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东方哲学 - 中国哲学

  • 分享

    知识分子是中国最可耻的人

    嗯C 2011-03-06 14:21

    【读经:中国人的启蒙教育】

    “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然而,中国例外。中国就是一场摆不完、散不了的筵席。

    几千年以来,每一天,每一个中国人,都在操心吃与被吃的事情,这就是中国社会的所谓“超稳定结构”。正如鲁迅在《坟鈥⒌葡侣省分兴吹哪茄骸拔颐亲约菏窃缫巡贾猛滋耍泄蠹写笮。猩舷隆W约罕蝗肆枧埃部梢粤枧氨鹑耍蛔约罕蝗顺裕部梢猿员鹑恕R患兑患兜闹圃ψ牛荒芏膊幌攵恕!?/font>

    中国自古以来就是一个吃人的社会。所以,中国文化的核心价值就是吃。吃,与被吃,是中国人双重人格最为集中的体现:一方面,每个中国人都想吃人;另一方面,每个人的命运都是被吃。这种吃人文化决定了:中国人无一不可耻!

    身为中国人,看不到这一点,是可悲。看到了却不指出来,是缺德。不仅不指出来,反而大加赞美,是可耻。而最可耻的,是那些为这种吃人文化当帮闲、帮凶的人们。后一种人应该被诅咒!

    正如鲁迅所写:“所谓中国的文明者,其实不过是安排给阔人享用的人肉的筵宴。所谓中国者,其实不过是安排这人肉的筵宴的厨房。不知道而赞颂者是可恕的,否则,此辈当得永远的诅咒!”

    那么,这些应该被诅咒的人,是中国社会的哪个阶层?是所谓的“知识分子”!

    中国的“知识分子”可谓一代不如一代。在中国历史上,他们经历了“巫”、“君”、“儒”、“士”等时期。中国最早的“知识分子”是“巫”,即创造文字的祭祀阶层。接着是“君”,君者“尹(管理)口”也,“群”者君之羊也。接着是“儒”,儒者师也。儒家的理想人格,就是成为所谓的“君子”,帮助统治者管住老百姓的嘴巴。秦始皇统一中国之后,奉行“以吏为师”,实际上,这并非是对儒家的迫害,而是将儒家精神发扬光大的表现。因为儒家一开始,就是与专制主义的精神实质是完全合拍的。

    儒家教育的东西,就是君子如何制驭小人。所以,历代帝王都是喜欢儒家的,包括焚书坑儒的秦始皇在内。《左传鈥⑾骞拍辍罚骸熬永托模∪死土Γ韧踔埔病!薄豆镡€⒙秤锵隆罚骸熬永托模∪死土Γ韧踔狄病W陨弦韵拢乙纳崃Γ俊薄睹献逾€㈦墓稀分兴担骸啊试换蚶托模蚶土Α@托恼咧稳耍土φ咧斡谌耍恢斡谌苏呤橙耍稳苏呤秤谌耍禾煜轮ㄒ逡病!?/font>

    除了传说中的老子之外,诸子百家的东西都不是什么真学问,他们和儒家是沆瀣一气的整体关系。他们的目标也高度一致:成为“劳心者”,成为利益集团的一分子,而且都“团结”在皇帝周围。所以,诸子百家殊途同归:由“儒”而“士”。“士”者仕也,亦师、亦吏。

    秦始皇“以吏为师”,决非陷害儒家或者其他“知识分子”,而是将他们归于一统罢了。此后“科举取士”制度化,这一招终于彻底搞掂中国。除了无人读懂(在中国乃至世界至今只有极少数人读懂)的《道德经》之外,“四书五经”成了中国“知识分子”的镇定剂。“超稳定结构”诞生。中国再也没有希望了!

    本人一直想写一本书,书名就是《中国没希望》,目的是对所有中国人(主要是“知识分子”)进行一次当头棒喝!

    中国之所以没希望,是因为中国的“知识分子”阶层没希望,没得救!要知道,这个阶层在中国的数量十分庞大。可能有一个多亿。社科院前年说,中国有一个多亿精神病患者,其实应该就是这个群体!

    我国仅科技工作者总数就达2174万人,居世界第一位(新华社2006年5月25日报道),但却至今没有1名诺贝尔奖获得者!为什么?因为他们都是既得利益集团的一分子,无法创新也懒得创新,所以,他们不是真正的知识分子。大陆勉强称得上“知识分子”的人,除了王国维、鲁迅(声言“惟发挥个性,为至高之道德”)、陈寅恪(声言“独立之人格,自由之思想”)、梁漱溟(声言“要为反对这种专制主义而奋斗到底”)、顾准,等等,实在少得可怜。

    美国大哲学家罗蒂认为“民主先于科学”。所以,在中国这个框架之内,难以出现真正的知识分子。真正的知识分子是疏远权力,甚至敌视权力的,德国作家亨利希鈥⒙担骸耙桓鱿蛲持谓撞憧柯5闹斗肿邮窃诒撑丫瘛!蔽胰衔泄摹爸斗肿印辈唤鼋霰撑阎叮踔潦潜撑讶死啵∷遣唤鲎约好挥腥烁瘢遥腔棺鞫瘛?/font>

    中国人的所谓奴性、劣根性,首先是中国“知识分子”的奴性与劣根性。这是中国文化、中国人国民性的基础部分。正如鲁迅说的:“这些人是,‘不会营生’、即没有独立的经营、生存能力的,只能靠‘进学’、即科举取仕成为封建统治阶级的附庸或者在官僚机构中领取薪水、充当职员为生,一旦断绝这个经济来源,就立即会失去生存的基本条件。这种经济基础问题,是中国知识分子只能为奴的基本原因。”

    奴才、精神病患者是不需要知识的。真正的知识分子应该是如苏格拉底所说的“牛虻”。然而,中国的“知识分子”只能以“流氓”称之。香港学者丁学良说“中国合格的经济学家最多不超过5个”。实际上,“中国合格的知识分子最多不超过1个”。因为:在这个国家,究竟谁能说自己有人格?多乎哉不多也。

    中国人所说的“知识分子”翻译成为英语,应该是knowledgeable people。而对应“知识分子”的英语词是intellectuals,knowledgeable people并非intellectuals的同义词。所以,从概念上讲,中国几乎没有知识分子!而那些knowledgeable people正是中国最可耻的人!他们是标准的“食人族”。靠他们,中国是没有希望的。

    中国怎么办?还是胡适说得好:“争你们个人的自由,便是为国家争自由!争你们自己的人格,便是为国家争人格!自由平等的国家不是一群奴才建造得起来的!”面对几千年一直排下来的吃人的宴席,鲁迅的主张是:“扫荡这些食人者,掀掉这筵席,毁坏这厨房”。中国想成为“人国”,中国人想做人,肯定不是一日之计。鲁迅给出的答案是:“国人之自觉至,个性张,沙聚之邦,由是转为人国。”(注:《坟鈥⑽幕谅邸罚?/font>

    中国人的当务之急是启蒙。启蒙就是看到自己的无知以及可耻。这是第一步。其次,才是立人、立国。(第一哲学)

你还不是该群组正式成员,不能参与讨论。 现在就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