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东方哲学 - 智慧人生

  • 分享

    书边废墨

    嗯C 2011-04-28 13:00

    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 一

    喜欢寻醉的人,往往易在樽边邂逅故人。前日的酒局,意外遭逢邓康延兄。他曾经是知名媒体人,现在则一边写书,一边拍纪录片。

    他当即馈赠我一册古色古香的新著——《老课本聽 新阅读》,并在卷首题字曰:破万古长夜,掌一豆灯火。

    此书是邓兄拿民国年间的小学课本翻印,并加上他今天重读的札记,编次成书的。一个五十岁之后的今人,再来细读百年前(民国元年)的童蒙教材,竟然依旧读得有滋有味,且不时感到脸红——这,真是情何以堪的一种体验。

    当年,我泡潘家园旧货市场时,也曾购得一册残破的类似教科书,至今珍藏着。即便是民国元年的发蒙课,放在今天来看,仍然透着贵气和庄严,是吾族三千年未毁的一脉香火。

    就拿第一课课文来说,商务版是——学生入校。先生曰,“汝来何事?”学生曰,“奉父母之命,来此读书。”先生曰,“善,人不读书,不能成人。”

    邓兄对此的批点是——上苍托先生转交学生一把钥匙,一把打开书房、教室、眼界、心扉的钥匙:读书。两个字,一件事,贯穿一辈子……不读书不能成人。史书印证:不读书,不能读书,不尊重书,多禁书的朝代,人非人。

    当年国文课本的图文并茂,再加上邓兄今日阅读的妙语连珠,使得手中这本书,真正成了老少咸宜的上好教材。犹记得我的童蒙第一课课文是——毛主席万岁——个人崇拜的毒素,就是这样从孩提时代开始灌输进孩子的脑海的。以至于无数人,至今依旧是精神毒奶粉浸淫毁坏的类人孩;从某种意义上说,依旧还“不能成人”。

    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聽 二

    近日迷上新浪微博,在上面结识了不少不知姓名的同道中人。一个网名“五度”的哥们,素昧平生,约见赠我好书数册,其中之一是广西师大版的《中华民国开国前革命史》,作者是当年的革命党人冯自由先生。

    冯先生乃康有为的同乡晚辈,却十四岁就在日本加入兴中会,后又成为同盟会的首批会党。因此,他对于辛亥前的革命史,烂熟于胸,了若指掌。全书凡五十一章,详尽地记录了清末的革命志士,如何在世界各地联络同志,结盟各种会党,展开对清王朝从文到武的沥血斗争。

    今年乃辛亥首义和民国百年的寿辰,重读此书,可知百年前的仁人志士,是怎样为推翻帝制打造共和而披肝沥胆的史实。当年那一时代,确确乎是英雄辈出,而今回顾,依旧惊心动魄,令人血脉贲张。

    当年的党人,多与江湖帮会往还,得民间社会支持资助多多。故而民国诞生之后,五族共和,江湖秘密社会也成为可以合法注册存在的社团——同盟会和后来的国民党,还算是知恩报恩的一个执政党。***在野之时,也多与江湖行帮来往;其中一些大佬,也曾是哥老会或者洪门人物,得江湖之助亦不薄。然而鼎革之初,即瞬间扑灭整个江湖社会。两千年民间隐传的墨家一脉,至此斩矣。

    帝制结束百年,还在走向共和。回看百年间的无量头颅无量血,吾辈真是无颜更无言欤。(野夫)

你还不是该群组正式成员,不能参与讨论。 现在就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