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SHI和W

2已有 163 次阅读2010-10-08 13:48标签:聽 SHI
第一章 初
拂晓吗,这是在一个平凡到什么都没有的黎明。
W因为过多的多余的思考而头昏脑胀,希冀通过植物制造的清新的空气让自己清醒。所以W走出了这已经够古老的木楼,仿佛随着命运力量的牵引般,W看到了那张如梦如幻的脸。在W以后的人生中,每当心情平静时,ta便悄悄的浮现。
那朴素的眼眸中没有焦点,固然ta望着我。一点没有什么不协调的感觉,ta望着W,仿佛理所当然的样子。
W的方法明显已经过时了,ta只能应用在那单薄的简单的时代,甚或,但明显,已经不适于W了。让人瞩目的恐怕并不是真视ta,而是那用能将之融入社会的物质的暗示,对,物质(实质)的暗示。正是W所欠缺的东西,W走向了ta的反面,经验的镜里对面。
人呐,是否只能认识他能够认识的东西;人呐,是否只能表现出自己拥有的感情。
W没有老师,明明刚认识到自己走错了路,但也会马上忘记,因为这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没人会关注他人是否走进死胡同,恰恰W就是那种无关紧要的人,或许,我会一直这么认为,即使是在潜意识中的,直至她的出现。
“人,怎么能这么自暴自弃呢?”她理所当然的这么说到。W记不清这是什么时候了。
所以,W并不认为这有什么大不了的,那镜里对面的WAY,因为我一直这么走着,而否定什么都做不了。

第二章 等待
我们俩交往的开始,毋宁说是源自于W勇敢的表白,不若说是形成于他人的目光之中的。
在她那沉默中,我们的这种关系得以“确立”。
虽然,交往对W而言并不反感,但是毫无疑问,W从未再抱过希望——W不想和她交往,哪怕W如此的思念着她。
但反过来说,她何尝不是这样想的呢,W有这么一种感觉,或许正是我传递着的W的这种感受,所以她才没有明确的拒绝W,这是幸运的,还是不幸。
SHI呢,对W而言,是那种属于令人无法忘却的类型。从格兰回来时,充斥着想要再见见SHI的想法,对于SHI身边已经有人的传闻,W有一种来自内心深处的无力感,即使我已有所准备。
但是哪怕再次面对ta,W也不敢确定能否控制住我自己。她那目光中有让人失控的东西。ta就那般凝视着W,毫不掩饰ta的感受,惊讶、喜悦、失望,还有一种悲伤。神差鬼使般的W走向她,拥抱她,追觅她那冰冷的双唇,那种仿佛黑白独白般的,就如同到达了世界的尽头。她微微颤抖的身体挣扎着表示了她在拒绝。W脑海陷入一片空白,直至一股灼热感从后脑勺传来,接着肚子也受到了重击。
“住手”SHI的声音打断了那凶手接下来的动作。
那是一个男生,喘着粗气,未敛他那狰狞的脸色,在他的身边还有捂着嘴的遥。
“我从来没见过你这样失礼过”,遥对W说道。
良久的沉默后,SHI拉起了地上的W,离开了图书馆。
那之后,志也找过W,但他是找W道歉的,甚至志也这么认为:SHI选择的是我,即使我们俩上次见面已经是一年前了,但是或许,不,SHI的挣扎明明告诉我她在拒绝。
爱情什么的并不是我需要的东西,她曾经说过。或许,因为我们是朋友,W呢,对她而言是唯一的朋友,所以SHI才会那么说,但这个事件彻底终结了SHI和志之间的那甚至连恋人都算不上的关系。然后,我们成了传闻中的情侣。
但是W不想和SHI交往,毋宁说,因为情侣什么并不是W与SHI之间的关系,SHI,W只需要能看着她就足够了。
“你知道吗?”“和你在一起的时候,我感到孤独”“我喜欢这种感觉。”……
我端起桌上的咖啡,轻茗一口,我不喜欢咖啡,因为那种苦涩是浑浊的。从咖啡厅的玻璃外望出去,正好看见SHI正向W这走来,回应W的目光般的,她脸上浮现出微微的笑容。

第三章 一天
这时候,我是否应该拉起她的手呢?W和SHI并肩行在湿漉的街道,从侧面观望的SHI面无颜色,看不出她的心情。
很久很久以前在古老而美丽的小林镇,有一个自称来自西方的阿姨,其实她是一个女巫,她的名字就是罗塔。于是她夸张的叫嚣道,“我就是罗塔”……
W顶着头上的黑线看完了这部名为《罗塔的阴谋》的幼儿片。W甚至能想见黑暗中SHI望向W的戏虐的目光。
明显罗塔是一个喜欢骗小孩的邪恶的大婶。她使用着原理不明无厘头的法术干着无意义的事情。无法明白导演出于何种目的拍摄这样一部不知道想要表达什么的电影。采红电影院着实有名,硕大的影院里连十个人都没有。
克说,最佳地点无疑是电影院和河边,我想采红影院和采红湖就是个好去处。
所以电影结束后,我便拉着SHI到了采红湖边。但是显然雨后的采红湖更臭了。
逃也似的离开了采红湖,已经是快晚饭的时间了,雨后的夕阳下斑驳的晕色。
我们俩却一言不发的漫步着。
“我何至于必须在下雨天到那种电影院看幼儿片,必须到臭水湖旁边散步”
……
“只是能在一起而已”
“很讨厌这样子吗?”
……
“那样的话……走吧”
她走向那夕阳中,然后回过头来,拽着W也加入其中。

第四章
那朴素的眼眸中没有焦点,固然ta望着我。一点没有什么不协调的感觉,ta望着W,仿佛理所当然的样子。
“在想什么?”遥问W。
“想过去的生活。”W望向那虚空之中,漫不经心的说道。
“是时候回去了吧。”
“可以了吗?”
“能问个问题吗?”
“说。”
“为什么陪我来格兰,这是因为她吗?”
“…不是,是我自己的原因。”
“你知道吗?开始来这里的时候,我很开心。虽然我不应该表现的高兴。”
“现在你不开心吗?”
“也很开心……但是那是不同的。”
“我们是好朋友吗?”
“是的,你不嫌弃的话。”
“那么,我问这些问题,不要紧吧。”
“说”
“是因为SHI吗?促使你离开,陪着我来这里的”
…“是因为W自己的原因,虽然有她的影响。”
……
眺望中的ta很平静,使人想不到那喧嚣。别了,伴随W一年的地方。明天,W就要回到那里了。回到原来的生活了吧。但是,回去,这是不是W一厢情愿的想法呢。
或许,一切都变了吧。

第五章 shi
但是,在某种意义上,人只是在肯定或者否定,而真实却没有因为人的努力改变。无论肯定的,还是否定的,仍然规范在轨道中。人类的挣扎在W看来永远那么可笑。
W感到孤独,就像她的感受那样,是因为W看到了自己。
在那种挣扎还是不挣扎之中,不论如何都是痛苦的。
如果幸福是像如它定义所说的那样。我们的幸福是什么呢?
既不是肯定,也不是否定,那是什么。
一年前的W的尝试是失败的,那并不是W真正想要的,所以在SHI拒绝W之后,W就放弃它了。W不想和她交往,哪怕W是如此思念着她。
或许在第一眼望见SHI的时候,W,已经在拒绝虚假的正常生活的憧憬了。她那平静的眼神仿佛正对W呼喊。那种失控的情感让W注目着她,要怎么样的故事才能让她拥有那双眼眸。
那一定是源于传承的淡漠,毫无理由的孤独,没有面向明天的希望之光。SHI几乎是一言不发的度过小学,初中时代的。SHI的童年注目着的是由支离破碎的孤独构成的世界。那里即使再光亮的东西也是悲凉的,一定。SHI说,她对父母最大的印象就是背叛。人一直在背叛,生活在背叛中。人是不能相信的。
在知道这些之后,W才了解,W走向SHI的世界,那么喜欢看着SHI,是因为W希望SHI相信W。
这些想法都是由W对SHI的感受而来的一厢情愿的猜想,不过,它们却让W有更加接近SHI的错觉。
暗,随着夜更加黝黑,平静内心,聆听世界的呼吸。宁静中W使劲望向那黑暗中。W面前应该是平坦雪白的屋顶,但是在黑暗里却什么也看不清楚。
每个人都生存在各自的命运中,选择着是否幸福的自己的人生。

第六章 订婚?
“只有那时,我感到他才是可爱的。”SHI微笑着对W说。
对W自己那神差鬼使的行为的结果,W自己都不敢置信。
看着离开时,他那眼神中对W的欣赏之色,W感到的不是喜悦,而是惊诧万分。
万没想到SHI和W的进展会如此迅速,真的令人咋舌。
“说那句话的时候,你太帅了。”SHI如此评价。
在图书馆的拥抱之后,我们俩之间却变得很少言语。W不知道SHI对我的感受。所以W选择了退让,但是ta却让我们更深入的注目对方了。这只是我的一种感觉,我们之间进入了另一阶段。
即使感受到SHI身上冰霜般的淡漠,但W仍然把她约了出来。但这时却遇见了我俩都始料未及的事件。我们在约会途中遇见了导。从当时SHI的表情看来,这是一个SHI不想看到的人。
导于W的感受是,他并不适于以长辈待之。也在知道导的身份之后,W才了解SHI是在何种环境下才会变得如此淡漠。
对于W直呼其名,导并未有所不悦。反而在W坚决的说出那句话之后,他变得惶恐不安。
“不诺先订婚吧?”他犹豫不决的商量着。
“订婚?没门”
“难道SHI已经答应。”他并未因为W那强硬的态度发怒。
“SHI的意愿,无关紧要。”

第七章 巅峰对话
对于W,导仅用一句话就想打发走,他不无威严的道:“离开SHI,我以后不想再看到你。”
在W还在为他是SHI的谁而猜测时,W就因为他的开场白而感到无语了。
他用那无丝毫感情的声音冷哼道:“听到了没有!”
W皱了皱眉,“你是谁?”
“SHI的监护人”他用冰凉的声音回答,甚至没正眼看W一眼。
虽然W早已有所估计,但是当“SHI的父亲反对我们在一起”这个事实摆在面前时,我的头脑也瞬间变得一片空白。纷乱的思绪闪现在我面前,最后定格在这么一张画面上,SHI正视着我的那双没有焦点的眼眸。
“这好像并不是以你的力量能够改变的现实。”这就是W的回答。
这时无法用言语描述SHI和导望向W的眼神。
有某种失控的东西在催促W继续说下去。
“虽然有些冒昧,但是,请把SHI交给W。”W尽量努力的让自己表现得恭敬一些。
“什…什么!”
“导,请把SHI交给W,W要结婚。”
这时的导却出人意料的表现得惊慌不已。
“不如先订婚吧?”
“订婚?”
“没门”出于条件反射般的W如此反驳。
“难道SHI已经答应?”导惶恐的望着W。
“SHI的意愿,无关紧要。”

eight 伽右之左
从彤栏丘望去的整个城市仿佛都在沉静之中的。
其实在这幅图景之中也是令人惊奇的。以伽右街为界将都市划分为了东西两块,界以标志的中心街和华兹街,中心街,本城最繁华的街道,华兹街,最落寞的地方。
但就是这荒无人烟的华兹街上,有一座很特殊的图书馆。特殊之处在于它没有管理员,里面的书也杂乱无章,它日出而开,日落关门。唯有那位开关门的老人可被称为图书馆的主人。在图书馆南边,或者说华兹街之临,既是赫赫有名的采红湖,还有采红影院。
采红湖是人工湖还是自然湖已无从考察,当然也没有人关心它。它远近知名的原因是那臭名昭著的臭气。所以它其实就是个臭水湖。令人惊讶的是在这般恶劣的环境中竟然会有一个电影院。若仅用一个词来描述采红电影院,那一定是:格格不入。不说在此地建电影院是匪夷所思的,不若说采红电影院内部本身就不似电影院,金碧辉煌的电影院内部仿佛找不到一点看电影的气氛。名为采红的影院,据说是某个有名的设计师有名的失败作,从其观众量可见一斑。但其内部明明相当的明亮,第一次到采红,W为其气势而感到震惊,仿佛到了光亮的殿堂,不过,反过来说,光洁的如镜般的石质地板,让人绝想不到这竟是一个电影院。
在彤栏侧观察中的城市仿佛都处于沉静之中,伽右之左之地,予人一种古老的感觉。
第九章 wedding
或许,从遇见她开始,W已经失控了。
对W自己那神差鬼使的行为的结果,W自己都不敢置信。导竟然同意了。而且在SHI没有同意的情况下。
W是第一次看见SHI穿着婚纱的样子(废话!),她的脸上抹着淡妆,擦上鲜亮的红唇,有种诡异的妖艳。
就像第一次望向W是那样,她仍然面无表情。我们就这样凝视着,有种梦幻的感觉。爱情什么的,并不是我需要的东西。但是我们仍然走在了一起。W对SHI的感情绝不是能用爱来描述的。
导牵着SHI的手,直到W面前,然后将她那戴着白纱手套的手交付了给W。
“我愿意”什么废话之后,在“kiss!kiss!”的哄哗声中,W第二次亲吻了SHI那冰凉的双唇。
参加我们wedding的就W的几个室友和几个SHI的朋友。
W始终看不穿,参不透导到底是怎么一个人,他给W的感觉是令人难以置信的。根本就是无法用常理对他进行揣度。他竟然会同意SHI和W结婚。即使在他根本不了解我底细的情况下,即使在W和SHI都没有到达法定结婚年龄的情况下!W和SHI的婚姻没有契约书。
在现在想来,W和SHI的非法同居生活也是从这个时候开始的。
从那冰凉的双唇中,我已经知道了,这不是终点。
NE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6 个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