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西方哲学 - 唯心主义哲学

  • 分享

    叔本华哲学名著观点摘编

    嗯C 2011-03-28 13:54

    论空间
    谁要是认识了根据律如何在纯粹直观的空间中起着支配的作用,他也就是由此而穷尽了空间的全部本质;因此空间自始至终就不是别的,而只是其部分互为规定的可能性,也就是位置。关于这方面的详细考察和由此而产生的结果,沉淀为抽象的概念而更便于应用,那就是全部几何学的内容。
    《作为意志和表象的世界》第一编世界作为表象初论第4节
    论理性
    理性的本性是女性的,它只能在有所取之后,才能有所与。仅就它自身说,除了它用以施展的空洞形式外,它是什么也没有的。十足纯粹的理性认识,除了我称为超逻辑的真理那四个定律:同一律、矛盾律、排中律,充分的认识根据律之外,再没有别的了。
    《作为意志和表象的世界》第一编世界作为表象初论第10节
    论谬误
    我的意见是每一谬误都是从结论到根据的推论;如果人们知道这结论只能有这一个而决不能另有一个根据时,这根据还要妥当的,否则就不妥当。陷入谬误的人,要么是为结论指定一个它根本不可能有的根据,这就表现他是真正缺乏悟性,也即是缺乏直接认识因果联系的能力;要么是一个更常见的情况:他为结论指定一个可能有的根据,同时还为他这种从结论到根据的推论补上一个大前提,说该结论无论何时只能是由他所提出的这根据产生的。其实只有作过完备的归纳功夫之后,他才有权这样说,然而他并未作过这功夫就事先这样假定了。因此.“无论何时”这个概念就太广泛了,而应取代以“有时”或“大多是”:这样的结论命题是悬而未决的,那也就不会错误了。但陷于谬误的人既然只是按上述方式行事,那么他不是操之过急,便是对可能性的认识太有限,从而不知有应作归纳功夫的必要。因此,谬误和假象是完全类似的。两者都是从结论到根据的推论。假象总是由悟性来的,也就是悟性直接从直观自身中按因果律造成的;谬误总是由理性来的,也就是理性在真正的思维中按根据律所有的形式,最大多数也可以是按因果律造成的。
    《作为意志和表象的世界》第一编世界作为表象初论第15节
    论人的意志
    这个自在之物(我们将保留康德这一术语作为一个固定的公式),既已作为自在之物,便决不再是客体,因为一切客体已经又是它的现象而不是它自己了。但是在需要客观地来设想它的时候,它就必须从一个客体,从一个只要是客观地已知的什么,从而即是从它自己的一个现象借用名称和概念。不过为了合于作共同理解的支点之用,这个现象就不能是别的,而只能是它所有一切现象中最完善的,亦即是最鲜明,最发达的,直接为认识所照明了的一个现象。而这就正是人的意志。人们也很可以指出我们在这里当然只是用了从优命名法,由此,意志这个概念就获得了比它前此所有的更为广泛的范围了。
    《作为意志和表象的世界》第二编世界作为意志初论第22节
    在意志作为人的意志而把自己表现得最清楚的时候,人们也就真正认识了意志的无根据,并已把人的意志称为自由的、独立(无所待)的。可是同时,人们就在意志本身的无根据上又忽视了意志的现象随处要服从的必然性,又把行为也说成是自由的。(其实)行为并不是自由的,因为从动机对于性格的作用中产生出来的每一个别行为都是以严格的必然性而发起的。一切必然性,如前所说,都是后果对原因的关系,并且绝对不再是别的什么。根据是一切现象的普遍形式,而人在其行动中也必然和其他任何一现象一样要服从根据律。不过因为意志是在自我意识中直接地,在它本身上被认识的,所以在这(自我)意识中也有对于自由的意识。可是这就忽视了个体的人,人格的人并不是自在之物的意志,而已经是意志的现象了,作为现象就已被决定而进入现象的形式,进入根据律了。
    《作为意志和表象的世界》第二编世界作为意志初论第23节 聽
    论认识
    所以认识,在根本上看,不管是理性的认识也好,或只是直观的认识也好,本来都是从意志自身产生的。作为仅仅是一种辅助工具,一种“器械”,认识和身体的任何器官一样,也是维系个体存在和种族存在的工具之一。作为这种工具,认识(原)是属于意志客体化较高级别的本质的。认识本来是命定为意志服务的,是为了达成意志的目的的,所以它也几乎始终是驯服而胜任的;在所有的动物,差一些在所有的人。都是如此的。然而在某些个别的人;认识躲避了这种劳役,打开了自己的枷锁;自由于欲求的一切目的之外,它还能纯粹自在地,仅仅只作为这世界的一面镜子而存在。
    《作为意志和表象的世界》第二编世界作为意志初论第27节
    论时间
    在时间上,每一瞬只是在它吞灭了前一瞬,它的“父亲”之后,随即同样迅速地又被吞灭而有其存在一样;如同过去和将来(不计它们在内容上的后果)只是象任何一个梦那么虚无一样;现在也只是过去未来间一条无广延无实质的界限一样。
    《作为意志和表象的世界》第一编世界作为表象初论第3节
    谁要是认识了根据律这一形态。即在纯粹时间中作为这一定律出现。而为一切计数和计算之所本的这一形态。他也就正是由此而认识了时间的全部本质。时间并不还是别的什么,而只是根据律的这一构成形态。也再无其他的属性。先后继起是根据律在时间上的形态,“继起”就是时间的全部本质。
    《作为意志和表象的世界》第一编世界作为表象初论第4节
    论物质
    因为物质,自始至终除因果性外,就再不是别的;这是每人只要思考一下便可直接理解的。物质的存在就是它的怍用,说物质还有其他的存在,那是要这么想象也不可能的。只是因为有作用,物质才充塞时间、空间。物质对直接客体(这客体自身也是物质)的作习是“直观”的条件,在直观中唯有这一怍用存在;每一其他物质客体对另一物质客体发生作用的后果,只是由于后者对直接客体先后起着不同的作用才被认识的。也只在此中才有其存在。所以,原因和效果就是物质的全部本质;其存在即其作用。因而可知在德语中将一切物质事物的总括叫做现实性Wirklichkeit,是极为中肯的;这个词儿比实在性Realitat一词的表现力要强得多。物质起作用,而被作用的还是物质。它的全部存在和本质都只在有规律的变化中,而变化又是物质的这一部分在别的一部分中引出来的,因此,它的全部存在和本质也是完全相对的,按一个只在物质界限内有效的关系而为相对的。所以(在这一点上)恰和时间相同,恰和空间相同。
    《作为意志和表象的世界》第一编世界作为表象初论第4节
    在物质中,空间和时间也必然是统一的,即是说不管时间和空问各自的属性如何互相凿枘、物质必须将双方的属性一肩挑起;在双方各自独立时不可能统一的在物质中部必须统一起来,即是将时间方面无实质的飘忽性和空间方面僵硬不变化的恒存统一起来;至于无尽的可分性则是物质从时空双方获得的。准此,我们看到由于物质才首先引出同时存在,它既不能在没有并列的孤立的时间中,也不能在不知有以前、以后和现在的孤立空间中。可是,众多情况的同时存在才真正构成现实的本质。因为由于同时存在,持续始有可能。而持续又在于它只是在某种变更上,与持续着的东西同时俱在之物的变更上看出来的;不过这同时俱在之物在此时也只是由于变更中有持续着的东西才获得变化的特征。亦即在实体。也就叫做物质恒存的同时,物质和形式却要转变的特征。如果只单是在空间中,这世界就会是僵硬的、静止的.就没有先后继起,没有变化,没有作为;而没有作用,那就连同物质的表象也取消了。如果只单是在时间中,那么,一切又是太缥缈易于消逝的了,就会没有恒存,没有并列,因而也没有同时,从而没有持续,所以也就是没有物质。由于时间和空间的统一才生出物质,这即是同时存在的可能性,由此才又有持续的可能性;再由于这后一可能性,然后在情况变化的同时。才有实体恒存的可能性。物质既在时间和空间的统一性中有其本质,它也就始终打上了双方的烙印。
    《作为意志和表象的世界》第一编世界作为表象初论第4节
    论悟性
    物质或困果性,两者只是一事。而它在主体方面的对应物,就是悟性。悟性也就只是这对应物,再不是别的什么。认识因果性是它唯一的功用,唯一的能力;而这是一个巨大的、广泛包摄的能力;既可有多方面的应用,而它所表现的一切作用又有着不可否认的同一性。反过来说,一切因果性。即一切物质,从而整个现实都只是对于悟性。由于悟性而存在,也由于悟性而存在。悟性表现的第一个最简单的,自来即有的作用便是对现实世界的直观。这就始终是从效果中认原因,所以一切直观都是理智的。不过如果没有直接认识到的某一效果而以之为出发点,那也就决到不了这种直观。
    《作为意志和表象的世界》第一编世界作为表象初论第4节
    但是,如同太阳升起而有这个可见的世界一样,悟性,由于它唯一的单纯的职能,在一反掌之间就把那迟钝的,无所云谓的感觉转变为直观了。眼、耳、手所感觉的还不是直观,而只是些感觉张本。要在悟性从效果过渡到原因时,才有这世界。作为在空间中展开的直观。在形态上变更差的,在物质上经历一切时间而恒存的世界,因为悟性将空间和时间统一于物质这个表象中,而这就是因果性的作用。这作为表象的世界,正如它只是由于悟性而存在一样,它也只悟性而存在。
    《作为意志和表象的世界》第一编世界作为表象初论第4节
    论意志
    ——把这一切一切只在现象上认为各不相同,而在其内在本质上则认作同一的东西,认作直接地、如此亲密地,比一切其他(事物)认识得更充分的东西,而这东西在其表现得最鲜明的地方就叫作意志。唯有这样运用反省思维才使我们不致再停留于现象,直使我们越过现象直达自在之物。现象就叫做表象,再不是别的什么。一切表象,不管是那一类,一切客体。都是现象。唯有意志是自在之物。作为意志,它就决不是表象,而是在种类上不同于表象。它是一切表象。一切客体和现象,可见性,客体性之所出。它是个别(事物)的,同样也是整体(大全)的最内在的东西,内核。它显现于每一盲目地起作用的自然力之中。它也显现于人类经过考虑的行动之中。而这两者的巨大差别却只是对显现的程度说的,不是对“显现者”的本质说的。
    《作为意志和表象的世界》第二编世界作为意志初论第2l节
    论原因
    我把物质的某一状态称为原因,本来是就狭义的原因说的,即是说这个状态在它必然引起另一状态时,它自己也经受同样大的一个变化,和由它所引起另一状态时,它自己也经受同样的一个变化,和由它所引起的变化一样;而这就是“作用与反作用相等”这定律所表示的。再进一步就所谓真正的原因说,后果和原因的增长成准确的正比,并且反作用也是这样;所以,一旦知道了这一作用的方式,那么后果的强度就可以从原因强度测知并计算出来,相反亦然。这种所谓原因是在力学、化学等等的一切现象中起作用的。简言之,就是在无机体的一切变化中起作用的。与此相反,我又以刺激称呼某种原因。这种原因自己不经受与其作用相当的反作用,并且它的强度也不和后果的强度成比例,所以后果的强度也不能从原因的强度测量出来,反而是在刺激方面极小量的加强可以在后果方面促起很显著的加强,也可以反过来把早先的那个作完全取消,如此等等。属于这一类的是对于有机体的所有一切起作用;所以动物身体中一切真正有机的变化和生物生长的变化都是在刺激之下而不是在单纯的原因之下发生的,不过刺激根本和任何原因一样,——动机也正是如此——除了决定任何力的表出在进入时间空间时的那一瞬,那一点之外,断不决定其他。不决定自行表出的力的内在本质。这种内在本质,根据我们前面的引伸,就是我们认作意志的东西,所以我们把身体内意识的和无意识的变化一概都归之于意志。
    《作为意志和表象的世界》第二编世界作为意志初论第23节
    论哲学
    至少我的哲学就根本不问世界的来由,不问为何有此世界,而只问这世界是什么。在这里,“为什么”是低于“什么”一级的,因为这“为什么”既只是由于世界的现象(所有呈现)的形式,由于根据律而产生的,并且只在这个限度内有其意义和妥当性,所以早就是属于这个世界的了。人们固然可以说,世界是什么,这是每人无须别的帮助就认识到的(问题),因为人自己就是认识的主体,世界就是主体的表象。这种说法在一定限度内也是对的。不过这种认识是一个直观的认识,是具体中的认识;而在抽象中复制这些认识,把先后出现的,变动不居的直观,根本把感这个广泛概念所包括的一切,把只是消极规定的非抽象、非明晰的知识提升为一种抽象的、明晰的、经久的知识。这才是哲学的任务。因此,哲学必须是关于整个世界的本质的一个抽象陈述,既关于世界的全部,又关于其一切部分。但是为了不迷失于无敬的个别判断,哲学必须利用抽象作用而在普遍中思维一切个别事物,在普遍中思维个别事物所具的差异;从而它一面要分,一面要合,以便将世界所有纷纭复杂的事物,按其本质,用少数的抽象概念概括起来,提交给知识。哲学既将世界的本质固定于这些概念中,那么,由于这些概念就必须能认识普遍,也要能认识一切特殊,也就是对这两者的认识必须有最准确的联系。因此,在哲学上有许多天才就在于柏拉图所确定的一点:在多中认一,在一中认多。准此,哲学将是极普遍的判断之总和,而其认识根据直接就是在其完整性中的世界本身,不遗漏任何点滴,也就是在人的意识中呈现出来的一切一切。哲学将是世界在抽象概念中的一个完整的复制,好比明镜中的反映作用似的。而这些抽象概念是由于本质上同一的合为一个概念,本质上的相异分为另一概念才可能的。培根就早已为哲学规定了这个任务,他是这样说的:“最忠实地复述着这世界自己的声音,世界规定了多少,就恰如其分地说出多少;不是别的而只是这世界的阴影和反映,不加上一点自己的东西,而仅仅只是复述和回声;只有这,才是真的哲学。”
    《作为意志和表象的世界》第一编世界作为表象初论第15节
    论真理遮蔽性
    存在物拒绝走向我们,一直到其一个而且显然是最少的特征,这种特证是我们最容易触及的。当我们能说存在物是它存在时。遮蔽作为拒绝不简单是不和不仅仅是在任何给予情况中知识的限制,而是所照亮的澄明的开端。但是,遮蔽,考虑到另一种情形,当然也同时产生于所照亮之中,某一存在物将自身置于他物前,某物企图掩盖他物,前者遮住后者,少数阻碍多数,一物否定全体,此处这种遮蔽并非简单的拒绝,相反,一存在物显现了,但他作为他物而不是自身显现。
    这种遮蔽是一种掩饰。如果某一存在不昌充其它存在,那么,我们将不会对存在物出错和有错误性的行为。我们将不会误入歧途和越境,而且特别不会越过我们自身。一存在物能因其外貌而欺骗,这只是我们可能受骗的条件,而非相反。
    遮蔽能作为一拒绝者或者仅仅只是掩饰。我们不能完全确定何为此何为彼。遮蔽掩盖和掩饰了其自身。此即意味:敞开立于存在物之中澄明,并非一刻板的舞台。伴随着永远的启幕,在此舞台上,存在物的戏剧完成其过程。不如说,澄明只是作为这种两重的遮蔽。存在物的显露——这并非只是一种实存状态,而是一种发生。显露(真理)既非存在物意义上实存物的属性,也非某一判断的属性。
    我们相信我们所处的亲近之处即在之处即在于存在物的最邻近的地区之中。这种存在物是熟悉的,确定的和平常的。拒绝和掩饰双重形式的持续的遮蔽,仍然穿过澄明。在根本上,平常并非平常,它是超常的、神秘的。真理的本性作为显露。由一否定得到彻底贯彻。但是,这一否定并非缺点和错误,尽管真理会是完全的显露,便自身去掉万物遮蔽。如果真理能如此完成,那么真理将不再是它自身。这种否认,通过双重遮蔽的形式.属于作巍迹冢冢建开的真理的天性。真理,就其本性而言,是非真理。我们以此方式安排事实,是为了用一种也许是令人吃惊的尖刻使人注意:这种否定以一遮蔽的形式属于作巍迹冢冢轿明的敞开。然而,命题“真理的本性即非真理”,并非试图指出,真理在根本上是一谬误。它也不是意味真理不是自身,而是根据辩证法的观点,它总是其对立面。
    《诗·语言·思》
    论自然力
    意志客体化最低的一级表现为最普遍的自然力。这种自然力,一部分是无例外的显现于每一种物质中,如重,如不可透入性;一部分则各别分属于现有一切物质,有些管这一种物质,有些管那一种物质,由此而成为各别特殊的物质,如固体性、液体性、弹性、电气、磁力,化学属性和各种物质性。这些都是意志的直接表出,无异于人的动作;并且作为这种直接表出是没有根由的.也无异于人的性格;只有它们的个别现象和人的行为一样,是服从根据律的;它们自身既不能叫作后果,也不能叫做原因,而是一切原因后果先行的,作为前提的条件。它们自己的本质就是通过这些原旧后果而展出而呈现的。因此,要问重力的原因,电气的原因,那是没有意思的。这些都是原始的力,它们的表出虽然按因和果而进行,是这样的一个个别现象,决定着该力的表出必须在时间和空间中发生;但该力本身却不是一个原因的后果,也不是一个后果的原因。因此说“石子所以下落,重力是其原因”,也是错误的;其实这里更应说地球处在近边是石子落下的原因。因为是地球吸引着石了;如果把地球挪开了,石子便不会掉下,尽管重力依然存在,力本身完全在因果锁链之外。因果锁链以时间为前提,只能就时间说才有意义,而力本身却是在时间之外的。个别变化总有一个同类的个别变化为原因,而不是以该力为原因,力的表出就是个别变化。因为不管一个原因出现多少次。那一贯以后果赋予原因的就是一种自然力,它就是无根由的,即是说完全在原因的锁链之外,根本在根据力的范围之外;在哲学上它被认作意志的直接客体性,是整个自然的“自在”(本身);在事因学上——这里是在物理学上——它却被指为原始的力。也即是“隐秘属性”。
    《作为意志和表象的世界》第二编世界作为意志初论第26节
    无机自然界的一切现象都是普遍自然力的表出。也就是意志客体化的这样一些级别:这些自然力的客体化完全不借个性的差别, 聽(如在有机世界那样),——这些个性部分地表现出了整个的理念——,而仅是表出于种属的;这种属又是完整地。毫无任何差别地表出于每一个别现象的。时间、空间、杂多性和由于原因而来的规定既不属于意志,也不属于理念(意志客体化的级别),而只属于它们的个别现象:那么,在这样一种自然力的,——重力的,电力的——千百万现象中,自然力作为自然力就只能以完全同样的方式表出,而只有外来情况才能够改变(一个)现象。自然力的本质在其一切现象中的这种统一性,这些现象发生时的不变常规,在因果性的线索下只要有了发生的条件,就叫做一个自然律。自然力的特征是在自然律中表达出来的。在自然律中固定了的,如果一旦由于经验而认识了这样一条自然律,那就可以很准确地预先规定并计算这自然力的现象。
    《作为意志和表象的世界》第二编世界作为意志初论第26节
你还不是该群组正式成员,不能参与讨论。 现在就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