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东方哲学 - 中国哲学

  • 分享

    孔子偶像为什么必须倒掉?

    1嗯C 2011-03-08 11:13



    在昨天的博文《谁是中国最可耻的人?》中,我指出:中国的“知识分子”阶层是最可耻的人。很多网友不理解。实际上,没什么不好理解的。

    几千年至今,“学而优则仕”、“读书做官”,这种“实用理性”就是中国文化人的根本追求。所以,中国的“知识分子”并非只有那些呆在学校、研究机构的教书匠。在中国,“士”、“仕”一体,亦师、亦吏。

    从整体上看,中国的“知识分子”并不进行知识生产活动,而只从事各种各样的“管教”活动,使得“个人”成长始终倍受压制,加上中国的民间组织非常不发达,因此,严格的说,中国的“知识分子”就是中国社会的各种角色的管理阶层。

    在这个世界上,中国社会的分层是最荒唐的。只有两个:一个体制内,一个体制外。中国人谈论“幸福感”,大概只能在体制内。体制外的人,往往惶惶不可终日,因为他们总要被体制内的人“管”着。

    今天,即使在体制内的人们,尽管他们绝大多数不学无术,然而,他们却是“读书人”出身,是中国的“知识分子”阶层最重要的组成部分。这和中国古代的人们削尖脑袋“中举”进衙门,一个鸟样。

    从这个意义上看,中国的“知识分子”不觉悟,中国社会就不可能完成真正的变革,即现代化转型。因为今天这个阶层的力量实在太大太大了!哪怕是人数,也占有极大的优势。

    因此,我的博文中所说的“知识分子”就是中国最可耻的人!这种人大概有一个多亿。他们混在体制内,享受着全球化(而非“改革开放”)的巨大物质成果,但在精神上,他们都是行尸走肉。而且,他们通过家庭,还捆绑着13亿人口。这就是中国之所以“超稳定”的原因。

    然而,由于并不从事知识生产,所以,中国没有真正的知识分子!【我在说他们是“知识分子”的时候,都打上了引号。】他们的准确称号是“文人”、“帮闲”、“帮凶”等等。但,他们却是当今中国的“社会精英”!

    中国的“社会精英”基本上成了体制内的混混。不过,中国要想变革,还不得不依赖这些混混,等待他们的自觉和醒悟,因为他们掌握着几乎所有的社会资源。这就是我之所以痛骂中国“知识分子”的原因。

    痛骂“知识分子”,就不能不痛骂制造“知识分子”的文化传统。所以,在传统打不破的时候,孔子及其儒学始终就是我们的敌人。

    本来,文化的本质是自由,任何文化都应该是平等的。然而,这个命题只有在民主、法治国家,才是当然成立的。因为民主、法治国家允许文化自由,而且,那里的文化必然是自由的。但在非民主国家,文化往往是畸形的。所以,我们不能将这个畸形的文化,与健康的文化不加任何区分地相提并论。

    因此,在世界范围内,孔子及其儒学,与古希腊哲学、希伯来圣经、古罗马法律一样,都是人类的宝贵精神财富。因为世界的组成需要多样性、多元化,需要尊重历史事实。所以,在西方国家,你将孔子吹得天花乱坠都没关系。因为无论你怎么吹,都是你个人的事情。在社会上生存,你还得根据政治法律的普遍法则。

    然而,在中国,孔子及其儒学就是中国人的毒药、麻醉剂。因为孔子及其儒学与中国社会政治包括经济等等诸多方面都是同构的。中国因为孔子及其儒学,成了一个单一化的、没有自由的社会。中国之所以封闭、停滞不前,最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拒绝真正的开放与开化,不承认普世价值,形不成普遍法则。而这一点,跟孔子及其儒学的关系又十二分之紧密。

    对于孔子的推崇,使得孔子成了一尊偶像,而且,儒学也成了一门死学问。孔子及其儒学在“学统”、“道统”、“政统”上的垄断地位,压制了中国人的精神自由,使得中国与任何精神性的活动无缘(黑格尔)。所以,不破不立,中国人必须推倒孔子这尊挡住人们视野的偶像,从而真正地掀翻铁屋、打开国门。

    老实说,对于孔子这个历史人物,我既没有好感,也没有太讨厌。他和无数中国老祖宗一样,都是可怜虫,也都是“食人族”。不过,我坚信:他老人家所鼓吹的那一套,永远也不可能开出民主自由,而只能用来自慰,让一些精神病患者做着“内圣外王”的美梦。

    中国传统文化是一个整体性的框架,而且,就是这个框架构成了一座中国社会密不透风的铁屋子。所以,包括孔子在内的老祖宗们,对专制主义都不可能有什么突破性的作为,相反,他们只能为之添砖加瓦。因此之故,对这个吃人文化,我们只有一个选择,就像鲁迅在《坟鈥⒌葡侣省分兴髡诺哪茄骸吧ǖ凑庑┦橙苏撸频粽怏巯倩嫡獬俊薄?/font>

    不惟孔子这尊偶像,对于任何偶像,我们都应该始终保持警惕!在民主国家,根本就不可能树立什么“大成至圣先师文宣王”。而且,民主国家的人们最害怕的就是“权威”以及与之配对的专制权力。就像爱因斯坦所说的那样:“我的政治理想是民主政体。让每一个人都作为个人而受到尊重,而不让任何人成为被崇拜的偶像。(……)在我看来,强迫的专制制度很快就会腐化堕落。”(1930年)

    实际上,中国少有的几个知识分子(王国维、陈寅恪、梁漱溟、鲁迅、胡适,等),不管其政治主张如何,他们在有一点上是高度统一的,即:中国要走向现代社会,就必须看到一个又一个的“人”(梁漱溟),只有“人”站立起来了,中国才会成为“人国”(鲁迅),否则就是一个“一份像人九份像鬼的民族”(胡适)。哪怕毛泽东,他早期也曾说过:“没有几万万人民个性的解放和个性的发展……要想在殖民地半殖民地半封建的废墟上建立起社会主义社会来,那只是完全的空想。”

    为什么必须让孔子偶像倒掉,让“人”站立起来?因为“民主先于科学”、“民主先于哲学”(罗蒂)!没有民主,就没有真正的知识分子。没有真正的知识分子,一个国家就会失去思想与灵魂,从而失去社会变革以及进化的能力。

    在孔子偶像倒掉之前,我们没有能力还原历史上的那个孔子。在“人”没有站起来之前,中国的“知识分子”都是无耻混蛋!聽(第一哲学)

  • 举报 #1
    爱弥儿 2011-03-10 12:09
    国人都是在传统的教育中成长的,知识分子是他们的代表,也不过就是修身齐国,最多就是平天下,也还是跳不出狭隘的范围。因而也正如邓晓芒所讲,需要一次次的思想启蒙,认知普世价值。
你还不是该群组正式成员,不能参与讨论。 现在就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