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全世界最美丽

1已有 194 次阅读2010-10-26 07:30

(一)我的白雪公主

 What am I doing?我是在干什么呢.

 然而我知道,我要活下去.

 于是我就走到阳台上,冰凉的世界还沉睡着呢!

 (ridiculous,不是吗?)她的声音徘徊在我的心头.

 我何以被甩了呢?

 她有一双明亮的认真的总是展现着莫名未知的眼睛,雪白的脸蛋,只是雪白的,雪白的脖颈,雪白的胳膊,还有雪白的大腿,我猜想.职业的白雪公主,说到白雪公主,她们到底还有何相似之处呢?对了,她们一样的蠢.

 白雪公主的蠢,我想,是天生的.而rose的蠢呢,是由于她建立了一个愚蠢的理论.她说:"我讨厌被我征服的男人."--我称之为征服论.

 在那个我们分手的阳光灿烂的晴天,我在这个句子中要申明一下,我们分手了吗?我们不曾分手,只是在这个阳光灿烂的晴天后,再也没相见,到现在这件事已经成为半年前的往事了.在那天,我一针见血的直剥了她的伤疤,得意洋洋地对她说道:"rose,你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还有那征服论完全是错误。"万没想到再也没有她的音讯了,对不起,这里我也得说明一下,我从来没有向人打听过她的事,每一次,我们见面都是她来找我的,严格说来,我对她一无所知,除了知道她叫rose,这也是在认识她两个星期后才得知的,之前我都称她作:嗨.

 一个黄毛丫头(头发染成黄色)向我们这边跑来,"嗨,rose".

 "干什么?"白雪公主说道.

 "你的BF?"那黄头女人狡黠地说道,这点她早就知道,因为我正牵着白雪公主的手,滑~溜~溜~的.

 "与你何干?叫我干什么?"rose愤怒地瞪着黄色头发的女人.

 "只……只是路过……"这句话还未完这个黄发女人就觉醒,发飙了:"跟你打个招呼不可以吗!"

 "不可以!"rose马上回敬.

 于是这两个女人在广场的中间发生了激烈的争吵,虽然我表面上毫无表情的站着,一动不动,但是内心甚是尴尬.

 至于我那冷酷的表情,rose后来这样评价:"我被它征服了."

(二)洛特伦的假日

 洛特伦的冬天非常寒冷--这是去那里之前,我听说的.导游看见我发抖了,然后微笑地问道:"冷吗?","冷死人了"我的回答.

 洛特伦的白雪让我想到的是绝望,在这漫天的白色中没有任何方向似乎是有尽头,展眼望去,白雪的森林,白雪色的海洋,还有总是飘着雪的阴霾的天空,总有令人窒息的忧郁.

 如果要对洛特伦作一个评价--绝对是个好地方.因为那里存在着两个世界,地上世界和地下世界,洛特伦是一个地下城市,在海平线下300米处建立着的一个城市,那里的房屋让人想起乌龟,更令人惊奇的是那里住着一群怪胎,俗称外星人,高大的身材,缓慢的步伐,看起来总是慢吞吞的,还有我极其厌恶它们的声音.

 所以第二天,我便闹着要回去了,因此旅团的所有人都提前十天回去了.

 回去后,我突发奇想,决定隐居,便搬离了宿舍,租了房子,地点:小龙卡镇贼头幢18号.

 回来后,我发现我爱上了rose在认识她的8个月后,我这样确信了,依据是即使是见过了万恶的外星人,我也没有忘记rose,而其他一切几乎完全都忘却了.

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 (三)美丽的怀恋


 我是什么时候收到rose的信呢,不过这一天也相当难忘,我抬头一看,白亮的天空纷纷扬扬的飘起雪来.雪落在脸上,融化,用线拂过的丝缕冰凉.
 我的以前同宿舍的人将寄到宿舍的信给了我,然后就走了,他叫林克,一个奇怪的家伙,默默不言的.
 关于这一封用粉红信袋的信,由于是私人信件,我想是不便公开的.大致地她想告诉我的是叫我到她家去找她.读完这封信,"ridiculous,不是吗?"她的话浮现在我的面前,我反复的查看了信纸,信封,没有什么文字或符号像是她的地址.
 "ridiculous,不是吗?"她抿着嘴笑了.
 "……"我无言.
 我还记得她用那透着未知的眼神凝视着我的情景.

 的确荒谬,那个荒谬程度,如何说好呢.
 比我考上大学还荒唐,应该等于我的家庭、小学、中学、高中、大学生活荒诞的总和,我如此盘算.
 她曾信誓旦旦地告诉我,她曾经差点被……,严格的说,她当时是这样说的"我曾经有一次差点被强奸."
 那荒诞的,便是她说的那个差点强奸事件.

 老实说,收到信后,我的感觉就如同回到的我们的初次见面,那件事,rose后来曾回忆着对我说,她带着那认真回忆的神情,梦痴般地说:"着实征服了我."


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 聽聽聽 (四)我的房东是个老太婆


 比起洛特伦,山鹿无疑温存得多了,然而,有三个烦恼一直缠绕着我,坏了的抽水马桶,人类的噪声以及那个老太婆.
 这一天,她又来了,不打招呼就开了门,站在门口,朝远处的我展现一个夸张的笑容,那个夸张弯起的嘴角在她那巴巴皱脸上形成一个恐怖的诡异,令人毛骨悚然.我强作镇定地自我叹息道:"是你啊."
 "年轻人总躲在屋子里会闷出病来的."
 "你想干什么?"我警惕道,据我的经验,这明显是她不知道从哪找来的开场白.
 "我啊",她说道,"今天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对你说."
 "不会是好事"我嚅嚅道,在十天前的那件事后,我调查到该老太婆在说话时被顶嘴,就会变得十分粗暴.粗暴是指变得暴躁以及动用暴力.
 "我认为我应该为你介绍一位女士."
 宇宙发生着无序的变化,世界之轨道亦非我所控制,甚至我不能预测,所以我总会默默的面对那些奇怪的事.
 "说重点"我大声说道,鉴于她有点聋.
 "因为我已经把你介绍给她了,我说有个性感的男人想和你吃饭."
 性感的标准定义:能够引起性欲的.
 "她怎么样的"我又大声道.
 "看上去很正经的姑娘一个,美丽十分"她作了个奇怪的手势笑称.
 ……
 她走的时候,还说道:"不要忘了,她就在隔壁ou."
 他的光临让我想起了那个该死的十天前.
 "鬼啊!"我大呼,当那张黄光的脸突然出现在刚从睡梦中醒来的我的面前的时候.
 用手电筒照脸在黑暗中不是很可怕吗?
 在那个可怜的清晨,她突然闯了进来,叮嘱我说要注意防盗,她说"小伙子,还不起床呐,要注意防盗啊."
 "要注~意防~盗啊~"的确很是恐怖.
 对于老太婆的评价:我被她征服了.
 说到征服,就联想到喜欢说征服的rose,她何至于竟成了我的girlfriend呢,一定是因为她被我征服了,我是如此思索.她回忆我们第一次相遇时带着认真的神情,梦痴般地说:"着实征服了我."
 那一天,我从宿舍里走出,正好来到一辆自行车前面,突然感觉不爽,何以不爽,自然是因为心里不爽,于是看那辆自行车就更不爽,为什么会更不爽,我怎么会晓呢?不爽了,怎么办?自然是要爽了,于是我朝着自行车踢了一脚,通俗点说就是踹了它一脚.
 我看了它很不爽,于是就踹了它一脚,当时rose就正好目击了这一过程.
 从她的角度来说,她突然看见我向一辆黑色的自行车潇洒地踹了一脚.
 我的脚踹上了那自行车,自行车就开始倾斜,"砰!砰!!砰!!!"一排自行车全部倒地.
 我向一辆黑色的自行车潇洒地踹了一脚,自行车倾斜,一排自行车开始倾斜,全部倒地,然后,我似雀跃般的欢笑起来,是纯洁的笑容.于是这一幕着实征服了rose.
 出乎我意料的,我的脚带动了一排自行车都向一个方向倾斜,全部倒地,我感到一种发自内心的狂喜,"yeah"我道,我双手同时作了一个手势指向天空.
 手势:伸直食指和中指,两指尽量分开,用大拇指摁住小指和无名指.传说yeah和此手势搭配使用效果奇佳.

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 (五)再逢罗丝


聽 “你好,我是罗丝”再次遇见rose时,她说了这么一句奇异的话。
聽 “为什么没来找我”rose问道。
聽 “因为你没给我地址。”
聽 “小龙卡镇贼头幢17号。”
聽 “18号的隔壁?”
聽 “是的,你还是这么聪明。”rose笑着说,rose面对我总是温柔的。
聽 我却想到了别处,“很正经的姑娘一个”老太婆的话浮现在我的心头,rose是一个很正经的姑娘。
聽 “下午有空否?”
聽 “去干那事?”
聽 “恩”rose点头。

聽 那事,自然是指约会干的事,说得准确点,应该是我和rose约会时干的事,因为只有我和rose在约会时会干那事,那事就是推墙。
聽 我们第一次推墙是在我们认识两个星期后,那天rose邀了我去推墙,离开广场,rose一言不发的疾步行走,皮鞋踏在地面上发出蹬蹬的声响
,突然,rose转身面向我绽开笑容说道:“去推墙吧。”
聽 我也说了一句够荒唐的话,我问道:“去哪里?”其实我并非是问,因为我根本不想要那问题的答案。

聽聽 推完墙,rose打破了沉默,“还记得那件事吗?”
聽 “记得”我回答。
聽 rose微微笑了一下,“就是那次”,她停顿了一下,“我差点被强奸的事。”
聽 “记得”我回答。
聽 “其实他就是你。”
聽 他就是那神秘男子。rose说的话吓了我一大跳。
聽 “来找我”rose离别时叮嘱我说。

聽 那个差点强奸事件,rose是这样告诉我的:
聽 那天傍晚,rose突然有一个冲动,就是到墓地去。在墓地遇到了一个神秘男子,该男子强行扒了rose的衣服,包括内裤,只剩下一件白色的
连衣裙。rose被神秘男子摁倒在地,rose以为会被强奸。男子搂着只有一件连衣裙的rose倒在墓地里睡觉,rose说在男子怀中很温暖。
聽 如此简单,但是请注意这里有一个要点,就是“rose以为会被强奸。”因为若rose没有这样认为,那么整个事件就与强奸没有什么关系了,
这样严重的妨害了此事件的名称。
聽 然而,rose说:“他就是你。”那么该事件就变为:
聽 那天傍晚,一个被认做是我的神秘男子把因为冲动而来到墓地的以为将受到强奸的rose扒了除了一件白色连衣裙之外包括内裤在内的所有衣
服,还摁倒rose并搂着她在墓地睡觉,rose对男子怀抱的评价是:很温暖。
聽 所以我对此事件的评价也变为:比我的家庭、小学、中学、高中、大学生活的总和更荒诞。我如此盘算。


(在淡漠的日子里,我也变得焦躁不安了。)
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 (六)冬夜的雪
聽 当rose对我说,“我想永远和依南在一起啊”的时候,冰粒开始狂猛地轰击下来了。屋外传来簌簌的音响。
聽 这天晚上,我们大哭了一场,是抱头痛哭。
聽 第二天,我才知道我出门时忘关门了,因为屋子里已经空无一物了,窗子和门都消失不见。rose安慰我说:“以后住在我家。”

聽 我发现叠着雪的树枝愈显黑色。
聽 那时,在遮住天空的树阴下的水泥地的走道里,突然,rose转身回来,绽开了像花一般的笑容。
聽 这个笑容,全世界最美丽。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2 个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