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东方哲学 - 中国哲学

  • 分享

    醒着,醉着和梦着

    1嗯C 2010-11-13 21:38

    慧田

    世界以醒者看是充满危险的,也充满枯燥,因为醒者看到的都是清晰的逻辑,以及在逻辑中世界的秩序,这样世界就是机器,机器冰冷的构造几乎是把汽车打开,是各种功能,作用和关系,除了各种功能,机器就什么也没有。所以醒者除了看见价值和作用,其次什么也没有。所以醒着也是孤独而悲伤的。因为存在如果仅仅是功能,生命就是生死,如此简单。如此简单,世界就是是枯骨架子。

    所以世界还需要梦者,梦着的心是非理性的,梦的颠倒和混乱也把存在在感官中的形式变成感觉本身,梦就是感觉中的世界,就像逻辑是醒着的世界。在梦者的世界非理性反而是对人的各种把握,因为人至今还不是纯粹的理性,梦就是见证。不知道美人做什么梦,哲学家做什么梦,权力极大者做什么梦,科学家做什么梦,英雄做什么梦,而花子做什么梦,所有的梦是不是和自己完全是一致的?但是解释梦需要理性,就像把烧红的铁投入冷水变得坚硬。

    如果是白天,世界还需要醉者,醉者的世界是飘逸的,就像舞蹈的飘逸,就像和美人的联动的飘逸。醉着无所畏惧,武松因此威力无比。张旭因此狂书,李白所以文思泉涌。男人没有醉过,就看不见内心。我在醉中,也看见差异的自己。所以,人生不是醉者,就只能是愚蠢的,因为现实的非理性与醉者的状态是一致的。因此醉者恒对。醉着反而看见理性是错误的,理性自身也会犯下比醉者更大的愚蠢。所以人生需要微醉。

    梦着是被动的,梦不能主宰梦本身,而微醉是主宰自我的,所以醉着高于梦着。梦着的眼中一切都是实际的,但是醉着的神奇是在微醉中能够把实际的看成虚无的,这几乎是清醒者看来的神经病,但是清醒者无法入梦,他们没有这样做梦的幸福,因为各种存在的形式都不是完善的,而且一种不能到达一种,即使最近也最难达到。生命时时需要梦,生命的一半在梦中,三分之一在醉中,所以生命的清醒十分之一在清醒中。因为有多清醒就有多痛苦,所以人们宁可在梦中,在醉中看世界。非理性也是一种视域,从这个视域原始人看到直觉感性中的世界本质,也从非理性世界的深层次展现出来。

    所以不能丢弃人生醉与梦的机遇,因为纯粹的醒着几乎是造成疯子的原因,也是造成痛苦的原因,也是造成偏执的原因。因为理性还不是万能的,没有理性是万万不能的。在非物质的境界,醉和梦都能展开。独醒着几乎会疯狂,因为独醒着的心继没有人理解,独醒着也不能宣言自己的学说,因为对醉者,梦者不能用理性对话。世界上有醉话,梦话。这也是两种哲学,醉话的哲学,梦话的哲学。就像“成仙”,“升天”,这难道不是梦话和醉话?清醒的人谁能这样说?所以部分的理性也是醉着和梦着。

    在夜里,醉着加梦着在街上游行,在白天醉着和梦着在昏睡,所以在24小时,这种人几乎不存在这个世界。这就是隐遁技术,就是遁甲之遁术,眼睁睁从世界的背后穿过,没有看世界冷冰冰的脸。而看见世界冷冰冰的脸的人,理性的人都被世界的冷冰冰吓坏了,所以需要智慧和勇气,这是对醒着而言,对于醉着,梦着,不需要智慧和勇气,因为醉和梦本身就带着智慧和勇气。

    从显然的理性中隐遁出去,就是醉和梦。所以酒神,爱神,周公是生命必须的。因为这三者是生命的成为超越的形式,在酒神中醉,在爱情中白痴,在梦中欢笑。生命需要这三样。难道世界纯粹需要理性的冰冷?难道在纯粹的清醒中,能够把自己牺牲了,而且为了别人的原因?难道在清醒中,能把普天之下的人当作朋友?难道能够把一切裸捐?这一切都不会在理性中实现,因为纯粹的清醒是可怕的,也是愚蠢的。

    醒着看醉着和梦着充满迷惑?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能够那样?为什么那样说?这是醒着做不到的。生命就是在醉着,梦着之中,因为纯粹的理性也会陷入纯粹的偏执,愚蠢。所以更大的智慧在醉者和梦着。生命需要醉和梦。男人大部分被醉过,就是最理性的男人都会醉。醉的自觉,醉的身不由己,这是不同的。理性的自觉,理性的身不由己也是不同的。只要是主动的,就是醉着,梦着,实际并没有真醉,真糊涂,而是一种生命的----艺术!

    人生如梦,一尊还酹江月。(元因哲学)

    慧田哲学

  • 举报 #1
    白雪 2011-01-24 22:17
    醒着看醉着和梦着充满迷惑实际并没有真醉,而是一种生命的艺术!
你还不是该群组正式成员,不能参与讨论。 现在就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