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东方哲学 - 智慧人生

  • 分享

    老老实实的文化

    嗯C 2011-03-31 17:14
    老老实实一直的文化提倡的,这种文化也培养了无数老老实实的人。老老实实是理性时代的模式化形成的人格模型,这种模型的理念是一切是按照具有确定的格式,如此这般发展的,一切都具有可以预见性,这是一种小农经济时代的产物,也是一种低层次的认识。对于世界的继续的认识,就会看到偶然性是我们还没有认识的巨大的现实,理性仅仅是局限的小部分,非理性,偶然性是无限的。这样老老实实的人们往往我机遇的错失者,也是呆板的世界观和人生观的执行者。世界没有按照一种既定的方式,-----人们的局限性的认识按部就班地发展,甚至老老实实的人会认为世界是按照自己的心愿发展的------天随人愿。

    理想主义出现了老老实实的人,老老实实的人的依据是世界的确定性,世界的确定性就像国营单位上班的人心安理得,但是改革开放后的现实是国营单位也是不稳定的,变化的,危机的。改革开放不仅是对理性主义的冲击,而且是对条条框框的打破,这种冲击使人们看到危机和机遇保存的现象。许多人在这样的认识中感到恐惧不安,这种恐惧不安也把老老实实的人变成具有变化冲动的人。但是理性主义的回归,人们继续追求一种保险的生存方式,老老实实的人是按照一种成竹在胸的理性而自豪的。中国有两千年的封建社会,理性主义的顽固性可见一斑,所以中国人大多数是老老实实的,并且把老老实实作为一种道德的,人格的审美的标准而推行的。如果什么事情是按照一种程式化而发展的,这些事情就是合理的,人们千万想不到,“出人意料”的事情,这样就是会有猝不及防的事情发生。

    一种自然的理性,社会的理性,人性的理性把一切预计在具有驾驭可能的掌握之中,这种形式既需要人们强制性地服从理性,也需要把老老实实作为一种人生观念而加以灌输。这样的教育把理性主义的思想灌入对象,这种认识是在自我已经完全掌握了世界的一切可能性的基础上产生的。人们的严肃是基于对理性的崇拜,人们的刻板是服从这种理性。但是世界的变化超出了这种范畴的限制。符合规定的煤矿还是发生了矿难,审查合格的事情还是出人意料,这样就会看到老老实实的服从者也是失败的。

    中国人具有对于圣人的几千年的老老实实的学习,一种是对外国人的老老实实的学习,改革开放以来是对西方的全面的老老实实的接受,这样老老实实的人们引进了大量的无法消化的科学技术产品,知识产权,结果是被国外的技术垄断所阻碍。我们还是得到了被淘汰的技术,当我们老老实实学习之后,国外的技术已经废弃了这种技术,技术的专利权和技术垄断是并行的。教育也是这样,关起门来的教育十几年的教育,还是多少年以前的观念,知识,等学生走出校园,社会的变化已经废弃了其所学的知识。老老实实的供给,读书,老老实实的被社会淘汰。

    还有世俗流行的老老实实,就是对人交往的老老实实,说老实话,办老实事,这是一直标榜的行为,人们把思维的广阔性变成一种狭隘的空间,然后在狭隘的空间看到天是井口那么大。这种老老实实是限制了世界的无限性,农村人比城市人老实,北方人比南方人老实,中国人比外国人老实。老实就是严肃刻板的表情,一丝不苟的行为,明知其不可为而为之的意志。理性所依据的是自以为是的万能的真理,而结果这样的真理是幻影,这样老老实实的人就是常常吃亏的人。在认识论而言,理性是限制了世界的复杂性,而把仅仅自己可以认识的部分限制起来,这样老老实实的人实际上在狭隘的空间的沾沾自喜。一当现实变化,局限性被打破,老老实实的人都是失败的人。

    常规性和变化是世界的基本形式,老老实实的人仅仅看到常规性,看不到变化,这样老老实实的人恐惧一切的变化,也希望幸福就像自己想象的那样如期到来。老老实实实际是一种理性主义的哲学在作怪,当世界变化丢弃了理性主义,世界的变化是千姿百态的,老老实实的人就无所适从了。严肃是基于对神圣的圣人的景仰引起的,但是世俗化之中一切都是世俗的,没有神圣,但是人们的还是严肃的。这就是对本来不必要的一切也是严肃的,就是人际交往的非正式场合也是严肃的,人们一脸严肃,认真刻板,以顽固刚硬的态度对待自己,他人,事件。这样世界就变成机械的铿锵之声。科学的理性也给这种东西注入活力,因为是科学的保障,这种刻板就更加厉害。人们严肃刻板地办微不足道的事情,也严肃地对待自己,他人,世界,这种形式丧失了生命的多样性,活力,激情和想象力。这样的生活把人的思想看成是一种计算机的程序,而不是人的随机性,随意性,嘻嘻哈哈,幽默和自嘲。人们对自我的严肃性,就是把一个普通的自己看成是神圣的,“士可杀不可辱”,谁对自己不敬,就是对神圣的不敬。这样人的幻觉是进入神。

    聽理性主义附加了科学的助推,世俗的刻板,把老老实实变成人生观,世界观。这是旧时代的淤积。我们老老实实地过日子,因为我们是按照理性的严格的规定性,按部就班地实现生命的进程的。而不是按照生命的激情,活力,想象力,超越精神而生活的。这样一种是农村里的愚昧人的老老实实,一种是知识分子,专家的老老实实,这两种老老实实都不是完全胜利的,因为专家的失败是把科学的数据当作神圣的东西,农村的愚蠢人是把老人的禁忌看成是神圣的。说到底,不是理性主义不对,而是我们的认识的理性并不是真正的理性。而是理性的幻影,按照这种偏执性的东西只有把自己,别人,事情按照机械的原理处理。这样生命何尝不是一种“东西”,被加工,被毁灭呢?

    把自己看成是普通人,这不是侮辱了人,而是回归人的真实,把别人认识为普通人,也是如此,这就是人人平等,人人都是普通人。但是理性主义是把自己当作神圣的人,当作真理的代言人,这样自己不仅是这种真理的限制对象,别人也会是这种理性的桎梏对象。理性主义自以为是进入真理,就更加具有超人的勇气干 不可思议的事情。把人看成普通人,就可以自嘲,也可以被别人批判,也可以进步上升。这样自己就是活的,现实的。哲学给人的就是人的真实性,什么是人,人的普通性,人的神圣的可能性,人的现实是普通的,人的未来是神圣的,这样人就是真实的人。

    我们必要这样严肃,除非自己已经掌握了真理,我们只有这样与大众一样的见解和错误,这样自我就获得一种真实性,不要把自己当作神圣,也不要神化别人,对于人的普通性的认识,人的世俗性和超越的可能,这样人就可以自嘲,并被别人批评。也不要把批评当作不可容忍的,因为自己毕竟不是神,不是完美的。孔子在被人讥笑为丧家之犬时,也是仰天大笑。这就是孔子的自嘲。我们何尝不去哭一场呢?因为我们的脆弱和无助,因为我们的矛盾和疑惑,我们就是普普通通的,但是我们不是老老实实的人,因为老老实实在多数情况下是愚蠢的。我们不必严肃刻板,因为对自己作为一般人的认识放下了自己的架子,这样自己就轻松了。看到一切的变化,对于自己的认识的执着也就舍弃了。这样轻松的幽默,自嘲,滑稽,变化随机的生活的观念才能建立。外国的总统也是普普通通的人,而而我们老百姓却是充满严肃和刻板。这是不是我们把自己看成比总统还高的地位去了呢?而这种虚拟的恐怖的高度是自己也十分艰难。因为不能站在地上,自己就自高自大,蔑视别人,轻视事件,这样的结果会有好处吗?(元因哲学)
你还不是该群组正式成员,不能参与讨论。 现在就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