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东方哲学 - 中国哲学

  • 分享

    罗荣炳:枪杆子里面出代表

    1嗯C 2011-05-25 18:08

      聽中国***最欣赏也最不会忘记的一句话是“枪杆子里面出政权”。枪杆子的特性是不讲道理 全凭武力。没有道理但有枪杆的一方必胜只有道理没有枪杆的另一方。中国传统的思想观念是,倘若你拿着枪杆子去抢劫银行的话,那么不论成功与否都是歹徒。但 若抢劫的是整个国家,则另当别论。通常是成者为王败者为寇。毛泽东和蒋介石之间就是这种一王一寇王寇互易的关系。

      蒋介石有一个致命的错误思想,那就是偌大的中国只能有“一个主义、一个政党、一个领袖”。这三个一当然是三民主义、国民党和他自己。为了完成这 个“三个一工程”,不惜进行残酷的国内战争。结果反被逐出大陆,替对手成就了共产主义、***和毛泽东的“三个一工程”。此时***的枪杆子也许是不得不 端起,尚属无可厚非。

      但是40年后,学生们在天安门广场静坐,既不影响交通,更不妨碍公务。面对手无寸铁的学生和市民,邓小平却调动野战部队进城大打出手,制造了震 惊中外的“罢酒留尸”事件。这个枪杆子的性质就罪大恶极了。它使中国人民不得不对邓小平和***刮目相看。其狰狞的面目残酷的手段比蒋介石和国民党有过之 而无不及。须知30年代蒋介石软禁张学良尚需经过军事法庭的审判。而邓小平软禁赵紫阳却不要任何法律程序。从此以后,邪恶压倒了正义,腐败吞噬了廉洁,黑 暗的乌云浓重地笼罩在中国人民的头上。

      国民党的枪杆子撕毁了双十协定。***的枪杆子却阉割了民主党派的人格和灵魂。什么党也罢、社也罢、盟也罢,其章程中必不可少的一句话是接受共 产党的领导。看***的脸色,舔***的屁股,做***的花瓶。如此肮脏龌龊的政治局面,岂能让海峡对岸的台湾政党同流合污?也难怪他们要闹独立了。

      用枪杆子夺得政权以后,有权就有了一切。这个胜利的果实如果能够和广大民众共同享受,中国***就真的伟大光荣正确了。十分遗憾,他们执政不过 是为了个人或统治集团的利益而已。为了永远掌权执政,还需要继续不讲道理只用武力。于是,“枪杆子里面出政权”变成了“枪杆子里面出代表”。全国人民代表 大会里面有数目庞大的解放军代表团。当然不会有工人、农民、医生、教师等等的代表团。按理说,全国公民都有服兵役的义务,绝大多数的现役军人不久都会退 役。真正的职业军人为数极少,和律师这样的法律工作者相比多不了多少。如果真要以法治国的话,倒应该有律师代表团,怎么也轮不到解放军进驻人大。按照宪政 的逻辑,军队的权力由人大授予,被授予者更不能参与授权。然而,偏偏就是这些被授予者,唱着“我是一个兵,不是来自老百姓,而是来自另一些兵”的山歌,雄 赳赳器昂昂地开进了人民大会堂。

      枪杆子里面既然能出军方代表,当然也能出官方代表。什么部长省长书记常委,大大小小的职业官僚坐满了人民大会堂。但就是没有真正的民意代表。所 有的代表都是经过权力部门的刻意安排和形式上的选举产生的。职业官僚是直接的官方代表,非职业官僚不过是间接的“官意代表”而已。最荒谬的莫过于台湾代 表。只有白痴才会相信他们代表台湾人民。如此明目张胆地强奸台湾人民的民意,早已习惯于民主生活的台湾人民如何吃得消受得了?岂不是在为台湾人民制造“道 理台独”?怪不得大陆的官方半官方人士到台湾后要挨打“吃生活”了。曾几何时,中华民国的南京政府也有国民代表大会,毛泽东称之为“伪国大”。今天,我们 是否也该活学活用毛泽东著作,把北京政府的人民代表大会称作“伪人大”呢?

      美国的华盛顿用枪杆子打下江山后,向国会深深地鞠了一躬,就功成身退解甲归田了。后来因为全国人民的选举,才出山当了二届总统。中国的毛泽东用 枪杆子打下江山后,却马上随心所欲地当起了万岁爷。还非特别搞一个“中南海文工团”陪他玩不可。进入新世纪后,虽然万岁爷没有了,职务终身制也取消了。但 职务待遇终身制却迟迟不肯废除。军队似乎不是国家征兵征来的。而好象是***私自招来募来的。更好象是吃***的穿***的。竟然一定要听从***指挥 的。不仅上述种种假冒伪劣的人大代表得不到改革,反而又端出了什么“三个代表的重要思想”。

      世界上没有一个政党会宣称自己代表落后野蛮愚昧。更没有一个政党会声明立党为私执政为己。所谓“三个代表”的言下之意无非是人民大众创造了先进 的生产力和先进的文化,功劳必须归于***。其实质是和人民大众争功夺利。说白了,不过是“三个承包”而已。在这“三个承包”中,先进生产力和先进文化未 免抽象笼统。最重要的是对人民大众根本利益的承包。在官本位的金字塔的政治结构中,经过各级“朝廷命官”的层层转包和分包,处于最底层的最大多数的公民的 权利便被剥夺殆尽。只剩下屈辱地承受压迫和剥削的份额了。

      政府如果真的想为人民服务,它与人民大众的关系就应该像运动场上裁判员和运动员的关系。而决不是什么领导与被领导的关系。所谓政治,政是众人之 事,治是政府治国。政府治国之治权与民众参政之政权两者之间是一种相互制衡的关系,谈不上领导和被领导。诸如“党的一元化领导”、“中国***是中国人民 和中华民族的先锋队”之类的歪理邪说来自枪杆子的传统,遵循枪杆子的逻辑,贯彻枪杆子的精神,使用枪杆子的词汇。何谓先锋?在战争年代,先锋意味着首先冲 锋陷阵。在允许一部分人先富起来的时代,先锋自然而然地意味着首先发财致富。这样,曾经是奋不顾身的流血牺牲就不可避免地变成不择手段的升官发财。于是, 先锋们既肆无忌惮又恬不知耻地在职消费和职务享受。先锋们既迫不及待又心安理得地浪费纳税人的钱财,糟蹋国家的资源。先锋们甚至既争先恐后又逍遥法外地权 钱交易、寻租受贿、贪污腐败。在这套先锋队的政治体制下的中国大陆社会,腐败是正常的现象。不腐败才是不可思议的奇怪事情。

      靠枪杆子打出来的中国***这块政治上的品牌,如今就像一只假冒伪劣的商标一样,正在数亿中国人民的心目中悄悄地倒下。连战和宋楚瑜访问大陆 时,南京中山陵的游客和湖南人民的那种自发的热烈欢迎的场景,与其说是欢迎国民党和亲民党,不如说是厌弃***。有普通的***员和复员军人从电视上看到 这些画面后发誓:“今后若国共再战,决不替***卖命!”还有多少人愿意为***卖命呢?但愿国共永不再战!

      上述言论成文于一、二年前。最新的材料是浙江乐清的钱云会村长死亡案件。这显然不是一件普通的交通肇事案。所谓普通二字是为了强调交通肇事而特 意添加的很不恰当的定语。因为天天都有许许多多的交通肇事案,为什么偏偏它被说成是谋杀案呢?可见其极其特殊。恰恰是因为官方下了交通肇事的结论而民众普 遍地不相信。由此才足可证明执政党的政治品牌已经倒掉。就像重新注册商标一样,现在已经到了应该换一块招牌的时候了。


    来源: 共识网
  • 举报 #1
    captain 2011-05-25 22:45
    窃钩者贼,窃国者侯。
    最后一句话,看来只能说说而已了。。。
你还不是该群组正式成员,不能参与讨论。 现在就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