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西方哲学 - 哲学家

  • 分享

    现代西方哲学家的故事:精神分析引论

    嗯C 2011-03-24 16:22

    第十四章 精神分析引论

    您想了解自己吗?这一章的内容会对您有所帮助。

    弗洛伊德的精神分析内容是非常丰富的,我们在这里主要选取了他的五个卓有特色的思想来讲解,分别是:无意识、梦与解梦、性与本能、三重人格、文明及其悲剧。

    【无意识是精神分析大厦的基石】聽我们第一个要讲的就是无意识。

    对于精神分析来说,没有比无意识更为基本的概念了。它就像糕点中的发酵粉一样,糕点品种各不相同,里面却总有它的成分。无意识是一根线,能够将精神分析及其发展史的许多内容,例如从神经症到癔病,从布洛伊尔到帕莎?彭伯海姆联成一体,使我们看到精神分析的内在统一性。

    什么是无意识呢?

    简言之,无意识就是没有为我们的意识所意识到的意识。这个概念也许吓了你一跳,让你觉得我还是不说的好,不说的话你还可以来个顾名思义——无意识,就是没有意识叹。现在,看,这个名词解释把什么都弄糊涂啦!

    这个责备很有道理,名词解释不是玩弄名词,也不是名词堆砌,它应当使被解释的概念更加清楚,而不是相反。但在我们对无意识这个名词进行解释时,我却是有意识绕这样一个弯子。下面将会看到,这对于我们以后理解精神分析是很有必要的。

    在“无意识就是没有为我们的意识所意识到的意识”这一释义中,每一个词的意义都是不相同的。

    第一个“无意识”中的“意识”一词与“无”是一个整体,共同构成“无意识”这一专有名词,而并非像它可能看起来的一样是个表示“没有意识”的词组。这一点对于认识无意识是首先要注意的。

    第二个“意识”在精神分析的著作里有时特别被意译为”显意识”。在传统的看法里,”意识”指与物质相异的人类精神活动内容的总和。这是哲学式的定义。在我们日常生活中,意识一般而言指的就是认识,说意识到什么,也就等于说认识了什么。而当我们认识了某物时,我们就说我们对于这物有了”意识”,即意识到了这物。这里的意识实际上就是显意识。如我知道我此刻正在打字,你意识到此刻你正在读这本《现代西方哲学的故事》,这就是显意识。

    然而,我们意识的整体却不应当止于此,因为倘若将意识只看做是显意识,那么就有了这样一个假定,即我们认识了我们心中的所有意念,或者说,只有已为我们所知的意念才是意识。

    这个观点看起来也许理所应当,我们心中所想的我们自己当然明白,要不然怎么能说自己有这个意识呢?或者说,如果一个意念我们自己都不知道,那么怎么能算是我的意念,又怎能断定它的存在呢?然而,这正是精神分析意识概念的独特之处,弗洛伊德也正是从这里开始发掘无意识的,这个无意识就是那些存在于我们心中而又不为我们自己所知的意念。精神分析认为,只有将这一存在于内心而不为主体所知的无意识与已为主体所知的显意识相加才能称得上作为人类精神内容之整体的意识。

    精神分析认为,在每个人的心里都有着大量的甚至无限的我们自己并不知道的东西,我们说不出来,也压根儿想不到那些是什么东西,这就是”无意识”。所以无意识的第一个特征是它是”有”,而非”无”。

    无意识的第二个特征是它虽然存在于我们心中,却不为我们自己所知。它又分成两种情形:一是暂时没有被认识;二是永远也不会被认识。对于这两个看上去有些叫人莫名其妙的特征,其实都不难理解,且听我道来。

    俗话说:“一心不能二用。”也就是一个人的心思同时只能放在一个对象上。例如我现在在写东西,就很难再拿出心思想其他。但我只知道这件事吗?当然不止。我不但完全可能有,而且必定有其它无数念头此刻正潜伏在我心中的某处呢,一到时候它们就会跳将出来,但在我尚没有意识到它们的时候它们就是无意识的。

    这时候,也许有人说话了:“这就是你的无意识么?这并没有什么难懂的啊。但你那个永远都不会被认识的无意识又是个什么东西呢?如果永远都不会被你认识,那么你是怎么知道它存在的呢?”

    这个问题问到了点子上,这正是弗洛伊德提出的无意识观念的独特之处。在我们心中而又不为主体所知,这个特征是弗洛伊德在神经症的治疗实践中得出的无意识的特征,是他千百次辛苦观察、反复思索的成果。我们下面就要去了解一下弗洛伊德在临床实践中揭示无意识的过程,了解它的含义与意义。

    在“无意识是没有为我们的意识所意识到的意识”这一定义中,第三个“意识”是动词,就是认识的意思。这好理解,在日常生活中,意识通常的用法也就是这样,如“我意识到从前天起她脸上就没有笑容了”,”你有没有意识到你的错误?”等等。

    第四个“意识”就是哲学上的作为与物质对应的,作为人类精神活动总称的意识了。

    对精神分析而言,它重视的恰恰就是那些虽存在于人们心灵之中,却并不为主体意识到的意识。认识无意识的这一特征的过程也就是精神分析早期的发展过程,也就是弗洛伊德大约从1883年直到1895年《癔病研究》出版的学术经历。

    我们现在就来看看弗洛伊德发现无意识的简史。

    1883年,弗洛伊德进人了维也纳总医院迈内特教授的神经症科。在那里他第一次大量接触到了神经症病人,这些病人有着各种各样的症状,这些病例都是明显的与过去的性经历有关的,弗洛伊德从这里知道了性对于神经症的意义。还有的病例却给了他不同的启示。像一个种植葡萄的农夫的妻子,她老沉思着,在病房里踱来踱去,头低到了胸脯。当弗洛伊德问她问题时,她总说:“我的罪太多了,我不配住在这样好的地方,我连饭都不配吃,你该把我杀了,我的父母本来就不该生下我。”但当弗洛伊德询问她为什么这样说时,她却说她什么都忘了。

    这样的病例,连一般人都看得出来这个女人大约是做了什么坏事,或自己以为做了什么坏事,因而愧悔得患神经症了,就像日常所谓急得发了疯或伤心得发了疯一样,过度兴奋、愤怒、负罪等都能导致神经症,这是一个事实。我想大家如果没有在生活中见到,也在小说里见到过,像范进之类。这位农夫的妻子难道真的像她说的一样把什么都忘了吗?如果这样,即像平常所谓忘了,将旧事像冰淇淋纸一样扔到了垃圾堆,它还会使她发疯吗?如果没有忘记,那么这个女人为什么又什么都不记得了呢?它们藏在了什么地方?

    这些问题悄无声息地袭向弗洛伊德的意识深处,也成了他的无意识。

    对于这类神经症当时没有任何有效的治疗方法,要是病情不太严重,例如只是抑郁症之类,就给患者服镇静剂或安眠药,如果是狂躁型的,就用网罩将病人罩在床上,这样的病人就等于被判了无期徒刑,永无获释之日了。即使他们真的痊愈了,他们也会因”可能复发”而不得不依旧与真正的精神病人待在一起。弗洛伊德在神经症科实习时,就亲自将不少看上去无治愈希望的病人送到了设在大山深处的下奥地利精神病院。他看到精神病人那可怜的处境,不能不想他们的病因,也不能不想治疗的方法。

    在总医院的实习结束后,188510月,弗洛伊德去巴黎留学,向当时神经症学界的泰山北斗夏科教授学习先进的神经症治疗法,他又看到了许多相类似的病例。从夏科教授这里弗洛伊德有了两个大收获:一是认识了男性癔病;二是见识了催眠术的威力。这两者对于弗洛伊德未来的思想与研究都是十分重要的。

    弗洛伊德去巴黎前,可能只在上大学时在讲堂上听说过痣病的名字,来到巴黎后,癔病成了他主要的研究内容之一。癔病可以近似地称为”意念之病”,它的起源主要是病人受制于某些主观意念,这些意念暗示他们,形成种种病症。当时,弗洛伊德并没有意识到这是无意识的作用,他只是觉得奇怪,因为这些人似乎自己想自己得病,因此,痣病又常常被称为是”装病”。在很长一段时期内,它们甚至没有被承认是病症。如果病人真的知道是自己的意念使自己得病,那么他当然也就不会得病了。但问题是病人并不知道自己的真实病因,他还以为自己确实病了,而且病情也确实与一般器质性疾病无异。如果不是亲眼目睹了这种病的神奇治愈,弗洛伊德也许会真的认为病人患的是器质性疾病呢!

    例如有个美丽的女子,双腿长期瘫痪,夏科的助手波拉克用一针蒸馏水就把她治好了,只是先告诉她打这一针后,她要么死,要么在一分钟内就康复。病人信以为真,她不愿意死,就康复了。弗洛伊德与波拉克一起治疗这个病例,看着拉波克得意地走了,弗洛伊德却想:是什么样的意念使病人不愿意舒服地走路而去瘫痪呢?为什么她自己也不知道这个意念?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意念?

    夏科教授还用年轻的姑娘来展示癔病的症状。那些姑娘们在被催眠后,就会又学天使飞又学狗叫,但催眠结束,她们就全忘了所做过的事。还有另一种延时催眠,就是在催眠时并不叫被催眠者立刻做什么,而是命令她在催眠结束一段时间后再做什么事。弗洛伊德也曾做过这样一次催眠。他的一个女病人右腿麻痹,但他没有发现她的器官有病变,他采用延时催眠命令病人在第二天上街时将雨伞折断。第二天,病人的母亲告诉他女儿在街上的怪异举止,她走着走着突然将雨伞在地上弄断了——她本来是将它当作拐杖用的,自己大踏步走了起来。在这种情形之下,病人被催眠后根本不记得她曾经被命令做什么事,但这个命令却会毫不含糊地起作用,连时间都不会差。如果病人不记得了就等于真忘记的话,那么它们何以能起作用呢?这只能说明,其实他们并没有忘记,只是那些意识藏在他们内心他们自己所不知道的地方罢了。也就是说,它们成了无意识。

    从这个例子我们又可以看到,在意识与无意识之间并无绝对界限,而是可以相互转换的,此时是无意识的,彼时会变成意识,此时是意识的,彼时又可以变成无意识。当然,这里必须排除那些因为某些原因而永远处于无意识中的内容,不过这样的无意识虽然我们不能看到,但可以间接证实其存在,这就如同我们不能看到我们身在汉唐时候的直系祖先,我们却相信他们的存在一样。

    从巴黎回来后,弗洛伊德开业行医了。他所接待的病人中有相当一部分患的是神经症,他对这些病人采用了催眠术。

    弗洛伊德刚开始采用的是与夏科一样的形式,即将病人催眠,告诉他们没有病,他们的腿能走,眼睛能看,口也能吃东西,只要他们愿意,并且暗示他们催眠结束后怎样怎样。他这样做时,并不让病人说话,也不想想是什么意念使他们得病。这样虽然常常具有一定疗效,但没有搞清根本问题。渐渐,弗洛伊德不但想知其然,而且想知其所以然。

    例如有这样一个病例:一个叫苔丝的姑娘,一直健康地生活着,但突然从某天开始,一到晚上八九点钟就出现神经症状,半裸着身子跑到大街上去了,好像有人在后面追赶她。弗洛伊德经诊断发现她只是得了癔病,就给她催眠,告诉她她是个健康又快乐的姑娘,她待在房间里很安全,根本没有必要往外跑。苔丝的病就这样好了。他不由得想,她为什么突然要半夜起来往大街上跑?是什么念头使她这样?

    他感觉自己像个往大海边走的人,大海虽然还没有出现在眼前,但他鼻腔中有了股咸味,那是大海的气息。

    他决心要看到那大海,这使他改变了催眠的方式,不再只命令病人放弃邪念,而是让他们说出他们所想的,他在一边给以安慰、暗示或者解释。这实际上就是我们前面说过的”谈话疗法”或者叫”扫烟囱”。

    一天,冯?诺伊斯塔特夫人本来神态娴雅、从从容容地与弗洛伊德说着话,突然间露出了恐惧的神情,手一拦说:“别动!别说话!别碰我!”一会儿又像刚才一样地侃侃而谈了,循环往复。弗洛伊德为她催眠后,询问她为什么要这样。夫人沉默了一会儿,说:“我小时候,哥哥常常往我脸上扔死动物,我吓晕了,可妈妈说我是丢人现眼……7岁那年看见我姐姐躺在棺材里,脸像雪一样白……哥哥常常把白床单蒙在脸上来吓我……”

    第二次催眠时,她又说:“……那时,哥哥用吗啡上了瘾……突然抓住我,像要扼死我,我喊‘别碰我’……”

    弗洛伊德当即告诉她这些事已经过去了,她不必再害怕它们。当她醒过来后,弗洛伊德再问时,她一点儿也不记得自己说过的话了,但症状却消失了。因此,弗洛伊德感到,深藏心底的回忆便是她致病的因素,过去的一切不幸虽然她并不记得了,但它们却并没有离开她,它们像一只只小小的幽灵,时刻准备冲荡而出,扰乱她的心神。

    对于其他病人,难道不如此吗?如果能将那些埋藏心底的魔鬼都抓出来,不就等于治愈了他们吗?这样,治疗的主要任务将是要寻找那折磨他们的记忆。

    也正是在这时候,弗洛伊德明确地意识到了无意识的存在。我们可以借用古希腊索福克勒斯的名剧《俄狄浦斯王》中的一段话,来形容那不为我们所知而又在损害我们的无意识。盲先知戒瑞西阿斯对俄狄浦斯之母伊俄卡斯忒说:

    我说你是在无意识中和你

    最亲近的人可耻地住在一起,

    却看不见自己的灾难。

    那些可怜的癔病患者,他们自己给自己背负了沉重的苦难,却茫然无知,他们终生痛苦,甚至命赴黄泉,却直到死都不知他们是死在自己心灵之中的魔鬼手里。

    弗洛伊德决心找出病人的这些无意识。他采用的新办法就是”自由联想法”。

    自由联想法直至今天都是寻找无意识的最简单与最佳的办法。它简而言之就是医生不干预病人的思维,在引发他们的联想后,就退居幕后,静听病人独白,而病人则让他们的思想插上翅膀,自由翱翔。

    通过这种方法,弗洛伊德终于发现了精神分析的基石——无意识。

    那么,病人所透露的无意识都讲了些什么呢?

    我对于无意识曾做过一些研究。无意识的内容极为广泛,应当包括三大类型,即病态无意识、日常无意识、历史无意识。当然,作为整体的无意识不是本书的内容,这里要记述的是弗洛伊德发现的无意识,这就像我们在写柏拉图时,要写的不会是作为整体的理念,而是柏拉图的理念。

    弗洛伊德早在迈内特教授那里就接触了神经症,到后来他在巴黎对癔病发生兴趣,直至他自己用催眠术治疗神经症,在这些过程中,弗洛伊德所接触的病例使他推测到无意识之内容是患者过去的创伤性经历,同时这也是他们致病的因素。这些创伤性经历的内容是有所不同的,不过总的来说不外乎两种,即恐吓创伤与性创伤。

    关于恐吓创伤的病例相对较少。它指患者在童年或成年时经历过了引起患者极大恐惧的事件,这些事件往往并没有带来大的肉体损伤,但却在被恐吓者的心灵之内留下难愈的伤痕,它们大多并没有当即表现出来,而是等到时光流逝好久,恐吓事件已经在被恐吓者的记忆中消失之后,才会显示它的威力。一般的形式是它受到另一次偶然事件的激发,这次事件本身并不重要,但却起了一种媒介或催化剂的作用。例如一个一直正常生活的20岁青年,某天上街,看见一条狗跑过,口里衔着一只红鞋子,他立刻昏倒在地,醒来后就患了严重的神经症,怕上街,怕看见动物,后来连腿也瘫痪了。经过自由联想,他也许会回忆起他4岁时的一天,他目睹6岁的哥哥被一条狼狗活活咬死,狼狗的嘴巴满是鲜红的血,他当时吓得瘫倒在地。

    性创伤是弗洛伊德在他的治疗实践中所观察到的主要病因,也是他的精神分析的主体内容之一。我们在下面还要谈它,这里只谈谈它与无意识相关的内容。

    在神经症病例中,弗洛伊德发现的性创伤可大致分成两种形式:性压抑与童年性创伤。

    在一个叫普芬道夫夫人的病例中,患者的丈夫是个严重的阳痰者,她结婚十八年了还是处女;在冯?诺伊斯塔特夫人的病例中,患者的丈夫死了十三年;而另一位患者卡西莉太太的丈夫好几年前就拒绝与她发生性关系。在这些病例中,虽然情形各不相同,但有一点是相同的:三位夫人的病都是性欲受到长期压抑的后果。

    因为性的反常缺欠而致患神经症,这种情形对于我们的现实生活并非陌生之事,也不是难以理解之事。孟子云:“食色,性也。”既然圣人都说性足可充任人之本性,它之重要性就不言而喻了,离开了它人也就迷失了本性,那神经症也就是人迷失了本性的结果呢!

    儿童性创伤理论是弗洛伊德一个独特的理论。18%年4月,在维也纳精神病与神经病学学会的一次会议中,弗洛伊德陈述了他的儿童性创伤是癔病起因的观点。他指出,经过许多病例的分析,几乎在每一例癔病病例里都可以找到一次或数次的童年性创伤,对它们的回忆构成了癔病患者创伤回忆的主要内容。还在这一年,他在一篇用法语写的论文里,在对13个病例进行细致分析后,精确地指出34岁时的性创伤几乎肯定会导致神经症。另外,在1889年初发表的《神经症的性病因》中,他写道:

    我们忽视儿童的性生活这是犯了一个大错误……

    在这些病例中,有的人是受到了性侵犯,有的人是看到了性行为,在他们幼小的心灵中留下了创伤,等到他们成年后,这些创伤一被触发就导致了神经症或者癔病。但是,当他们进行回J忆时,总设法用抵抗、压抑等办法来掩盖这样的往事。抵抗、压抑是精神分析中两个重要的概念,所幸的是这两个概念我们可以顾名思义,所以用不着详细解释。

    不难看到,无论是恐吓创伤还是性创伤,它们都有一个基本特征:难以启齿。尤其是性创伤,弗洛伊德的医疗实践表明由之而引起的神经症占了绝大多数。可悲的是,遭受这种痛苦的人们却不能向外人言明,连大夫也不能,他们只能默默地忍受着痛苦,直到这痛苦将他们吞没。

    从上面的记述中我们不难发现,在弗洛伊德那里,无意识所展开的乃是人类心灵的阴暗面,它代表着那些与人类社会的伦理道德原则相悖的东西,正由于这个特征它才不能浮到意识的表面,成为显意识。

    既然无意识是没有被我们意识到的意识,那么,另一个问题就很重要了,即我们经什么途径才能了解无意识呢?因为不找到这个途径,无意识也就不能成为意识,也就不能为我们所了解,我们也就没有在这里探讨它的必要性了。

    无意识当然是有办法探讨的,弗洛伊德找到的办法主要有以下三种:

    第一种是解梦的办法。《梦的解析》是弗洛伊德最著名的经典之一。关于梦与解梦我们在后面还要专门讲。我们后面会知道,人的梦的最基本特征就是梦是无意识的表达,它乃是用曲折的方式表现了我们在清醒时所不能想的无意识。因此,只要我们能够理解梦,也就理解了我们的无意识。

    了解无意识的第二种办法是分析我们的”失误行为”。所谓”失误行为”就是我们平常的口误、笔误、误读、误引行为等。弗洛伊德认为,这些行为虽然往往被认为是无心之失,但实际上它们并非无心,而是由无意识引致的”有心之失”,它往往恰恰表达了失误者内心隐秘的愿望。弗洛伊德的经典之一《精神分析引论》的第一编就是《过失心理学》,他在其中引用了过失行为的例子。例如在莎士比亚的名著《威尼斯商人》里鲍西娅对巴萨尼奥说的那番话:

    我请你稍等待一下,等过了一天或两天,再行冒险吧!我觉得似乎不愿失去你(但这可不是爱情。)……我或许可以告诉你如何选择才对,但是我受誓约的束缚而不能这样,因此你或许会选不到我。但是一想到你或许会选错,我便想打破誓约。别注视着我吧,你的眼睛征服了我了,将我一分为两半:一半是你的,另一半也是你的——但是我应该说是我自己的,既然是我的,那当然便是你的,所以一切都属于你了。

    在这段引文里,鲍西娅有一个口误,她本来要说”另一半是我的”,但却说成”另一半也是你的”了。这个口误表明,她虽然本来想说成”另一半是我的”,但她的无意识却使她说成”另一半也是你的”了。这明显地表明了鲍西娅内心的想法:她的一切都属于巴萨尼奥。在这个例子里,鲍西娅的无意识很容易看出来,也没有什么可以羞于表达的。这与无意识大多数的情况下不同,在大多数情况下,这种失误行为表达的乃是失误者隐秘的、在正常情况下羞于表达的愿望。弗洛伊德举了这样一个例子:一位青年在舞会上遇到了一个令他心仪的漂亮姑娘,姑娘要走时,他不禁对素不相识的姑娘脱口而出说:“小姐,我可以送辱你吗?”在.这黑奉达了他的两个意识,一个是显意识,即他想送这个姑娘,男一个则是无意识,即他想”辱”她,也就是想与她有那回子事。他所说的“送辱”,即“begleit-digen”,是由护送“begleiten”和侮辱“beleidigen”两个词合成的。这就像弗洛伊德所言:

    过失不是无因而致的事件,乃是重要的心理活动……它们是有意义的。

    了解无意识的第三种途径是一般人不能通行的,那就是专业的精神分析医生分析病人时所用的方法。例如将病人催眠,然后诱使其说出自己的无意识。最有名者当然是弗洛伊德的自由联想法,通过对病人在自由联想时透露出的一言一语就能够了解隐藏在其内心深处的无意识——这些往往也是隐藏得最深的无意识内容。

    总之,通过这些办法,我们就可以了解人们的无意识内容。我们可以看到,无意识的内容是非常广泛的,然而又是相当”可怕”的,它令我想起了但丁《神曲?地狱篇》中的一段内容:

    就在人生旅程的中途,

    我来到一座山谷之中,

    因为我在那里迷失了正确的道路。

    唉!要说出那是一片如何荒凉、如何崎岖、

    如何原始的森林是多难的一件事呀,

    我一想起它心中又会惊惧!

    那是多么辛酸,死也不过如此:

    …………

    有一只”母狼”,她的瘦削

    愈显出她无边的欲望;

    她以前曾使许多人在烦恼中生活。

    她的容貌这般恐怖

    使我的心头变得这么沉重

    我竟失去了登阶的希望。

    要知道无意识也常常犹如一座恐怖的山谷,那里充满了欲望、迷惘与不堪忍受的痛苦!当然,我希望大家不要真的失去了登涉的希望。

    我们下面要再走向弗洛伊德思想的另一座山峰:梦与解梦。

    【梦与解梦:佛洛依德解开了一个千古之谜】聽《梦的解析》是弗洛伊德著作中非常著名的一部,被称为人类历史上最重要的百部经典名著之一。弗洛伊德也正是通过解梦而揭开了人类心灵之谜,因为在此之前,他的分析方法是针对有不正常行为的神经症病人的,不适用于正常人,但解梦就不同了,做梦是一种正常的生理现象,而且也像神经症病人的非正常行为一样体现了人的无意识,也就是那些居于我们的心灵之内却为我们自己所不知道的意念。弗洛伊德在《梦的解析》里将系统地告诉我们梦是怎么一回事,我们怎样才能了解我们的梦,等等,这些有趣的问题。

    在讲梦之前,我们先来看看《梦的解析》是如何诞生的。

    1900年,弗洛伊德已年过不惑了,到此时为止,他独创性的思想给他带来的只是误会、攻击与辱骂。但弗洛伊德并没有因此而停止出版著作。1899n月,他出版了他的第三本著作《梦的解析》,这本厚达六百余页的著作不单是弗洛伊德所有著作中篇幅最长的,也是他等身的著作中他自己最喜爱的一本。

    弗洛伊德像许多人一样从小对梦就抱着一种天然的兴趣,并且喜欢在信与笔记中描述自己所做过的梦。后来,弗洛伊德在治疗实践中,逐渐发现患者的梦与病因之间有极密切的关系,梦中的图景就像一幅患者的心灵自画像,梦中千奇百怪的景象像马蒂斯、毕加索、夏加尔的作品一样充满了象征。这些象征所指向的就是患者的无意识,这无意识中必然包括致病的无意识。他的解梦简而言之就是从梦的图景中通过分析找出那些图景所象征的无意识,从这些无意识中找出病因来。

    也因此,《梦的解析》的写作过程实际上就是发掘致病的无意识的过程。弗洛伊德第一次释梦在1895年,是由对艾玛?贝恩的治疗引起的。弗洛伊德在一天晚上做了这样一个梦:

    一间宽敞的大厅——我们请了好多客人,艾玛也在其中。我把她拉到一边,好像要回答她的一封信,责备她仍不接受我的解决办法(弗洛伊德查出她的病因是丈夫死后性欲得不到满足而致病,因此劝她再找个丈夫,但艾玛声称她不能到大街上拉一个男人回来做丈夫——本书作者注),我对她说:“如果你还觉得疼的话,那就是你的错了。”她回答说:“你要是知道我现在我的嗓子、肚子、小腹有多疼就好了——我痛得喘不过气来了。”我吃了一惊,打量起她来,她看上去苍白又浮肿。我暗想,不管怎样,我一定忽略了什么器质性病变。我喊她到窗前,要看她的嗓子,她显得勉强,像那些不愿给人看见假牙的女人一样。我说完全没有这样的必要。她张开嘴,我在右边发现了一大块白的东西;又在另一处看见一大块灰白色的溃疡,附在一个显然是按照鼻甲骨形状构成的弯曲物上。我急忙叫来布洛伊尔。他重新检查了一遍,肯定了我的发现……布洛伊尔看上去和平常大不一样,他脸色苍白,步履瞒珊,下巴刮得挺干净……我的朋友奥斯卡也站在艾玛身边,另一个朋友利奥波德正隔着她的衣服听诊,说:“左下方有浊音。”他还看出她的左肩有一块皮有浸润(我也注意到了,尽管艾玛穿着衣服)。布洛伊尔说:“毫无疑问是感染,但没关系;就会出现痢疾把毒素排掉。”我们也很清楚感染的起因。不久前当艾玛不舒服时奥斯卡曾给她注射过丙醉制剂——丙醉……丙酸……三甲胺(我看见这药剂的配方像印成黑体字浮现在眼前),注射这种药不该如此草率……而且注射器也可能不干净。

    弗洛伊德对这个梦产生了不寻常的印象,决心对之展开深人分析,这就要求他能对梦中的每个元素进行分析,弄懂其意义。这些元素具体分析如下:

    (一)首先是他对艾玛的责备。他为什么要责备她?因为她没有接受他的建议——去设法找个丈夫。他认为她的病因就是在这里。作为医生,他只要指出这一点来就够了,现在他指出了,因此艾玛的病没有好也不关他的事。至于面色一向红润健康的艾玛何以会变得苍白浮肿,那是他用玛莎的特征代替了艾玛,因为玛莎刚生了第六个孩子不久,身体很不好。这种形象倒错是梦的主要特征之一。

    (二)布洛伊尔面色苍白、步履瞒姗,肯定了他的诊断,还说”毫无疑问是感染,但没关系,就会出现痢疾把毒素排掉”,这是句荒唐的话,因为痢疾不可能将毒素排掉。

    此前,由于布洛伊尔在与弗洛伊德一起写作《癔病研究》时对性的认识表现出的反复无常等原因,弗洛伊德与他已经出现了分歧。弗洛伊德在这里就用象征的方式表现了他对布洛伊尔的不满:他将布洛伊尔”打扮”成一个面露病容、路都走不稳的糟老头子了,而且说了一句荒唐话。弗洛伊德也就在这里暗暗嘲笑了他一番,并且将自己的诊断技术看得比他高明。

    (三)奥斯卡·李给艾玛注射丙醇制剂,这是一种不能随意使用的特殊药物,奥斯卡却随便就给艾玛注射了,而且针头都没弄干净。这样,弗洛伊德一方面开脱了自己的责任:艾玛的病发是由于奥斯卡的缘故,与他没关系;另一方面将自己打扮成比奥斯卡高明的大夫。

    通过这一系列分析——当然远不止上文的内容,须知一个小梦的完整分析就足可以写满好多页,但大体思路是这样的——弗洛伊德了解了梦的主要特征是:梦是愿望满足的一种方式。这种方式尽管是曲折的,但反映的却是梦者心灵深处的意念与愿望。这是梦的本质特征,也是弗洛伊德关于梦的第一个伟大发现,他做出这一发现的时间是1895724日,他当时正在维也纳森林里的望景楼别墅度假。后来,他在190()年6月的一封信中半开玩笑地说:

    在望景楼每个人都过得很快活……你不认为将来有一天会在这幢房子的前面竖上一块大理石纪念碑吗?上书:“公元1895724日,西格蒙德?弗洛伊德博士揭示梦之奥秘于此。”

    以后,自然而然地,弗洛伊德会想到,由这个方法我们可以通达人类心灵深处,挖掘无意识,找到神经症患者的病因。这次只是弗洛伊德漫长的释梦过程的一部分,也是相当重要的起点。

    弗洛伊德第一个释梦高潮是18977月开始的对自己的精神神经症进行的治疗。弗洛伊德自己在父亲于18%年去世后,患上了相当严重的神经症。后来,他通过对自己的一系列梦的解析,深人回忆他的童年,找到了他致病的因素,那就是他的恋母情结:一方面他看到过母亲的裸体,产生了原始的性冲动,使他感到极其羞愧自责;另一方面他由于想独占母亲,而父亲的存在使这成为不可能因而使他也恨起父亲来,甚至愿他死掉。当然这一切都是在无意识中进行的,他自己并不知情。这样的心思使他在心灵深处深以为愧,当父亲还健在时,他的愿望并没有表现出来,因而还不怎么使他痛苦,当父亲去世后,他的无意识不能不使他陷人自责之中,他的无意识认为,父亲是因他的诅咒而死。诅咒死了自己一直那么爱着的人,这样的负疚会多深可想而知!

    通过对自己的梦进行分析,弗洛伊德找到了童年的创伤性记忆,即他曾看到母亲裸体的事,也了解了自己的无意识。这个疙瘩一解开,他的神经症也就自然而愈了。由此,弗洛伊德想到他给自己解梦的办法也可以运用到他人身上去,使他的治疗技术达到一个新的高峰。

    更早,弗洛伊德在治疗中就感觉到,病人无论在被催眠状态还是自由联想状态,他们的意识都不同于正常情形下的意识,它们与梦一样,是一种意识的不由自主的流动,是”准梦”,而且病人在述说他们的意念时,往往也与他们的梦直接相关。按弗洛伊德的话说是”在梦的坚硬外壳之下蕴含着神经症的病理”。因此弗洛伊德想,为什么不干脆对病人的梦进行分析以找到病因呢?

    当然是可以的!在《梦的解析》里,弗洛伊德引述了大量他在医疗实践中获得的患者的梦,其总数不下百个。这里试列举一个短梦:

    夏天,我在街上行走,戴着一顶形状奇怪的草帽:它的中间部分向上弯卷,而两边则向下垂(在这里,病人的叙述稍微犹豫一下),其中一边比另一边垂得更低。我兴高采烈,同时深具自信;当我走过一堆年轻军官的时候,我想:“你们都不能对我有所伤害。”

    这是一个患有广场恐怖症的年轻妇人的梦。弗洛伊德是这样给她析梦的:两边弯曲而中间部分竖起的无疑是男性性器的象征,中间竖起的是阴茎,两边下垂的是皋丸。为什么一边比另一边低呢?弗洛伊德由是断言她丈夫的皋丸一个比另一个小。她兴高采烈,深具自信,在于她认为她丈夫有十分漂亮的性器,因而她不必害怕因被年轻的军官们勾引而损害她的名誉。

    她患广场恐怖症的原因在于她害怕被人引诱而失贞,因而不敢上街,不敢与年轻男人相见。她害怕被引诱的缘故在于她对自己丈夫的皋丸一边比另一边小深感奇怪,不由想看看别的男人是否也一样——这种好奇心如果付诸实施结果不言而喻。这种观念令作为妻子的患者深感羞愧,她的无意识欲望、羞愧及由之而产生的对丈夫的负疚使她患上了神经症。

    一开始女病人想否认弗洛伊德的诊断,但当弗洛伊德指出她丈夫性器的特征时,她承认也发觉了自己隐秘的欲望——那一欲望原来是无意识的,现在则成了意识了。在了解了这使她致病的无意识之后,病人的症状也就消失了。

    这只是弗洛伊德所举的大量病人的梦例中短小且普通的一个,由于篇幅所限,这里只选这样一个,有兴趣的读者可以去阅读《梦的解析》原著。

    梦是愿望的满足聽那么,梦到底是怎么回事,弗洛伊德又是怎样解梦的呢?这是一个比较复杂的技术性问题,我们现在就来简单地说说吧。

    梦最基本的特征是:梦是梦者愿望的满足。在这种满足里,梦者达到了两个目的:既满足了愿望,又保护了睡眠。

    你还不是该群组正式成员,不能参与讨论。 现在就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