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东方哲学 - 智慧人生

  • 分享

    论男人

    嗯C 2010-11-02 09:56

    慧田

    男人是女人的异性。男人从生理上看是一种武器,一种刀剑,一种意志力的象征。男人从原始的起点上就是一种具有维护生命本身的素质,就是野蛮和勇气,就是雄性的动物都具有好斗的趋势,男人的挑战性最早是从生命遗传的优先选择中竞争出来的。那战胜了对象的男人获得女人的芳心,这就取得了生命优先权,这既是生命进化的原理,也是符合生命上升的原理。男人从生物学意义看,就是一种肩负着生命大生广生质料的人,就是说,男人在年龄很大还是能够生育。男人这种粗糙的武器,不顾一切的冲击力是原始生命的冲动力的起点。

    男人的身体。男人的观念意义上具有高大的身体,肌肉发达,雄气十足,大步流星,男人站起来是威武的,坐下去是坚定的,躺下去是伸直的,男人具有一种微带汗味的气息,这种气息是雄性的激素。一种“男人味”。这种男人味吸引着女人。男人是以气概而论的,男人可以遗憾地成为小个子,但是男人不可缺少勇气和智慧的开阔性。男人成为一个功能性的动物主要是为地球负责,其次是为家庭否则。一个国家的男人不合格,这个国家的振兴的无望的。男人在原始时期把生育的机遇尽可能放大,这是对生命的数量有好处,但是一旦生命的数量成为危害时,男人就把自己的重点转移到智慧方面。男人的智能比女人发达,男人的智能特点是粗放而宏观,具有总揽全局的意义,男人因而适合做“长”,家长,部长,队长,连长。。。一国之长。男人掌握自身的能力就是节制,男人对抗他者的力量最早是武力,后来是智慧。男人以性格的开放性,前进的冲动性,成为生命进化的原始动力,也成为社会发展的内在力量。男人的身体表示,男人还是武力和智力的结合,男人的脑袋比女人的大,拳头比女人的粗。这种身体上的痕迹就是男人作为一种高级动物特点之一。

    男人的心。男人的心最早是野蛮的,男人从最初的起点上,由于其必须面对生命的不可抗危险,而具有巡视四方的环顾的姿势,这就是说,男人本能地看看四处有没有危险。仔细观察男人走路时无意中看看两边,这种无意识的当作是原始性的。男人的心就是寻求危险和对抗危险的心。男人几乎是喜欢打架的,小男孩在很小就是打架的,这种形式对其以后的精神磨练已经开始了。学校教育把这种打架斗殴的原始野蛮去掉,也把男人的标志性的东西去掉了。这就是男孩子为文明付出的第一笔的代价。男人的第二个标志是豪放,吾善养吾浩然之气,男人就是一种浩然之气灌注的生命,也许是在受孕的基因中生成男人的种种东西都是和女人不同的。

    男人丧失了豪放的气质,变得软绵绵的,这确实是很大的损失。男人的第三个标志就是勇气,男人的具有面对危险的不避,一次地震中被压死的男人还保持着保护子女的姿势,这就是最好的例证,男人站在危险的最前面,也许为此而死也在所不惜。第四是男人的智慧,男人的智慧是顾全大局的智慧,所以猥琐的男人丧失了男人的本性。男人具有顾及天下的全面性,最低具有顾及全家的全面性,所以男人因此具有可靠性,是一个总体性的安全保障。男人的战斗是为保护全局全局的安全而引起的,女人的好斗是保护自身而引起的。

    男人的脸。男人的脸是狮子的脸,男人具有棱角分明的脸,胡须发达是最好了,男人被崇拜往往是眼神的深邃和胡须的发达,加上一种潇洒气度,就是一时穷困也会吸引芳心。男人的脸最早是引起战斗的象征,男人互相之间是虎视眈眈的,男人彼此的尊重几乎是虚情假意的,后来男人就更加掩饰自己这种毛病。这就是“礼节”,男人的脸就是各种复杂情感的综合,男人既要战斗又要温柔,这种矛盾把男人的脸变得-----容易害羞。几乎真正的男人都具有容易害羞的毛病。这不是男人自身造成的,而是原始性和现代文明的矛盾在男人的脸上的复杂表情。男人不害羞,几乎就是野蛮的,或者是无耻的。男人的害羞一种是原始性对现代文明的冲突,一种是自我道德信条与实际行为的羞耻感造成的。所以,文明就是“礼义廉耻”,羞耻感在男人的脸上丧失,说明男人要么是野蛮的,要么是无耻的。

    男人的价值。男人在地球上能干什么?男人在地球上的价值就是保护地球,好保护国家,保护家庭,保护文明,延续生命,延续文明。古人是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为生民立民,这都是男人的生命价值。男人变得狗苟蝇营,猥琐卑贱,喝酒抽烟,嫖赌无耻就是畜类了。男人的愚蠢更是令人发指的,“浑头”,这是我的家乡斥骂男人最毒的咒语,“你是浑头”,这几乎使真正的男人毙命的诅咒,而一个浑头的男人几乎是国家灾难,家庭灾难,社会灾难。因为男人的愚蠢加上野蛮的习气,就是把愚蠢放大了。

    现代文明之下的男人变化了,男人变得丧失“男人味”,男人素质是民族素质的代表。男人的贪污腐败,完全倒在石榴裙下和黄金白银之下,这就是最大的损失。男人丧失男人之所是,变成非男人,社会的责任感,文明的支柱就会动摇。所以现代文明下,男人不仅是文明的支柱,而且是道德的支柱,男人的愚蠢把男人变成非男人,一种性别的滑坡,一种新的性别,-----男人,女人,非男人。-----出现了。

    男人在什么地方倒下,什么地方就全部倒下,男人在什么地方挺立,什么地方就全面挺立。因为男人在英语中是MAN,是一种具有蔓延性质的东西,所以男人不仅要保持自己的性别的优势,而且要保持这种性别的责任。男人没有潇洒与超脱的气质,没有幽默的气质,没有战斗的姿势,没有智慧的眼光,几乎是“另类”了。男人变得心思细腻,斤斤计较,死钻牛角,几乎是人间的悲剧。(元因哲学)

    慧田人生

你还不是该群组正式成员,不能参与讨论。 现在就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