲限制“過分之爲”,學習的量恰如其分,學生自然快樂其中。人到了中年甚至老年時代,也不妨學學莊子的消然自得的[自然]觀,在一時難而預測符合[自然]的結果的時候,采取中游政策,事事“順其自然”,恐怕也會是一種成功的人生哲學。

2009年11月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0 个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