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东方哲学 - 中国哲学

  • 分享

    石龙洪:是什么造就了中国的稳定?

    1嗯C 2011-03-05 22:05

      对于中国现在是否稳定的问题一直以来就有很大的争论,而近来风起云涌的“茉莉花革命”浪潮在中东遍开,更让人担心是否这“民主的第四波”浪潮是不是会打到中国大地上来。因此,中国现今到底是稳定的,还是非常不稳定的,是韧性的稳定,还是刚性的稳定?这真是让人很疑惑的事情。在各方的讨论之中有些人认为中国出奇的稳定,各种原子化的抗争、各种矛盾就像小石头激起的小波浪到达岸边早就化了,根本就撼动不了中国这庞然大物,但是好像中国“维”出来的稳定又不是那么坚韧,看起来好像很脆弱,被捧在手心里的玻璃一样,像在重症室被监护的病人一样,时刻都要看着,时刻都要护着,全国高度紧张,高度维护。那中国的现实到底是什么呢?


      认为中国不稳定的人会认为,现今在社会矛盾丛生、贫富差距悬殊、社会极不公平的环境之下每个群体性事件、社会抗争如星星之火,大片的小火可以形成燎原之势,力量是及其浩大的,更何况现在的社会抗争数量之多,范围之广,都到了一个很可怕的地步,让政府根本就抵挡不住。特别是网络的发展,随着微博的出现,抗争变得容易聚焦在全国的聚光灯之下,广泛的公众、网民能够对政府实现有力的监督,政府再也不能轻易的仅仅通过封锁现场、封锁消息将抗争轻易地解决。同时不断抗争也使得公民社会不断的形成,特别是网络社会的逐步形成让中国的公众有更大的交流的空间,不同的认同的群体、不同的话语认同不断形成,比如反对乙肝歧视的“肝胆相照”论坛、反对垃圾焚烧的广州番禺的业主群体等等。而这次中东的革命浪潮之中网络就取得非常重要的作用,网络在一些关键时刻能够起到一呼百应的作用,这些抗争极可能因为某一个关键节点引起燃燃大火,形成燎原之势,势不可挡,就像这次中东的革命浪潮都是让大多数人始料不及的,多米诺骨牌就这么如浪潮一般袭来,不可阻挡。


      而认为这些抗争对中国的影响不大的人会认为,现在的抗争即使是数量庞大,但对于推动政府的民主转型很困难。现在中国分散化的、碎片化的社会抗争就如小石子击打湖面一样,再多的小石子激起的波浪也对堤岸影响不大,还没到岸边就已经消失了,而不是巨石对堤岸的直接大的剧烈的冲击;就像烧锅炉一样,有非常多的小锅炉在烧,那就一个个的灭掉,没有大锅炉烧起来,还是不怕的。现在中国的众多的群体性事件就是想现在的众多的小石子、小锅炉,没有形成统一的诉求,大多数是分散化的抗争。即使在“微博时代”,置于全国、甚至全球的视野聚光灯之下抗争所起到的作用也是有限的,即使的酿成惨剧的抗争能够吸引关注度也是非常有限的,就像最近发生的乐清事件,起初在微博上引起巨大的、广泛的关注,但是在几天之后就没有什么人再去关注了,即使是由于建嵘领衔的公民调查团去了乐清,带回的只是该事件的沉寂,慢慢地网民也会变得“审丑疲劳”,不再愿意目睹惨剧,特别是事情和自己又没有太大的相关性。更何况还有无数的抗争是不能被微博、被网络曝光的。现在大多数的抗争仍然是在悄悄地被解决,“没有政府解决不了”,“千万别和政府对抗”。因此,大多数的分散化的抗争对于国家和政府来说都是力量微小的,对整个的国家的统治秩序的冲击实质上是很小。在这点上美国学者裴宜理的研究认为:中国的社会抗争,规则意识大于权利意识,不是对宪政体制的冲击,反而是对宪政体制的巩固和强化,因为大多数的抗争是以法抗争,扛着法律抗政府的。[裴宜理:中国式的“权利”观念与社会稳定,来源:爱思想网站,http://www.aisixiang.com/data/20510.html]中国是黎安友所说韧性的威权主义,中国显示出“特别”的稳定。因此,中国的社会抗争是是增强、强化中国统治秩序而不是破坏。因此很难对中国政治转型、中国的民主化提供助力。


      除此之外,笔者认为还有几点是影响中国稳定的奥秘所在。其一,中国制度化的程度越来越高,不断地有制度创制出来应对老百姓的各种诉求。这制度就包括政府的回应制度、政府的社会政策等明文规定的固定化、持续性的制度、措施。尽管有很多人怀疑这制度本身是不是合理、合法的问题,比如信访制度,有些人就说正是因为有了信访制度,才导致法治更加荒废,信访制度本身的无效性,导致地方要截访、要建黑监狱、要劳教上访者。因此,这些人认为如果一些制度本身原规则就是错误的,那就会导致更加的不稳定,而不是更加的稳定。当然要区分不同的制度对于稳定可能的不同效果,任何政策都要具体的分析,而不是将中国的所有制度、所有政策,打成铁板一块,就断定是造就中国的稳定,或者造成中国的不稳定。但是笔者认为重要的是制度化水平的增进,大量的制度的形成。尽管制度有不同的作用,不同的实际效果,但是只要制度摆在那边,它本身就可以扩大参与的渠道,缓解执政者的压力,就看近来一些重要的政策,如网络问政、网络政民互动,可能对于很多政府,这项制度本身都是应付上级要求的鸡肋,但是通过观察很多网络政民互动做得比较的好地方,可以发现还是有很多的老百姓写电子信件,投诉、求助、提意见等。至少还是有些人赞同、认可这项制度,看到这项制度可能带来的希望,更重要的是现在的媒体和监督也变得相当的强大,只要地方政府对制度的执行程度糟糕,很快就会揭露那些问题,政府不按照自己的规则、制度行事的问题暴露之后,地方政府肯定得作出整改,这样的话具体的制度也会变得越来越细化,执行度也会越来越高。而对于一些更加明了、级别更高的社会政策,诸如医保、社保,这些制度、政策是全国性的,直接明文规定行事的办法,对于老百姓来说就很明了,可以直接拿着规则和政府对话。这样的规则可以避免地方的造假、推诿,对于百姓寻求政府回应是很有利的。而稳定重要的一点就在于政府的回应性,能够合理的对待老百姓的诉求,这点上来看,制度化的深入可以说对中国的稳定是很重要的。


      其二,近年来中国社会政策具有强大吸引力。中国在近年来社保、医保、就业、住房等政策方面下了很多的功夫,力度也是相当之大。尽管现在的问题仍然非常之多,诸如政府社会政策所提供的公共服务有区域不公平、城乡不公平、群体不公平;医保的赔付比例还不够,仍然有很多的贫困群体看不起病,只能象征性的住几天院,然后在家“等死”;教育城乡不公平、农民工子女教育难等等问题,但是不管怎么说,中国政府的行动和作为让老百姓看到了,体会到政府的关怀,与之前的时代相比,确实变好了很多。而且现在中国政府仍然在不断地提高民生的投入的力度,诸如最近温家宝在与网民网上互动的时候提出,中国将在今后的5年之内建设3600万套保障性住房。[温家宝:今后5年将新建3600万套保障房,聽 来源:《新京报》,2011年02月28日 ]如果以一家3口来算,这就要解决一亿多人的住房问题,再按照如今的城市化以及未来的发展趋势来看,就算城市有6亿人口,那这也解决1/6人口的住房问题。可以说如果这项措施真的在5年内实现的话是很了不起的举措。因此如果能把新三座大山的问题(教育难、看病难、住房难)解决了,可以说是很了不起的事情。因此用民生换稳定确实起到了不错的效果,不至于让老百姓绝望,能够看到希望,也许就是稳定的最重要的保障。


      其三,中国的利益集团之间互相渗透、互相勾连,形成盘根纠结的大根系,可以有效地抵挡对现状、现有政权的冲击。一般的对抗只能是“蚍蜉撼大树”,根本动不了整个政权体系。这点上,有些学者的研究认为执政党在吸纳精英和统合政党外组织的能力非常强大,是造就稳定的一个重要的因素。不说远的,就拿大学生来说,近来有篇报道,说大学生到体制内去,至今看来“体制内“对大学生仍然是有非常大的吸引力的,到体制内去意味着稳定的工作,不错的收入(至少吃饭、住宿问题不用太担心),还有权力和荣誉的问题,到体制内、做公务员对于中国的很多人来说是出仕,意味着可能的权力,而权力有意味着办事的能力,创收的可能性。所以为什么中国有如此多的大学生要挤独木桥,“全民公考”,而这也就无形的降低了大学生的反抗的力量,太多的人想往里挤了,太多的人尽管看到中国的“官场”黑幕重重,但是就是给你释放出希望,不管多么黑的夜,只要有一丝丝希望之光,都会让无数的人“景行行止”。为此,执政党能够有效的吸纳精英,笼络精英,并且将党外的组织都统合起来,真的可以形成“铜墙铁网”,将最有力的对抗因素,引入自己的怀中,化敌为友,将最强大的对抗的力量消解掉,使得维持现状的惯性无比强大,反抗与转型怎么可能变得简单。


      其四,中央和地方之间关系架构有利于造就中国的韧性稳定。由于中国的权力分割状况,导致有些人所说的“中央集权但缺权力、地方分权但少民主”,使得中央政府采取的灵活的政策。当地方政府镇压群体性事件的时候,中央可以站出来,显示中央的清明形象,批评地方;而地方顶不住群体性事件的压力的时候,中央又可以站出来替地方政府说话,镇压群体性事件,给地方政府解压。因此,中央政府可以采取灵活的策略适应灵活的角色。所以这就是为何在有些学者的调查中显示对中央政府的信任程度会很高,有些时候远高于地方政府,很多人可能对地方很不满,但是还是认为中央是清明的,可信任的,对于大多数人来说,反对的个人(如贪官)、地方的政府,但是很少的人是会直接反对整个体制、整个政权。因此,中央和地方还是可以粘合在一起共同对抗不稳定的因素。


      其五,执政党牢牢地掌握了军队的掌控权。中国一直以来的党指挥枪的传统,始终紧抓军队的领导权,在中央委员会、政治局、人大常委会都有大份额的军队代表,同时对军队的待遇一直都不错,据有关报道显示,按照国家的统一规定,军队干部工资应高出国家公务员工资20%,而最近又有报道称解放军今年将全面加薪,士官涨幅一律为40%[传解放军今年将全面加薪—士官涨幅一律为40%,来源: 重庆晨报,2011-03-02 ]。这是否可以认为对军队的优厚待遇,就是为了稳住军队的领导权、控制权呢?可以说中国执政党对军队的渗透和控制不是一般的国家可以比拟的。对于很多国家的政治转型都是离不开军队的支持,诸如泰国和现在埃及的政变,其中都有军方的参与,而中国军方脱离执政党的可能性微乎其微,而没有军队的支持,任何抗争、革命的力度都是有限的。


      其六、意识形态灌输的成功。尽管很多人会认为执政党如此低级的灌输只会产生反效果,让学生、让国民对如此的灌输会厌恶,甚至是痛恨,但是如果听听多少人在街头巷尾的叫骂声中,多少人在各种场合的讨论辩论中运用伟大的辩证法、唯物主义;多少人在爱国主义宣传中鼓舞流涕,就可以知道这灌输的威力了。即使是那些号称是摆脱了意识形态灌输的人,在其脑海中都很可能还残余了固有的,融入血液和脑髓中的持续的灌输。特别是那些结合了党和政府作为的重大事件的宣传,诸如加入WTO、北京奥运会、汶川地震、舟曲地震、甚至利比亚撤侨等事件,这些大面积的宣传,一方面确实体现了一党制下的执政党的优势,诸如办事效率,办事的力度、政策的连续性等等,另一方面,这些广泛的宣传确实有形或无形中会增加老百姓对执政党的认同感。因此,可以说一直以来的不断的意识形态灌输确实影响了很多的国民,很多的国民仍然是相信执政党是个伟大的党,是一个能够给国民带来希望、领导人民走向幸福生活的政党,可以说这灌输在某种程度上说是成功的。


      其七、革命的代价问题:推倒简单,但是重建无比困难。这个道理很多人都很清楚,每一次的革命都是要付出很大的代价,流血、牺牲、城市的毁灭……中国人已经饱受了足够多的苦难,一次次的内忧外患、纷争革命带来的是生灵涂炭、人间浩劫。中国到今天这一步,对于很多人来说,都是难能可贵,非常之不容易了,用革命推倒了政权,又有谁来立起新的政权呢?谁又有能力来处理革命后的乱局呢?即使是推到了一党,又怎么来组织多党呢,谁能解决中国的族群、区域、语言、宗教、阶级等等的分化和冲突呢?是个头脑清醒的人都知道目前来看推倒之后没有人有能力处理好这些问题,革命的代价太大了,中国真的无力承受这种代价、后果。


      除此之外,中国为什么稳定的原因,还有非常多,比如很多学者指出的,中国高层的权力更替更加平稳,邓小平废除领导人终身制,建立最高领导人的任期制是非常英明和有远见的的改革,至少这点不会像穆巴拉克、卡扎菲一样在台上执政几十年,对于中国的老百姓来说,至少有个预期,很明确的让你知道,最高领导人最多能在台上带10年,而不是独裁者独裁几十年之久。另外对于中国的一党制的优势,以及中国具体的统治策略的转换,水平的提升等等因素也是促成中国稳定的重要原因。但事实就是中国的政治太为复杂,总是不能轻易的将其中的关系搞清楚,总是有非常多的影响因素在里头,发生综合作用,造成现状的出现。


      谈了这么多影响中国稳定的因素,是否意味着中国就真的稳定了,中国就真的不用担心各种问题,各种矛盾了吗?


      事实远不是这样的。对于中国现状的复杂性难以判断,正是因为仍然存在着大量的不稳定的因素,中国存在的问题之多,问题之巨,让谁看了都可怕。中国远不是可以停下脚步的时候,无数的问题都在等着这个有庞大人口,存在无数矛盾和问题,有一个核心强大的政党去解决。在未来之中,一方面执政党仍然要解决自己的问题,现在执政党仍然相信自己能够解决内部腐败的问题,但是是否一定能够解决,谁都会持怀疑态度,等到哪一天腐败仍然非常之严重,广大百姓再也不相信你的解决能力的时候,也许也是更不稳定的时刻。另一方面,执政党仍然要处理好和社会和国民之间的关系。第一,在一个正常的社会,就应该允许不同的意见,允许反抗,只有这样社会才能将矛盾释放出来,一定的对抗反而是社会的解压阀。如果以为抗争、反抗就是洪水猛兽,就会造成多么大的不稳定,就会使得执政者的紧绷的神经,加强控制,加强维稳,而不是转换一些方式,更多的妥协、协商、谈判来解决纷争和矛盾。第二,仍然该继续加强公共服务的投入,解决国民迫切需要解决的社会问题,增进公平,减少多方面的差距,以实现均等化的公民权利。第三、应该逐步的增进改革,鼓励中央和地方之间的同步改革的互动,真正的增强政府的回应性,增进政府的透明度和效率等方面;不断地增进制度化水平,创制更多的透明的、明了的制度,以增进国民的政治参与度,增加国民与政府互动的渠道、解决问题的渠道。第四、转换统治的思维,真正的着眼于中国的长远发展,不管是统治者还是执政党本身都要思考中国的长久之计,而不是只管好自己任期内的事情,只求得一时的稳定。更高明的执政者理应为中国的未来作出更多,开始学会妥协、学会放权,顺应中国的长远发展,指定更加理性的改革计划。


      可以说中国的政治之复杂是让人难以想象,政治之现实让人难以释怀。中国的执政党曾经将中国人民从动乱中解救出来,是人民的大救星,作为第一代的打下江山的前辈建国之后仍然为国家建设贡献了非常大的力量。而现在过去了60多年了,整个国家建设之路依旧非常漫长,整个国家的任务依旧非常艰巨。从现实中来看,即使在现在,我们仍然需要执政党的领导,但是整个国家不是属于打下江山的人的后代、亲戚等少数人的,理应属于所有国民的国家。现在大多数的国民可能仍旧相信执政党给予了未来的希望,仍然希望国家能够变得越来越好。尽管现在中国可能是稳定的,但是这时间也是有限度的,如果到了不能再相信的时候,而又有各种难以预料的情况出现的时候,谁都不知道会发生什么。大多数人可能依旧相信那点希望!也希望希望真的能够到来。

  • 举报 #1
    爱弥儿 2011-03-06 13:08
    希望,是百姓永远不灭的灯盏。
你还不是该群组正式成员,不能参与讨论。 现在就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