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1228人生的理想

2已有 178 次阅读2010-12-28 09:35

慧田

聽 人们在世界的编排中常常作出一些不着边际的思索而对自身却漠不关心。常人叹息于财富的匮乏即便连同那些拥有了财富的成功人士,他们都缺乏这方面的建树,即幸福的建设事业。人们不知道这一危机:他们将与幸福无缘。他们不知道,幸福事业建设比财富事业建设更加复杂,他们甚至不知道,幸福的事业是需要经营的。妄图以财富的一棒槌买卖来实现人生的幸福理想,是自欺欺人的行为,但现实中人们都这么实现了自己的幸福,他们甚至认为他们是“幸福”的。

聽 人作出可操作的指导思想时离不开引起思想的对象。事实上,所有思考都是意识对意识对象的反应。对意识对象的编排也即意识形态的秘密。但是意识形态的罪恶并不在于其原因(原理)。而在于它的现实作恶的结果。它在它的结构中没有作出任何向恶的意思。意识形态在批判中也应该有被褒扬的东西,正是它的那种不需要动用枪炮纠正的软体体质,让它可以成为一种更为纯粹的工具,在幸福的事业中作出贡献。

聽 其困难繁复或许在于它的开放性,并不是规定的更准确的标准答案,而在于一种追问之中,一种将要预言的裁判之中,意义连同意义之所以成为有意义的原因。幸福事业的命题中有着应该有着追求极致的命运规定。强制性甚至既是结构本身所具有的属性。幸福的命运注定追求的不是意义连同意义之所以成为有意义的结果。

聽 幸福的敌人,不仅仅只是天灾人祸,还在于那背叛者的丑恶嘴脸。它们两者同样的伟大,在对象论中,它们的基理是同一的。美的属性中的逃逸性传染到整个过程中。可悲的是,自残却成为对背叛报复的最终结果。镜子也成为了邪恶的东西。

聽 那种对不能忘却她的自我厌恶,将演出一幕死亡的悲剧。爱情剧中的喜剧是死亡的悲剧,但悲剧却并不一定能够成为喜剧。因为永恒燃烧的这个它本身即是最上层建筑。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2 个评论)

  • 白雪 2011-01-03 17:27
    幸福的敌人,不仅仅只是天灾人祸,还在于那背叛者的丑恶嘴脸。它们两者同样的伟大,在对象论中,它们的基理是同一的。美的属性中的逃逸性传染到整个过程中。可悲的是,自残却成为对背叛报复的最终结果。镜子也成为了邪恶的东西。
  • kissclaya 2011-06-22 08:33
    白雪: 幸福的敌人,不仅仅只是天灾人祸,还在于那背叛者的丑恶嘴脸。它们两者同样的伟大,在对象论中,它们的基理是同一的。美的属性中的逃逸性传染到整个过程中。可悲
    幸福的敌人,不仅来自于事件accident和他人的祸害,还有那个丑陋的背叛者——你自己。来自外来的错误和自我放逐两者产生的影响同样的巨大。在对象论里,它们的实质其实是一样的,同为对立统一的基点。类似美属性中的逃逸性般的气氛充斥着整个过程。让人感到遗憾的是,往往个体对付背叛者的方式变成了自残行为。那种自我反思的手段(“结构”)也成了罪恶的帮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