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东方哲学 - 时事评论

  • 分享

    这是个全民弱势的时代

    2嗯C 2010-11-13 21:44

    慧田

    弱势群体一词现在挺流行,原来这倒霉名词说的是那些生活在底层的收入和消费水平较低,徘徊在贫困线边缘;就业不稳定,容易失业;工作条件恶劣;缺乏社会保障的人,加上点儿收入虽然不低,但在社会上风评不佳的社会边缘人,一起构成了这么个社会阶层。说白了就是那种要不然是穷人、要不然是被人歧视的人。

    但您看现在用这个词的场合可实在是太多了,而且基本上谁都在用。《人民日报》刊文《收入差加大致国民弱势心理蔓延》,其中说到不但是出租司机觉得自己是弱势群体、街头小贩觉得自己是弱势群体,就连记者与大学教授都觉得自己是弱势群体。觉得自己是弱势的心理在社会上蔓延,几乎到了人人皆觉得自己是弱势的地步。而这个原因则在该文中被归结为收入差加大,所以大家就都觉得自己弱势了——原来在人家看来,弱势心理就是财迷的嫉妒啊。

    要我说,《人民日报》这次又像一位庸医一样,一眼就看到了肌体上的烂疮,然后说这是感冒引起的,最终开了一包"泻停封"。收入差加大是什么意思?就是说贫富差距加大罢了。在正常的情况下,这怎么能导致人们觉得自己是弱势呢?如果这个逻辑用在赤贫阶层上还说得过去,这种感觉怎么能蔓延到几乎所有社会阶层中?

    过于贫穷当然有弱势心理存在,但只要是到了一定的收入水平或者社会地位,按说这种因为收入差距带来的、类似于自卑与危机感的情绪就没那么强烈。因为即使我买不起游艇、住不起五星级酒店,也不会觉得社会生活当中我没有自己应该具有的权利嘛。在一个经济如此发达的社会,解决了基本温饱、甚至出现了初具规模的中产阶级之后,这种弱势心理的人群应该渐渐减少才是,毕竟很多有着弱势心理的阶层都有了最起码的生活保障,按说应该具有了更大的安全感,没想到我们这里倒是反过来了。

    之所以如此,与收入差距根本没有一毛钱关系,而是在个人基本权利不能得到保护的情况下,大家才觉得自己是弱势群体,自己的生命、财产与尊严随时可能剥夺。那个温饱的、安全的环境,随时有可能不属于我们,就像强拆一样。猪长得再肥,面对屠夫它也只能是弱势的。

    而这种弱势心态不是一种从上到下的压迫感造成的,而是从四面八方涌过来的。几乎每个社会阶层都在某一方面是强势,但在某一方面又是弱势。最好的例子是前段时间爆出的为了拆迁而株连的被拆迁户的公务员亲属,不可否认他们在某些方面是强势的,但在这个时候他们也是弱势的。

    这种全民弱势的社会环境可以用一句话来说明:每个人都是受害者。没有基本权利的保护下,今天是我侵害你、明天是你侵害他、后天可能就轮到我了,没有一个人可以超越这个网络,早晚都能尝到滋味,然后大家就都觉得自己是弱势群体。

    在这个每个人都是猪、每个人也都可能是屠夫的环境下生活当然是件挺痛苦的事儿,让《人民日报》一说,这种源自体制深处的不安全感居然还变成了财迷的嫉妒心态,这事儿当然挺不靠谱。为什么会如此?这大概是因为有些原因是说不得的,只好找个最无关痛痒的理由,或者更离谱一点的话,就是误导大家把愤怒集中在所谓的有钱人身上。可是您看曾经的首富黄光裕,他现在自己都在坐牢呢,他难道不是弱势群体?他也是算的。(五岳散人)

    慧田哲学

  • 举报 #1
    kissclaya 2010-11-14 07:38
    在资产阶级意识形态中,“没有什么比概念的中介更有力,它在人类面前,用咒语招来作为物自体的为他之物,阻止人类认识其生活的条件”。如果抽象的幻象成为这个社会的主角,那么真正的主体必然会沦丧。于是在这个社会中,人不再言谈,所谓的“一般舆论”构成了普遍的幻象,人们的意见实际上依从于他们所置身其中的社会机制,正是“这种机制组成了他们的观念”。人不存在了,倒是制造出来的幻象在演出一幕幕程序化的闹剧。当代资本主义社会生活是由一个巨大的幻象群构建起来的。也是在这个意义上,现代资本主义社会是“一部神话”。同时我们应该明确拒绝青年卢卡奇的革命乐观主义。因为现在产生无产阶级阶级意识的客观基础被消除了,今天资本主义的“社会存在并非产生阶级意识。正是因为他们的社会整合,群众才不能像100多年前那样掌握其社会命运;并且,他们不仅没有阶级团结,甚至完全没有意识到这一事实:即他们是社会过程的客体而不是主体,虽然他们自以为是主体”。
  • 举报 #2
    爱弥儿 2011-01-08 14:15
    呼唤民主的到来,让自主权回到我们身边。
你还不是该群组正式成员,不能参与讨论。 现在就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