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东方哲学 - 时事评论

  • 分享

    简评“邓晓芒之当代中国教育问题的病根“

    嗯C 2011-01-07 16:37

    本文来自慧田哲学对话社区

    昨天晚上看了在网上下载的邓晓芒关于“当代中国教育问题的病根”的演讲。邓晓芒把中国教育的病根归结为以“忠孝立国”的传统文化影响下的“心理模式”、“潜规则”使然,试图在中国教育的病根上有所突破。正如他所说的,把中国教育问题分为“病根、病灶、病象”,邓晓芒试图超越“病灶、病象‘直达’病根”。我认为,他虽没有取得大成,但也确实是把“病根”的研究提升了一个层次。换句话说,他虽然对“病根”的讨论不够深入——这也可能是由于讲演时间等因素的局限造成的,但是至少是没有滑向“病根主义”而流于“无聊化”,而是能给人启迪,引人思考。然而“直达”是有风险的,它经常导致超验的幻象。也许这正是“主义”泛滥的原因。邓晓芒小心的处理着这些,不过还是难免的犯了几处失误,容我指出来。

    一、两对关键论据的矛盾

    1、无法实践的“人人平等之爱”

    邓晓芒首先以速滑运动员周洋荣获奥运冠军后,先感谢父母后感谢国家而遭到国家体育总局官员的批评与教育的事件为论据。肯定了周洋的行为,谴责了国家体育总局官员的做法。而后又在批驳儒家的“博爱”时,指出其伪,认为儒家之“博爱”非“人人平等之爱”,也即“《孝经》所言之‘博爱’其实并不‘博’”。《孝经》“故不爱其亲而爱他人者,谓之悖德;不敬其亲而敬他人者,谓之悖礼。”被批评为“敬爱其亲人和敬爱他人,两者不可得而兼之,也不可等而同之,而是有先后、有礼数的。”;“每个人的私亲之爱主观上都是要优先于爱他人,但现实中一人之亲与他人之亲之间又总是遇到一个客观的先后问题,所以即使每个人都讲孝道,也免不了整个社会陷入各家各户争先恐后,互不相让。”现在再回过头来看看周洋的例子,试问周洋如何在不感谢父母的情况下实现“人人平等之爱”呢?

    2、无法实践的“秩序”

    邓晓芒在批评《孝经》之“孝”时,借助与对“家”的否定。然而既然以批评“忠孝立国”立论,那么作为“国”的对立面,“家”应该是被肯定的。若是矛盾的双方被全部否定或者全部肯定,就无法不引起思维的混乱。比如,他说“中国人是一盘散沙;家庭是团结的,但是社会是混乱的”,那么,如果“家”是被否定的对象,“家”就不应该是“团结的”,而应该是“破裂的”。相应的,这个理念就应该改作:中国人是一盘散沙,家庭是破裂的,社会是混乱的。或者对立的改为:中国人是钢铁长城,家庭是团结的,社会是和睦的。这样,“家”与“国”取得了因果上的一致性后,方可全盘否定或全盘肯定。但是这是邓晓芒不能认可的,因为假如这样的话,他的立论基础就没有了。所以邓晓芒做了一个妥协,他说“我并不一概反对在家庭教育中实施‘孝’的情感教育,但反对把这种教育变成一种固定的外部形式,尤其反对把它视为家庭教育中唯一的或者至上的内容,反对将它拔高为‘仁之本’、‘德之本’和‘教之所由生’”。

    二、一处超验的幻象

    邓晓芒在完成对“孝”的批驳之后,提出了“孝不是‘仁之本’,仁反而是‘孝之本’。‘仁’是人人平等的同情心、博爱之心。”的观点。这是超验的,无论如何对“孝”的批评都不能推导出仁是孝之本,除非超验的提出这个观点。形而上学的考察,“孝”与“仁”谁的含义更高级?显而易见的,相对于“孝”,“仁”的含义更丰富,也即更高级。如果把“仁”比喻为一颗大树,“孝”应该是其一条根茎。那么“孝是仁之本”顺理成章,并无因果错误。幻象来自于“辩证”,唯物辩证的考察“孝”与“仁”的关系,“仁”是“忠、孝、礼、智、信”的“客观规律”,后者乃前者所生、所现、所变。
你还不是该群组正式成员,不能参与讨论。 现在就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