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已有 116 次阅读2011-01-15 02:19
姐姐我真的很想哭
你是我曾经最信任的人,我最爱的人。最珍惜的人……
我觉得你是最了解我的人了。可是,你却……我知道那也许是我的错,不那一定是我的错。
在这里我只是想我不想说什么道歉的话。可能是因为我本来就不知道该说什么。
正如,我以前所对你说过的,你了解我的一切。可你总是说你不知道那是什么。而我现在就要对你说出,我的一切。
我:**
出生于:1---年11月20日的**市/**区
我生活在一个安静、平稳、安逸、和谐的村庄里。家人与亲友中女性占了绝大多数。也许正因如此,我从小就有女性的性质。同时,这又非一般的女性。那可以说是近乎于电视剧中常演到的所谓的“纯情”(虽然不想这样说但是也只能这样说了)。
同样的,正如我所说的我像是个被百般呵护的小女生似的成长着。从出生到能独自记忆在到上小学前,我都是独自一人和家人呆在一起。不管在什么时候,我都是想着家里的人和事。对他人都不放在眼里,从而我的那段时期没有任何一个朋友。
随着我的长大,我进入了小学。但结果还是没什么朋友。从学前班开始到上到1年级时,我有了唯一的一个朋友。好景不长啊~但,始终我还是一个不会把握人际关系的人。我也就是这样一直晕走到了初中。我的好友也只是以我的一个发小关系很好的人罢了,不过也就是那几个人而已。
也可能是基于这样的生活经历,我非常珍惜我的朋友、兄弟和家人。所以我每当朋友被我的言语激怒时我总是以妥协了事不论是谁的过错。从此也就有养成了胆小怕事的性格。小的时候总是按照家里的大人们的话去做,所有的事情从而失去了自我思想的能力。直至现在,我的性格分析都与平常人不同。我的各项性格评估几乎相同除了自我思考和领导性格,这两项我的得分几乎为0。所以现在的我就像一个容器多种的性格相互争斗。
在我到了初中之后,我开始了思考(虽然那是家人说的『家人:你都这么大了也该好好学了。想想以后……』)。可我从小,我未被这些琐事干扰时我觉得我很会思考啊、想象。那时我有理想、有追求、有目标,还有更多的更多的幻想。但那已是过眼云烟了。为什么好的东西总会失去呢?有人回答:你所说的好的东西,只不过是你从未得到的和曾经得到了有失去的。可你真正应珍惜的却是现在你持有的东西。
姐姐你是否知道。我在哪时的努力也许只是为了你,你是否知道。我现在、将来、过去都不为了自己而生的。虽然这我早已感到可却不敢不能不确定。可现在我明白了,想好了。
我真的很累了。因为我的生不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他人为了我的**我的**我的**我的~。所以我会感到累,很累。我以前和“避班长”说过的我的人生计划。现在也和你说一下。
我不是一个真正的人。我不知道为什么而活着,我迷茫着未来的目标,我不知道,我 不 知 道 》
我是一个人们想象出来的产物。他们的心理依托。可以说我从未出现或者说我根本不该出现。
人是十分不理性的物种,正因为有了智慧所以有了感情。人是情感生物是感性的。而我的所谓的心如果有的话,那也早在无限的破碎重组破碎重组在破碎在重组中,化为无。有人说那是铁石心肠。可我说,对于一个没有了心得空壳来说,你怎样让他去感受世界中的人事冷暖,怎样让他去品尝酸甜苦辣咸。
每当我想到这里我就真切的感受到我只是,只是在做一份我已经不能做的工作了。我没有了那样的体力那样的思想。
所以:结果:很简单:
我的**们->死后->我->消失->把生活过得痕迹销毁带着自己消失
->最终成为 FREIE SEELE (这是我从未得到的『我所想要的』)
虽然是这样。我早已知道结果了,但还是很累、很累。
我相信神但我不“敬仰”他……(我有我的尊敬,但绝不遵从!)


虽然我也不知道这是写给谁的,但希望你能看到。

我不知道这一切是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会有这一切。如果真的有耶和华的话我愿救赎人们的原罪。哪怕那要和所有人为敌。我不想再看到伪善了,那比真正的邪恶更可怕!

我始终坚信一点,这个世界没有绝对只有相对。

姐姐也许你会看到这个东西,但我却相信这篇东西不会被人们所关注的。希望你看时能知道这是我。从你身上我学到了很多的东西,我不知道该向你道谢还是道歉呢。 好吧!用老K的一句话:一切尽在不言中……

聽聽 聽 聽 聽 聽 聽 聽 聽 聽 聽 聽 聽 聽 聽 聽 聽 聽愿看到这篇文本的人们
都幸福!
都快乐!
用你们的笑脸去迎接明天吧!
用你们的笑脸去看待昨天吧!
用你们的努力去证明你们还活着,还活在现在吧!
聽聽 聽 聽 聽 聽 聽 聽 聽
虽然我们都不认识但还是希望你们能记住我的名字(只是个代号罢了)

聽聽 聽 聽 聽 聽 聽 聽 聽 聽 聽 聽 Schatten

再次感谢你们能看完它!


























分享 举报

发表评论 评论 (0 个评论)