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意识和社会(纲)

2已有 185 次阅读2010-09-20 11:26
聽 中国社会是无根逆溯的仿制品(不可逐源),并且连同其成长的可能性也一并被仿制。以致这种仿制中意识的形态也呈现让人莫名其妙的怪异景观。像一个新陈代谢紊乱的人一般疾病连连。被诊断的正史并没有发生在这片被移植的文明上。

一些摘录:
聽 人和人类社会的产生也伴随有意识的产生,意识是自然界和社会发展的产物,是人脑机能和客观世界的主观映像。
聽 意识的起源:意识的产生既是一个自然历史过程,又是一个社会历史过程。
聽 意识的能动作用首先表现在,意识不仅能过正确反映事物的外部现象,而且能够正确反映事物的本质和规律,意识的能动作用还突出表现在,意识能够反作用于客观事物。

聽 个人意识辨识于事件的社会属性。(普遍指称)符号学的名称,以及名称指涉的其存在的同义反复特性。(特殊指称)包含意向的特殊性,及对象给予的重识可能性。
聽 事件群形成的群落不可避免的形成一个景观,同一性的基础询唤意识形态,意识形态和意识状态互相指涉。但意识形态的基础先在存在于个人意识结构中的。因为即使同一个意识形态中的个人意识状态也不是相同的。
聽 事件群组成的系统称为社会存在结构,区别于社会无意识结构。
聽 事件间的规律和法则是意识结构的规则给予的。意识裁判自己的规则。
聽 事件为意识所辨识的基础本身既是景观,为符合学、语言学架设的意义群落。
聽 这种意识“看到”事件景观(“意义”)的法则连同其同一建构的法则体系被称为社会无意识结构,不被称为无意识结构的原因是符号和语言是社会给予的。
聽 人类的思想的传承是通过社会这个第二自然来实现的。
聽 意识和社会的形成是一个双向建构的过程,意识的能够辨识也只是主演之外的景观之看。社会结构(社会存在结构、社会无意识结构和社会先验结构)询唤个人意识。社会的形成是自然界去除“杂质”的过程。建筑一个适于人类生存的第二自然。社会本身即是一个人造物。社会的意义领域是非第一自然的。社会给予(应该给予)个人意识这么一个概念——即世界皆备于我。
聽 在主体与客体的无语的对视中,主体赋予客体意义,客体被包装,切去棱角,成为一个“合格品”。客体被对象化。世界的改造(社会形成)即是一个对象化的过程。所有存在都被命名,归于“神”创的律法之中,成为人造物。同时人造物询唤主体,以再现它的意义。世界需要一个神(或者上帝)来成为所有“存在”(人造物)齐头注目并信仰的目光聚焦。
聽 这个神事实上是为人造物命名的主体的同一建构,一个“普遍的意识”。(事实上ta的建构是“无意识”的)其本身存在于“追问”之中。现代社会的真实运演表现出一种人格特征,在意识形态中被辨识,但ta已经不在像过去一样亲切。被孤立的社会原子的我们而言,ta才是无比真实的,在我们被询唤时,我被ta寄身。我称自律的ta为他者。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4 个评论)

  • 西线 2010-09-20 19:07
    如上说,社会意识形态和个人意识形态虽然出于同一原则,但实际上两者在个体上的要求是相反的。社会意识形态同样是以第二自然的全体景观为基础,但它的目的性在于限制性,所以通常变现为权力、克制的规范性、服从性。个体意识形态一方面依托全体景观建构自身,另一方面,因为客体对理性而言始终是一种假设,所以,个体意识反过来会构成全体景观的先决条件,所以他的辨识首先是自然性的,然后才是人为性。坚持自然性的原则,则是意识徒增创建、变革这类狄俄尼索斯精神的辩证。
  • kissclaya 2010-09-20 20:21
    西线: 如上说,社会意识形态和个人意识形态虽然出于同一原则,但实际上两者在个体上的要求是相反的。社会意识形态同样是以第二自然的全体景观为基础,但它的目的性在于
    这里有个what是自然性的问题。
    对于具体的个人意识而言,社会是先验的。在意识对象连同个人意识结构都是人造的情况下,他的辨识如何可能是自然的?或者说何为“自然性”。
  • 西线 2010-09-20 21:06
    kissclaya: 这里有个what是自然性的问题。
    对于具体的个人意识而言,社会是先验的。在意识对象连同个人意识结构都是人造的情况下,他的辨识如何可能是自然的?或者说何为“
    1.“社会是先验的”:先验不以时间和空间为基本标准,它讲的是必然性问题。社会作为现象界才被纳入认识的世界,所以不能说,社会是先验的。
    2.但社会之所以能在现象的方式内被辨知,那么理性可以假设,在显现于我们的显象背后,有现象所指向的对象,我们正是通过这些对象获得认识的材料,这个对象在理性内只能被公设(假设)为成立,它即是通常所说的实体。实体不可直接触及,所以我们说的社会自然不是社会实体,而是有关实体显现于我们的现象。
    3.既然这里的社会只是公设实体显现于我们的现象,那么,我们以什么样的方式反映了实体,在另一方面取决于我们的认识能力。这个认识的能力我们称之为理性。说到这里,问题便来了。如果我们认识的即是实体以现象方式提供给我们的那些,那么在同一假设实体下,每个个体获得的有关他的认识都是一样的。而事实上,人类并没有先天的对客体产生绝对相同的认识,所以,如果我们承认我们的认识是源自客观的,那么我们就得承认关于同一实体的相反认识都是正确的,这或许是可能的,但由此可以说明的是,认识的客观性并不能证明实体的客观性,因为相反的认识同样达到同一的效果,只能说,这个证明无效;有如果我们否认认识来自客体的实体性,那么,在上述前提下,我们我们不得不退回到个体的领域去寻求普遍的根据,这也是康德的做法。
    4.由此,我们并不能证明认识的普遍性来自实体还是个体之类的先验特征,但至少能说明一个问题:认识的客观性(普遍必然性)必然和个体发生关联,在此之前,一切的认识活动不论与客体还是个体是否发生关联,只要是在普遍必然的要求之外以及在认识的领域之内都是自然的。也由此,我说社会意识形态和个人意识形态出于同一原则,只是社会性意识形态包含普遍必然性要求,所以它是在自然性的基础上,以人为性(第二自然)为建构的可能基础。
    聽 聽 前面说的笼统了,所以现在耐心多说几句,但求能清晰些
  • kissclaya 2010-09-21 09:28
    西线: 1.“社会是先验的”:先验不以时间和空间为基本标准,它讲的是必然性问题。社会作为现象界才被纳入认识的世界,所以不能说,社会是先验的。
    2.但社会之所以能在
    在我说“在意识对象连同个人意识结构都是人造的情况下”的时候,我考虑的问题是:是否个人的理性也是人造的,并且在某种基础中被操控。当然,在传统哲学论说世界的时代,世界还没专业到支配个人理性,当然现在世界仍然没有做到,但在未来指不定世界不能专业到我们的意识世界?PS:需要界定的是,这里的个人理性是指社会人的。
    聽聽关于先验,我有自己的理解,这个地方用的的确不对。“先验不以时间和空间为基本标准,它讲的是必然性问题”受教了。
    聽聽真的很想和你说说我对意识形态和意识状态(注意,不是个人意识形态)的看法,不过我的研究不足,说出来的话可能自己都不能信服,或者说根本说不出想要说的话,这个想法看来要无限期的搁浅了。意识形态只是外观,在伦理要求的反思中被辨识。而意识状态是由意识形态引出的概念,就是指意识形态中个人的意识状态,不过具体TA有什么特点,这个···有待我们一起研究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