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致诗兄

1已有 17 次阅读2011-09-20 17:40

那张写满谎言的天幕
哗然而去
黑夜,能否属于我们自己
这卑微的泥土
匍匐下我们卑微的身躯
锁骨里,释放一只前世的虎

文字的囚徒
自由的枷衣里
依然苦恋着那一杯天露
许多浪迹天涯的麦子在夏天斩首
天气渐凉,哥哥
你扶着瑟瑟的秋风走入冬季聽

谁在哭
这拥挤的屠城传来的诅咒
黑色的头颅
烙着隐约可见的番号
我在江南痛失了江南
你在中原,走失了中原聽

谁的指令
让我们不停地跳舞
边跳边为自己掘着坟墓
哥哥,今夜你又在喝酒
那只黄河岸上逃逸的困兽
在太阳虚构的月光下独自饮鸩聽

绝望,早已筑成高墙
夜幕下,那棵任性的古槐树
挂满虚拟的故土
我们相互指认着先人的遗痕
在异化的变体里
抱着一首诗痛哭
2011.9.20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 嗯C 2011-09-20 19:41
    谎言一旦成了习惯,一切痛哭都将是孤独的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