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1117

2已有 191 次阅读2010-11-17 16:54

当我准备写下这些文字,执着笔的时候,头脑里还残留着这种眩晕感。没有挂念的东西,是因为自己不想想起。在我看来,人们的所思所想是极其怪异的,可笑而且自欺欺人。人们视目所注的所谓重要的东西是典型的意识形态之物。人们对事物的价值判断依赖于他人的目光以及一切能够达成欺骗自己的要素。自以为是中人们至少得到了快乐,欢声和笑语。即便是那些可怜的人们,他们也自觉地知晓他们的欢声笑语是没有一点幸福的建设意义的,但是他们总能找到安抚自己的方法,满足于一时快乐的意识常态,人本来就都是这么过的。无知峡谷外的骨骸早已被生活于牧场的人们忘怀,即使英雄的雕塑也无法阻止这种健忘。它最多给予的是人们在看电视剧时对英雄精神的缅怀。因为英雄出手想要打破的伦理束缚较之人们的那不可直观的对手其实简单得多。英雄身上给我们即使最聪明的我们也是勇者的背影,然而他没有提供我们能够实现理想的现实手段或者说方式。伦理剧中的勇者所战胜也只是让他成为独特的非普遍的导演安排。这种偶像崇拜是和漠然的围观群众一样的货色。它给予的文化色彩就像所谓的企业文化一样的可笑。但是意识形态之所以风靡全球长盛不衰,除了他有现实存在基础,它的要素先在的存在于个人意识结构之中。中介是这所有一切的秘密,连同现实中对中介研究的漠视也成为伟大的。这种不知悔改,不关己不关心的颓废精神是人们给予劳动背叛的更大的背叛行为。责任制和应然是现代社会建构的最大败笔,因为它们是反向上意志的。人们甚至不知道这么一个事实:不仅仅财富和幸福是能够再建构的,绝望也可以。错误的再建构在现代文明中是深入骨髓的。21世纪的尼采需要批判的可不只是他曾经批判过的东西。100多年前的超人还没有体会到现代人的生存危机,至少他的内裤反穿行为能够引起当时人们的注视。超人是反人类的,因为他出生在克利普顿的殖民星—火星。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5 个评论)

  • 嗯C 2010-11-17 17:24
    写完了还是没有,怎么就一段文,还没标题?
  • kissclaya 2010-11-17 18:19
    嗯C: 写完了还是没有,怎么就一段文,还没标题?
    就是这样,其实我的论说主语都省略了
  • 白雪 2010-11-18 19:32
    批判的真好
  • kissclaya 2010-11-19 07:36
    白雪: 批判的真好
    受到白雪表扬了,很开心
  • 白雪 2010-11-19 10:55
    kissclaya: 受到白雪表扬了,很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