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康德之惑

6已有 182 次阅读2010-08-02 09:37

康德之惑

Hume的整個哲學體系中, 因果關係理論占有核心重要的地位。因而,“Hume's Problem” 就是因果關係的必然聯繫問題,也是關于因果關係有沒有理性基礎的問題。把“Hume's Problem”與先驗範疇聯繫起來的第一個人是康德,“Hume's Problem”對于康德哲學的建立有著至關重要的作用,也是康德哲學的出發點。

Hume的因果觀

Hume在對因果關係的考察中,首先分析了因果概念之所以能够獨立所需具備的條件:

  1. 原因和結果的接近關係,即原因和結果在其發生的時間和地點兩方面都是相互接近的。當看起來原因和結果是相互遠隔的時候,它們實際上也是被一連串相互接近的因果鏈聯繫其那裏的;
  2. 原因和結果之間的接續關係,即在時間上,原因總是發生于結果之前。
  3. 原因和結果的必然聯繫。

Hume承認,因果必然聯繫的本性是不能在原始感覺的層次上來說明的。他的策略是首先放弃直接考察因果必然聯繫的本性,先來考察其他與此有關的必然性問題,從而找出說明因果必然聯繫的途徑。Hume認爲對于因果關係的普遍性,只能依靠我們的經驗來說明,但是,經驗在本質上是個別的, 經驗中幷不提供普遍的事物。因此,Hume在處理類似“凡事物開始存在必有其存在的原因”之類的普遍性命題時,通常才去降低門檻的方法,先通過回答“爲什麽特定的原因必然需要有特定的結果”這樣的特殊性命題。

Hume的論述中,最常用的典型例子是兩個彈子球相撞,這個例子用觀察語言來描述:桌子上放著兩個彈子球,一個彈子球想另一個處于靜止的彈子球滾去,兩球相撞,原先進制的彈子球開始運動;但如果用推理的命題語言來描述:因爲彈子球A的運動和它與彈子球B的碰撞,所以有彈子球B開始運動。且不論推理還是描述,我們能否從觀察到的經驗現象來作出合理的因果推斷呢?換句話說,從現象的觀察陳述到因果的命題陳述的轉換是否有可靠的推理證據呢?Hume的回答是否定的,原因和結果的通常性回合是我們觀察因果現象時發現的一個新的關係。在因果現象已知的三種關係中,時空接近和時間接續,(原因在結果之先)關係不是因果推斷的充分條件,它們不足以使我們斷言任何兩個對象是因和果。

Hume駁斥了因果關係中時間上的前後關係及空間上的近似關係之後,繼續否定了因果關係中的理性基礎。因爲我們在肯定原因A,必然出現結果B時,有一個前提預設,即現象發生的一律性,就是所謂的“自然的一律性”原因。用Hume否定了“自然的一律性”前提,首認爲“自然的一律性”沒有邏輯證據,也沒有經驗推理的證據,更不能用人的能力的概念來證明。

Hume認爲,因果關係只能建立在經驗的基礎上,但是僅將因果關係的基礎追溯到經驗,尚沒有觸及問題的實質。

Hume提出:“說到過去的經驗那我們不能不承認,它給我們的直接的確定的報告,只限于我們所認識的那些物象和認識發生時的那個時期。但是這個經驗可以擴展到將來,擴展到我們所見的僅在相貌上相似的別的物象,則這正是我所欲堅持的一個問題。”

換句話說,Hume要找的正是因果關係的普遍性何在。究竟是什麽使我們在推論時堅信因果關係的真實性呢?Hume爲因果關係的普遍必然性找不到理性根據,也找不到經驗基礎。因爲經驗幷沒有給出因果關係的實體。Hume只能訴諸于人類心理活動的解釋。

最後,Hume認爲由經驗而得出的一切結論的基礎就在于習慣。

“凡不經任何新的推理或結論而單是由過去的重複所産生的一切,我們都稱之爲習慣,……當我們習慣于看到兩個印象結合在一起時,一個印象的出現(或是它的觀念)便立刻把我們的思想轉移到另一個印象的觀念。”

就是說,由于在經驗中我們觀察到兩種現象先後相繼,反復出現,恒常結合,我們就在心理上形成了一個習慣,由前一現象的出現便會期待後一現象的出現。由這種習慣所决定,我們就會從一種現象推論另一種現象。“因此根據經驗來的一切推論都是習慣的結果,而不是理性的結果。”

Hume把因果關係說成是習慣性的聯想,這只是一種心理上的事實,而不是一種客觀的事實。如果有效的話,也只能有主觀的效力,而沒有客觀的效力,這樣一來,Hume實際上是把因果律給解構了。因爲在此之前不等于因爲此,只是時間上在此之前而已,它不一定是發生在後面事情的原因。

康德之惑:“Hume's Problem

從康德哲學的思想來源來看,除了衆多人對康德有影響之外.其中Hume對康德哲學的産生起了至關重要的作用。而且從某種意義上講,Hume對康德的影響,是其他哲學家不能相比的。康德在建立他的批判哲學的過程中,受Hume影響非常深。Hume對康德的影響,不僅是消極的反面影響,更重要的是積極的正面影響。康德自己曾經多次說過,幷且反復强調,他從唯理論的獨斷論中驚醒過來,關鍵是受Hume影響所致。

康德被Hume喚醒了他的獨斷論迷夢,同時他所堅持的懷疑論又給了康德以啓發。獨斷論者武斷地用有限的範疇去認識無限的存在;懷疑論者把知識局限在感覺經驗的範圍內,反對超出感官經驗。康德就建立了一種不同于唯理論的獨斷論和經驗論的懷疑論的“批判論”。

形而上學是人類理性的自然追求,所以回答“形而上學是否可能”這一問題時,必須首先考察人類理性,對純粹理性進行批判。對純粹理性進行批判,就是“從理性的一切純粹的先天知識著眼研究理性能力”,即確定人類理性的能力和範疇。康德把Hume的問題改造成了一個新問題。

Hume徹底貫徹經驗主義的結果是把經驗知識解釋爲具有或然性的東西,實質上否定了知識的普遍必然性,因爲康德把普遍必然性看成是知識之爲知識的本質規定,因而沒有普遍必然性,也就沒有知識。所以康德問題就是論證“普遍必然性的知識究竟是如何可能的”。

在康德看來,Hume的根本錯誤在于,在否定理性的獨斷論時,把理性知識所具有的普遍必然性也一起否定了。康德認爲知識由兩種成分構成,一是先天條件,一是經驗內容;知識既離不開經驗,也離不開先天的理性條件;經驗擴充知識的內容,先天條件提出知識的普遍必然性。康德所說的客觀性就是普遍必然性。他綜合了唯理論和經驗論兩種學說,但不同于Hume的是,康德把知識的普遍必然性歸結爲先驗的條件,從而采取了先驗的解决方案。康德認爲人類理性中存在著先天的概念範疇,先天的範疇綜合統一經驗現象構成了科學知識。這就是人類理性爲普遍自然立法的原理。

對于“Hume's Problem”的解决,康德的基本思路是:僅從現象來看,Hume的分析是對的,前後相繼的兩類事件之間沒有必然聯繫,但Hume忽視了一樣東西,即人的先驗的認識能力或認識形式,其中包括先驗的因果範疇。因果關係之間的必然性不是前後相繼的現象之間本來就有的,而是人通過先驗範疇加進去的,這就是“人爲自然立法”。如果看到這一點,那麽因果推理的合理性便不成問題了。

Hume和康德實際面臨的是同樣的問題,但由于解决的方式不同,形成了經驗論和先驗論的對立。因此,康德對“Hume's Problem”進行了改造:“問題不在于因果概念是否正確有用,以及對整個自然知識來說是否必不可少,而是在于這個概念是否能先天地被理性所思維,是否具有一種獨立于一切經驗的內在真理,從而是否具有一種更爲廣泛的,不爲經驗的對象所局限的使用價值。這才是Hume所期待要解决的問題。” 康德從綜合經驗論和唯理論出發解决“Hume's Problem”,深化了“Hume's Problem”的研究,推動了哲學研究的新轉向。

康德對“經驗判斷”或“經驗命題”有兩種用法,一是指純屬經驗現象的偶然判斷,另一是指加進理智概念的或由理智概念統攝經驗的必然判斷。康德把前者叫做“後驗綜合判斷”,把後者叫做“先驗綜合判斷”。使先驗綜合判斷具有必然性的理智概念叫做“先驗範疇”,因果性範疇就是其中之一。由于先驗的因果性範疇是人的理智所固有的一種認識形式,所以由它構成的因果判斷自然是合乎理性的。在康德看來,“Hume's Problem” 的産生是傳統哲學自身的缺陷所致,即讓人的理智符合經驗。Hume總是試圖從前後相繼的兩類事件的經驗現象中去發現因果必然性,當然是做不到的。康德則把這個次序顛倒過來,讓經驗符合理智,是理智把因果必然性加到前後相繼的兩類事件之中。

康德提出的先驗範疇對于解决“Hume's Problem” 是十分重要和不可回避的,但是,它離徹底解决Hume問題還相差甚遠,遠不如他所宣稱的那麽樂觀。這是因爲,在康德的先驗範疇中漏掉了一個重要的範疇即“隨機性”,致使他對隨機性推理幾乎完全忽視。從現代歸納邏輯的觀點看,最基本的隨機性推理是包括簡單枚舉法在內的基本統計推理,要解决Hume問題不可繞過這種基本統計推理的合理性問題。因此,按照康德給經驗推理以先驗辯護的思路,“隨機性”先驗範疇就成爲不可避免的。

康德哲學中的因果性、隨機性和統計性

因果性範疇對于人們的經驗認識的必要性已經由康德給予充分的肯定。由于因果性是人們認識世界的先决條件之一,所以它是先于經驗認識的即先驗的。康德雖然對因果範疇給予充分的肯定,但却忽視了隨機性範疇,更沒有把二者放在同一組範疇裏,當然也就沒有闡明這組範疇同其它範疇之間的關係。

  因果性、隨機性和統計性構成一組範疇:隨機性是作爲因果性的對立面出現的,統計性是因果性和隨機性的統一。因果决定性是相對于非因果决定性而言的,非因果决定性就是隨機性。隨機性是這樣一種性質:當一個事件出現時,幷不導致另一事件必然出現,而是導致另一事件具有出現的某種傾向性。這後一事件叫做“隨機事件”,隨機事件正如因果性事件一樣是存在的。統計性是隨機性和因果性的這樣一種統一:一個隨機事件的傾向性表現爲,在導致這種傾向的前一事件的重複過程中,該事件以某種頻率(即比例)出現,幷且這個過程重複的次數越多,這種傾向性就表現得越準確。

  康德指出,一個先驗範疇就是一組規則,通過這組規則把感覺材料組織成爲經驗知識。因果性、隨機性和統計性這組範疇也對應于一組規則。因果性範疇說的是:凡事都有其原因,先因後果,因果共變。隨機性範疇說的是:隨機事件是存在的,它們的發生沒有必然性,只有傾向性即概率。統計性範疇說的是:一個隨機事件的傾向性即概率,在獨立重複試驗中表現爲該事件出現的頻率。

  這裏再次强調,隨機性範疇和統計性範疇是先驗的。首先,沒有隨機性就沒有因果性,因爲因果决定性是相對于隨機性而言的:既然因果性是先驗的,那麽隨機性也是先驗的。因果性具有普遍性,它也會對隨機性發生作用;人們會先驗地追問,隨機事件的傾向性將導致什麽結果?答案是:其結果是該事件在獨立重複試驗中出現的頻率。這個答案也是先驗的:對于普通人,這是一種直覺;對于數學家,這是一條數學定理。

  接下來對康德的因果性範疇作進一步的考察。關于歸納推理和因果關係的問題,康德談道:

在我領會中單純的前後相繼,如果沒有一種對先行的某東西的關係上確定這前後相繼的規則,就不能使我有正當的理由來假定在對象裏有任何前後相繼。我所以使我的領會之主觀的綜合成爲客觀的,只是由于考慮到一條規則,按照這規則,那些出現在其前後相繼裏,即在它們發生時,是爲先行的狀態所確定的。只有根據這種預先假定,對于發生的東西(即對于作爲發生的任何東西)的經驗本身才是可能的。這種說法,似乎和我們向來關于我們的知識進程所講的一切相矛盾。一般所同意的見解是:只有通過對屢屢以同樣方式跟隨前面的出現而起的那些所碰見的事件的知覺和比較,我們才能發現某些事件總是據以隨在某些特定出現之後的規則,而且這就是使我們第一次構成原因這個概念的方法。可是,如果概念是這樣形成的,它就會僅僅是經驗性的,而它所提供出來的每一個發生的東西都有其原因的這種規則,就會像它們根據的經驗一樣,是不必然的了。由于這規則的普遍性與必然性沒有驗前的關係,而只是根據歸納,所以,這種所謂普遍性與必然性不過是假定的,幷沒有其真正的普遍有效性。

根據康德的這一論述,先驗的因果範疇包括:“每一個發生的東西都有其原因”,“那些出現在其前後相繼裏,即在它們發生時,是爲先行的狀態所確定的”。我們在前面表述的因果範疇是:凡事都有其原因,先因後果,因果共變。相比之下,這兩種表述基本上是對應的,只是後者的因果共變在康德那裏表述爲“爲先行的狀態所確定”;它們雖然在字面上不完全吻合,但其意思是一致的。

從這裏我們看到,康德也把Hume所說的基于前後相繼的兩類事件的恒常匯合的推理看作歸納,幷同Hume一樣認爲由歸納得來的因果原則是缺乏普遍有效性的。康德的做法不是不承認歸納,而是越過歸納,直接賦予因果推理一種先驗必然性,即把因果推理置于因果先驗範疇或因果建構原則之下。這樣,因果推理便有其普遍性或必然性了,因爲人的因果範疇是先驗必然的。


Reference

  1. []Hume.《人類理解研究》,商務印書館,1982
  2. []Hume.《人性論》.北京:商務印書館,1997
  3. []Hume.《人類理智研究》.北京:商務印書館,1990
  4. []康德.《純粹理性批判》.武漢:華中師範大學出版社.2000
  5. []康德.任何一種能够作爲科學出現的未來形而上學導論.北京:商務印書館,1998
  6. 張志林,1998年:《因果觀念與休謨問題》,湖南教育出版社。
  7. Howson, Colin, 2000, Hume's Problem: Induction and the Justification of Belief, Oxford: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 2010年6月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2 个评论)

  • kissclaya 2010-08-27 14:02
    因是于事件出于语言学习惯的重描,果是无意识结构作出的预言。
    意识自省惊叹事件之能动性即为果,果先于因发生,因是语言结构的发问,因成于语言结构对事件的复写。
  • kissclaya 2010-08-27 14:03
    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